世貿的回憶 戲院座椅為何都是紅色?

評論‧世情 2021/12/20

分享:

分享:

銅鑼灣世貿中心日前三級火,令我想起一些舊事。剛巧周末在家無意間重溫上世紀80年代經典電影《時光倒流70年》(Somewhere in Time),「超人」基斯杜化.里夫(Christopher Reeve)與甚具古典美氣質的珍.西摩爾(Jane Seymour)演繹的淒美動人愛情故事,屬於上世紀的電影院記憶,瞬間被喚醒。當年此電影打破了本港電影上畫的最長紀錄,我當年是在銅鑼灣碧麗宮戲院(Palace Theatre)首次看,而碧麗宮在1994年結業後,發展為世貿中心。

碧麗宮戲院有逾千座位,相當堂皇闊落,當時被譽為全香港最豪華戲院,和今天在迷你戲院看電影的感受不可同日而語。像外國歌劇院的裝潢,奪目的紅色座椅和通道,一點都不淺窄,足以伸展雙腳,「攤喺度坐」。在那種具空間及溫暖感的環境,沉浸在屬於個人的電影及幻想世界,實乃人生享受。

我們去戲院的時候,大家有沒有曾經心生疑問,為甚麽戲院、劇院的座椅大部分都是紅色的?甚至有些連牆壁都用紅色?是營造溫暖感嗎?對於這個問題,有人會覺得用紅色座椅是歌劇院的傳承和延續,因為電影是19世紀產物,之前人們通常是到劇院欣賞歌劇,而歌劇院的座椅從開始就多數是紅色,所以當電影院成為繼劇院之後主流娛樂場所時,戲院設計也就延續紅色傳統。

又有人說,紅色不怕骯髒,即使座椅陳舊,上面又有髒垢,也不會令人覺得很骯髒,如果索性用黑色,又給人沉悶遏抑感覺,故此紅色就成了最佳選擇,這些說法聽上去都不無道理。

無論戲院也好、歌劇院也好,座椅設計的出發點,都是把觀眾觀看體驗放在第一位,把座位設計成紅色,就是為了加強觀影體驗。要解釋這個問題,需要從人類視網膜的視細胞說起。視細胞也稱感光細胞。人的視細胞有兩種,一類細胞的外內均呈細桿狀,所以叫做視桿細胞(rod cell);另一類細胞為圓錐狀,也就叫視錐細胞(cone cell)。這兩種細胞不僅僅外觀有差異,功能更是差別大,有着各自分工。視錐細胞位於視網膜中央,感受強光並能分辨顏色,對物體微細結構和顏色分辨力高;視桿細胞則位於視網膜周邊,主要用於感受弱光,在夜晚和暗光下起作用,對物體只能分辨大體輪廓和亮度差別。

當光綫變暗 紅色是最先消失顏色

簡單來說,就是視錐細胞,擅長彩色視覺;而視桿細胞,擅長單色夜視。所有夜間生活動物如老鼠,視網膜都以視桿細胞為主;而白晝活動的如雞,視網膜幾乎全部是視錐細胞。我們的眼睛在白天和晚上,對所見物體的處理方式是不同的。就「紅、橙、黃、綠、藍、靛、紫」7種顏色而言,白天時因為光綫充足,眼睛是由視錐細胞處理視覺,在亮光環境下對黃色最敏感,這也是為何雨衣顏色多半黃色居多。

晚上昏暗,這時候眼睛便用視桿細胞來處理視覺,因為視桿細胞無法分辨顏色,只能辨別光暗程度,其中對綠色最為敏感,紅色會最先喪失辨色能力。所以當電影開始,燈光消失,全場變黑時,紅色座椅就會在我們視綫中迅速消失,從而幫助觀眾把注意力迅速投入電影裏去,較快進入觀影最佳狀態、電影裏的世界。因此電影院座椅,多半選擇紅色,關燈後不易影響觀影體驗。

這個科學原理名為「薄暮現象」,是捷克科學家Jan Evangelista Purkyně發現,又叫Purkinje Effect。他在研究了不同顏色與人類眼睛靈敏度的關係後,發現大約在650nm(納米)的紅色,在白色光照中,明亮度要比波長約在480nm的藍色高出近10倍;而在晚上,藍色明度則比紅色強10多倍。白天,光譜上波長較長的紅光顯得鮮艷明亮,波長短的藍光顯得相對平淡遜色;但到了晚上,波長較短的藍光反過來引人注目,紅光則黯然失色了,隨着光綫變暗,相對於其他顏色,紅色顯得更暗,將是第一個消失在我們視綫中的顏色。戲院燈光熄滅後,紅色座椅、牆壁會顯得更暗,銀幕放映的影像也就顯得更清晰、質感更好。

雖然戲院座椅大多數紅色或暗紅色居多,但如果追求影片最佳專業畫面效果,紅色卻不是最佳選擇。因為電影放映時,銀幕會反射光到觀眾來,反射到座椅去,紅色也會產生反射,回到銀幕上,紅色就會影響畫面中部分顏色。從保證最專業的畫質來講的話,黑色是最理想的,反光比紅色更弱,對影像影響小,其次是深灰色。一些追求極致畫面效果的人,例如電影公司的試映室之類,選擇黑色座椅,近乎全黑環境才是最理想的。

人眼的適應狀態,隨着環境變化不斷調整,人的心態不也一樣嗎?隨遇而安,安之若素是也。看一場電影都牽涉如此不簡單的科學原理,甚至能夠推演出人生哲理,世界事也不容易呢,我也真夠累了,還是繼續我的《時光倒流70年》!

戲院燈光熄滅後,紅色座椅、牆壁會顯得更暗,銀幕放映的影像也就顯得更清晰、質感更好。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放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