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深知亡國恨 拜登隔海可唱和?

評論‧世情 2021/12/20

分享:

分享:

「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這是唐朝詩人杜牧的《泊秦淮》。詩詞描述夜裏泛舟秦淮河,在燈火繁華的南京城泊岸,聽見酒家裏的歌女,高唱南朝末代皇帝陳後主陳叔寶所作,滿篇只談風月的《玉樹後庭花》。杜牧藉「商女」曲筆,諷刺點唱的達官貴人以這靡靡之音、亡國歌曲作樂,實質更是批評當時的晚唐統治者荒淫誤國,表達對國家命運的慨歎和憂慮。

與杜牧撻伐的人相反,今天一位大國領袖深知亡國恨,時不時就會重提舊事,成為話題。他就是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

普京痛輓蘇聯解體悲慘史,更爆出自己一段「黑歷史」。俄羅斯電視台月中播出國家當代歷史節目,其中普京接受訪問,披露自己在90年代為了搵兩餐,曾不得不在官僚正職之外,擔任白牌車司機。「講起這個也不愉快,但遺憾地這的確發生過。」

普京慨歎蘇聯解體 失千年基業

有外媒提到,在那個年代的俄羅斯,正規的士並不普遍,不少人都駕駛自家汽車接載陌生人,賺個外快來餬口。

蘇聯解體時經濟崩潰、政局混亂,俄羅斯更一度瀕臨內戰;普京形容,蘇聯解體是絕大部分蘇維埃公民的悲劇。「甚麼是蘇聯解體?這是稱為蘇聯的,歷史上的俄羅斯的崩潰。我們變成一個完全不同的國家,失去了大部分1,000年來建立的基業。」

普京多年前已經指出,蘇聯解體是20世紀最大地緣政治災難。當前烏克蘭形勢劍拔弩張,西方連日警告俄羅斯不要「入侵」(其實已「侵」了7年多),普京此時再次緬懷蘇聯,尤其令人浮想聯翩。

普京希望重建蘇聯輝煌之心,可謂路人皆知,事實更證明這並非空想。俄羅斯2008年協助南奧塞梯、阿布哈茲從格魯吉亞實際上獨立;2014年從烏克蘭吞併克里米亞、暗助頓巴斯地區脫離基輔政府管治,都是以重劃邊界的強硬方式,來反制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前蘇聯對俄勢力範圍的蠶蝕。普京今年亦乘白俄羅斯與歐美交惡之勢,進一步修補俄白自烏克蘭遭肢解後相對緊張的關係,簽署了俄白能源、金融市場一體化協議。

烏克蘭與西方互傳秋波,對泛斯拉夫情懷深厚的普京來說,特別無法接受。烏克蘭所以是俄羅斯民族搖籃,因不論俄族、烏族,還是白俄族,都在這片土地同出一源,是為羅斯人(Rus')。

羅斯人9世紀在今天烏克蘭一帶,建立民族國家基輔羅斯(Kievan Rus'),直到13世紀遭蒙古西征打散。之後莫斯科大公國在原基輔羅斯北部地區興起,16世紀形成沙皇俄國;烏克蘭地區此時則受東歐強權--波蘭立陶宛聯邦統治。俄羅斯對波蘭立陶宛長年戰爭,重新統一已演化出各自文化,但又神髓相通的幾個羅斯人分支,更在18世紀末滅掉波蘭立陶宛,打出了現代這兩國對俄的國仇家恨。

烏克蘭「不認祖宗」親西方 普京痛心

正如普京所言,蘇聯解體意味這千年基業的喪失。可見俄羅斯人對烏克蘭「不認祖宗」、投向西方之痛,要遠比失去波羅的海、南高加索及中亞國家難受。

烏克蘭更是沙俄、蘇聯境內罕見的一大沃土,以及同樣珍貴的不凍港出海口,地緣戰略價值極其豐富。西方擔心普京會對烏克蘭有進一步行動,也是自然。

但另一方面,和立陶宛與中國關係鬧僵類似,烏克蘭形勢今年以來重新升溫,亦有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上任後,美國加緊統戰西方與親西方國家和地區,以及這些親西方國家和地區投機參與大國政治、主動配合美國損害俄中不無關係。

美走蘇聯老路? 自恃國力縱容犯錯

普京也定必痛心俄烏兄弟反目相殘,而現在還未到迫不得已必須一戰的時候。加上,烏克蘭是俄羅斯以外、歐洲面積最大國家,俄軍直接入侵予以控制機會不大;再者俄方已經有頓巴斯地區作代理人。俄軍近期部署,某程度上只是對北約及烏克蘭聯手施壓的回應。

說到美國,滿懷蘇聯亡國恨的普京今年有番獨到點評。普京6月稱,美國今天正自信地走着蘇聯老路,自恃國力強盛縱容自己犯錯,直到有朝一日會發現無力迴天。

美國重蹈蘇聯解體覆轍,感覺雖然有點似政治小說,但其實美國人自己也有同感。

弗吉尼亞州喬治梅森大學學者F.H. Buckley去年著書《American Secession》,警告美國分裂「條件已經成熟」。書中直指,美國前所未有分化,民主共和兩黨互相敵視,立法制度陷入僵局,愈來愈多人接受以政治美德之名施行暴力。「這都引致我們覺得,我們是兩個國家的話會比較快樂。除了在赤裸裸的法律效力面前,我們實際上在所有方面都已經是兩個國家。」

值得注意的是,該書出版時,「黑人命貴」示威浪潮、美國國會受襲案尚未發生。分化也未有因為拜登上任而改善,弗吉尼亞大學今年9月民調顯示,52%前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者認為親民主黨州份應退出聯邦、41%拜登支持者贊同親共和黨州份應獨立建國。

美分裂條件成熟 美國人也有同感

事實上,美國就算真的分裂也不足稀奇。單數過去百年,國家「自願」分裂例子已屢見不鮮,如英國及愛爾蘭、印度及巴基斯坦、馬來西亞及新加坡、捷克及斯洛伐克,當然還有蘇聯解體。一國分崩離析,有時皆大歡喜,有時屍橫遍野,有時縱不見血也民不聊生。美利堅合眾國一旦出事,又會是何種局面?

拜登誠然不無危機感。「民主峰會」除了針對中俄,也旨在告訴西方與親西方陣營,他們的體制現在遇上困難,需要爭口氣。

普京憶蘇聯之際,中國舉行了南京大屠殺84周年國家公祭,提醒國人居安思危、警鐘長鳴。

岳飛《滿江紅》曰:「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新世界的美國人,可有舊世界民族歷盡興衰的感慨、嘗過亡國恨的悲憤?美國當年拒絕南方各州獨立而爆發內戰,是否與今天兩大陣營互相希望對方自立門戶可比?

美國17歲少年手持突擊步槍,走進他反對的種族平權示威人群,殺兩人傷一人,獲判自衞無罪,又是否這個時代的「猶唱後庭花」?

俄羅斯總統普京曾表示,美國今天正自信地走着蘇聯老路,自恃國力強盛縱容自己犯錯,直到有朝一日會發現無力迴天。(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