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lighting 如何對付「點煤氣燈」的人?

評論‧世情 2021/12/23

分享:

分享:

王力宏與李靚蕾婚變事件近日備受矚目,有些人邊留意,邊覺得自己很八卦,其實有時從八卦中也學到些東西,像我就學到了Gaslighting這個詞語,到處找資料和大家分享。

李靚蕾發文曾提到Gaslighting,說王力宏一直利用這種情緒操控的方法,加諸其身上。看「蕾神」(網民對李的稱謂),學英文,那麼Gaslighting具體是透過甚麼方法操控人情緒?

Gaslighting,有譯「煤氣燈操縱」或「煤氣燈效應」,簡單來說是指施虐者逐漸令受害人自我懷疑,質疑自己的記憶力、感知力、判斷力等,慢慢不再相信自己,整個人「亂晒籠」,逐漸受旁人控制支配,任人魚肉。大部分受到這種操控並且受精神傷害的人,到後期會身心俱疲,沒有心智及力氣面對現實,最後讓虐待者得逞。

這個名詞源自1938年一個舞台劇劇本《Gas Light》,1944年美國同名懸疑電影《煤氣燈下》上映,由英格烈褒曼(Ingrid Bergman)、查理士鮑耶(Charles Boyer)主演,英格烈褒曼更憑此片奪得奧斯卡影后。

電影中褒曼飾演的妻子被丈夫心理折磨,企圖把她逼瘋,好遮掩自身過去的罪行,並謀奪妻子財產。丈夫所用的方法,是刻意設計讓家中煤氣燈忽明忽暗,讓妻子看到並向他反映,他卻指沒有這樣的事,只是她的幻覺,令妻子更疑神疑鬼,漸漸喪失判斷能力,慢慢相信自己精神失常。

由於電影受到談論並造成回響,Gaslight一詞逐漸被衍生成情感、精神操控的代稱,甚至用作臨床心理學術語,以及政治評論等,《牛津英語字典》亦將Gaslight收錄:「To manipulate(a person)by psychological means into questioning his or her own sanity」,意即通過心理手段操縱(一個人),使其對自己精神心智產生懷疑。

「煤氣燈操縱」也是政治博弈屢見不鮮的招數,政客淡化或隱瞞他們所做的錯事,或利用爭議來轉移對重要事件的注意力等等。從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到上任後,前總統特朗普前後不一的言論,就被媒體形容為「煤氣燈操縱」(Political Gaslighting)。

破壞獲取真相 特朗普頻「玩燈」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評論文章「Donald Trump is gaslighting all of us」就提出,特朗普把這種世界領袖常用的伎倆頻繁運用,經常否認說過這樣那樣的話,責怪他人曲解自己,又破壞記者和媒體的公信力,斥責他們報假新聞,從而破壞公眾獲取真相的途徑。凡此種種造成的後果,是人們難以掌握真相,迷失在眾多謊言當中,任憑操弄。

除了政治意圖或個人犯罪企圖,在一般人日常生活中,又會否遇上「煤氣燈操縱」?機會也不小。身邊人使出「煤氣燈操縱」,並不一定是主動害人如謀財害命之類,也可以是自己意識不到的,將別人「屈」成有問題的一方,但其實對方本來沒問題。

「煤氣燈操縱」也是一種人的防禦機制,為保護自己,將自身一些負面情緒轉移到周圍親近的人身上,導致這些人呈現心理異常,然而「點煤氣燈」的人不會察覺自己有問題,總認為是身邊的人有問題,被「點煤氣燈」的人就更難察覺了,因為日積月累被貶損,開始以為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與別人無關,樣樣怪自己,心理出現異常。

一個普遍的例子,是父母太嚴的家庭。問題少年的家裏很多時會有暴躁、焦慮甚或患情緒病的父母,他們總覺得自己是對的,肆意教訓子女,樣樣皆認為子女沒道理、能力不逮。

有力量的少年會反抗,也許父母眼中看起來叛逆,但可以擺脫被「點煤氣燈」境況;另一些孩子則長期處於這種被羞辱的環境,失去了自尊、自信,漸覺自己無用。父母自己的焦慮消化不到,轉化予子女,父母愈覺得孩子不正常,孩子就真的愈來愈不正常,出現情緒問題,以至人格障礙。

情感操控往往是逐步發展的,使人難以察覺,「點煤氣燈」者操控的方法,包括反駁否定、隱瞞、誤導、講大話、貶低等,試圖破壞受害者情緒穩定,使其懷疑自己一直相信的事實。例如反駁,指的是質疑別人的記憶,他們可能會說「你從來都記性差喇」或者「你肯定?」;使用隱瞞技巧的人,可能會假裝不理解別人說話,裝傻以不必回應,例如會說「我不知道你在講甚麼」、「我唔想再同你講」之類;至於貶低對方,一個方式是無視對方的感受,不斷指摘對方反應過敏。

那麼,我們怎樣對付「點煤氣燈」的人?專家有一些建議:與值得信賴的家庭成員、朋友之類交談,多尋求第三者意見,進而確定並指認眼前的人是否在「煤氣燈操縱」,以便作出反制;為了證明自己不是空穴來風,問題不在自己,有需要時寫日記,記錄細節,拍照也有助核對自己的記憶。

此外,學會一些心態,例如容許自己隨心感受,並相信自己的感受,不要有罪惡感;找回自己對事物的熱情,即便是身邊小小的東西;還有學懂有需要時放棄一些東西,例如一段關係。

許多精神暴力案件多年後才接獲報案,部分因為受害人搞不清是否錯在自己,遲遲沒反應。情感操控發生在權力不平衡的個人關係和社會中,是一種虐待,不必要忍耐。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放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