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力投資」 助力共同富裕

評論‧世情 2021/12/23

分享:

分享:

筆者於上周一(13日)參加在新加坡舉行的第五屆「商業與慈善論壇」(Business & Philanthropy Forum 2021)。這個論壇的主旨,開宗明義指出是「破解富不過三代的全球秘方」,以及討論「亞洲家族、家族辦公室、基金會、公司和金融機構推動全球影響的議程」。在論壇上,關於「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ment)的討論十分熾熱,筆者主持了其中一個專題討論,題為「亞洲企業的全球影響力投資」。無可否認,影響力投資已愈來愈受到各方重視,逐漸形成一股趨勢。

筆者早前曾在本欄撰文,分析了影響力投資有助家族的傳承和繁榮發展。在今天全球各國政府和民間都非常重視「環境、社會和企業管治」(ESG)以及氣候變化的趨勢下,影響力投資成為一項重要的投資選項,十分值得作出更細緻的分析,令香港也可以得到更多把握商機的發展空間。

追溯影響力投資的起源是有意義的,因為可以從中看到影響力投資的本質。福特汽車創始人的兒子Edsel Ford,於1936年用25,000美元成立了福特基金會,服務於社會公益,其大兒子Henry Ford II在40年代繼承了該基金會;到60年代末期,福特基金會提出了社會投資(social investing)項目,目標是為「經濟適用房」及舊城改造提供低利率貸款。

授人以漁 行善可持續發展

項目背後的理論是:如果某個捐贈受助機構證明擁有可持續的收入,那麼將為他們提供低利率的貸款,從而達到慈善目標,意思很清楚,就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使善行之舉得到可持續發展。

伴隨這個項目的開展,來自社會投資項目的財務收入開始展現雙重目標:

一,如果本金得到償還,基金會將可以用有限資本,服務更多慈善項目;二,此舉將有利於經濟適用房的受助機構展示其可信度,從而獲得更多其他商業機構的貸款,繼而擺脫對單一資金渠道的依賴。

該項目持續到80年代,為世界帶來了一大批今日被稱為「影響力投資者」的參與者。例如來自美國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Baltimore)的經濟適用房開發商Enterprise,得以將其項目拓展到全美20多個城區,令很多貧者得到「有瓦遮頭」的機會。

範疇廣泛 跨越多資產類別

不過,筆者必須指出,影響力投資並不是犧牲投資回報去做善事。論壇上參與專題討論、百年家族企業李錦記旗下的「爽資本」(Happiness Capital)行政總裁吳家興指出,他們既看財務回報,又看所定下的「幸福回報」指標,務求投資與慈善向前並行;由周凱旋和張培薇創立、管理李嘉誠和周凱旋個人資金的維港投資(Horizons Ventures)董事Frances Kang亦指出,維港投資的重點,是支持對世界產生持久和積極影響之科學和技術,同樣也是回報與影響力並重。

第二,影響力投資的範疇,並非只限於權益類投資。據Global Impact Investing Network(GIIN)的資料顯示,影響力投資可以跨越多資產類別,如私募債券(private debt)、公募債權(public debt)、私募股權、股票投資、不動產投資等;另據哈佛商學院2021年對影響力投資資產類別的研究顯示,盡管影響力投資大多為權益類投資,當中依然有接近3分1屬混合投資及非權益投資。

第三,正如筆者在前一篇討論影響力投資的文章中指出,影響力投資有助家族傳承和持續繁榮發展,與家族資本是天然匹配的「搭檔」,因而筆者希望鼓勵更多家族資本參與影響力投資。

第四,影響力投資絕不是「營銷工具」(marketing tool),而是真正做實事,筆者將於下文用參與影響力投資機構的投資實例說明。

讓大家能夠對影響力投資有具體的體會,不妨用上一、兩個實例。據維港投資董事Frances Kang透露,維港投資策略是基於板塊,並非某間公司,例如合成生物學目前被認為是生物技術中的一門新學科,可以精確地設計及重新設計生物系統。一些合成生物學公司創造出擁有非常具體和定制功能的新產品,以應對種族和環境挑戰,而對下一代來說,合成生物學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領域,於是投資了Impossible Food、Perfect Day、Modern Medal、Demetrix等一系列公司。

目前,Impossible Food已在7個國家及地區上市,並擴展了漢堡肉餅、香腸、豬肉、雞塊等所有植物性產品,解決人類糧食問題。值得一提的是,在維港投資注資前,合成生物科技並沒有受到太多重視,如今則已成為資本追逐的對象,足見維港投資在此板塊的深遠影響力。

另一個例子出於「爽資本」,據吳家興在專題討論上介紹,他們在以色列有一家名為Refine Meat的公司,以3D打印出純植物性牛扒,只有7種成分,卻有與牛柳一樣的味道和質地。按照他們的參數,一台3D打印機每年相當於1,000頭奶牛,可以騰出以色列特拉維夫面積兩倍的土地,一年內消除相當於以色列工業所有污染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可以想像,這些3D打印機大有可以解決目前甲烷氣體問題的潛力。

重視回報 也重視對社會影響

影響力投資既重視回報,也重視對社會的影響力,與家族資本所具備的長遠投資目光和積極行善的做法完全脗合。因此,富裕家族可通過資本的方式,助力共同富裕,對社會作出影響和貢獻。

著名心理學家海靈格(Bert Hellinger)曾說:「錢具有生生不息的能量和靈性,錢的能量不來自於頭腦,錢的能量來自於你的心……錢是用來達成一些事情的,它是等着被用的。當它被用在良好的、支持生活的事物上時,它的回饋會愈來愈多。而通過這個方式,錢形成了一個服務、達成與獲得的完整循環。」希望影響力投資受到更多富裕家族的重視和實踐,體現人類「立己達人」的高尚價值。

植物肉企業Impossible Food獲維港投資注資,目前已在7個國家及地區上市。(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彭倩 科大商學院陳江和亞洲家族企業與創業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