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更立體思維 檢視港公共財政

評論‧世情 2021/12/24

分享:

分享:

特區政府周二(21日)展開2022至23年度《財政預算案》公眾諮詢,而在諮詢開始前,政府內部已有建議壓縮各政策局及部門開支,社會福利署早前亦已去信各受資助非政府組織(NGO),宣布將於下年度削減經常資助1%,預計明年3月確認實際削減額。此舉馬上引起各社福機構討論,初步意見是削資要盡量不影響已在疫情下疲於奔命的前綫服務人員待遇。

筆者認為,難得近期本港社會風平浪靜,是很好的機會放開以往左右翼公共財政「敵我矛盾」式的社會辯論,用更立體的思維,結構性地點評一下香港公共財政結構的過去、現在和將來。

近年港人對公共財政的討論,愈來愈多圍繞社會福利的派發。先是有窮苦大眾希望藉增加資助津貼,紓緩貧富懸殊,後來連本身反對「大政府」的中小企人士也加入,倡議各式各樣的企業資助,好景時說要投資未來產業升級,逆境時又要保就業民生,總之都是被政府現行的收入結構框住,單向地討「派錢」。

但在政府立場,以往因為香港「外向型經濟」的特性,資金容易流出本地,政府派錢對本港社會和經濟的乘數效應(multiplier effect)很小;今年港府亦改用行政程序較複雜、但資金使用流向較易控制的「消費劵」。

港府陷兩難 疫後政策方向未明

無獨有偶,今年因疫情「封關」,市民無法去旅行,購買外國奢侈品亦因供應鏈問題受若干阻礙,全民留港消費,其實正正是加大政府開支,以刺激本地經濟成長、產業升級的百年一遇好機會;但同時疫情導致經濟停擺,政府收入減少,而基本法寫明要「量入為出」,港府又不能「印銀紙」,因此陷入兩難局面,未有明確應對疫後新時代的政策新方向。

另一邊廂,美國總統拜登上任以來,一直密鑼緊鼓推出福利改革,在疫情下推出「重建美好法案」(Build Back Better Act),美國眾議院上月亦已通過這個總值1.75萬億美元的法案。計劃包括很多「人文基建」(human infrastructure),例如託兒服務、居家安老、新能源應用等,根據白宮的介紹網頁,這系列政策的目標不止於救急扶危,而是要「重建中產階級」。

說文解字,今次福利方案用「基建」字眼冠名,有投資的意味,不只是政府出於人道立場的慈善「開支」,而是有策略、有計劃地長期執行,並期待未來能收到回報的萬億「大生意」。

社會福利與經濟 並非對立概念

這在香港亦非新事物,70年代初,港英政府經歷越戰和文革浩劫,時任港督麥理浩對香港社會實行大刀闊斧的改革,數年內將政府開支倍增,並投資在房屋、教育、醫療等社會福利上。

50年後的今天,香港在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中長期處於極高水平,港人的經濟生產能力也是長期名列世界前端,說明當年的社會福利改革既為人道立場,同時也是極成功的政府「投資」。社會福利和經濟發展,是共生而非對立的概念。

而現今香港又走進了下一個階段,隨着人口老化、少子化,政府對教育系統的重視,逐步轉移至老人社會福利和公共醫療,上年度社會福利開支預算更高達1,056.9億元,超越教育成為政策組別開支首位。對老人家的照顧,應怎樣轉化為對香港未來的投資,就是未來數年特區政府需要探討的哲學問題。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