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屆立法會 打造新政治論述

評論‧世情 2021/12/28

分享:

分享:

完善選舉制度後的首場立法會選舉順利完成,90名當選者之任期下周正式開始,象徵行政立法關係將重新定義,並為香港的局勢打造新政治論述。

或許有人會質疑,所謂新政治論述仍要留待明年行政長官選舉結束、新一屆問責班子出台,始能清楚知曉;然而,從實際執行層面分析,下屆不論由誰當特首,對內必然要處理通關以及加快融合內循環之政策措施,對外則須嚴防境外勢力藉香港影響國家安全,故許多事情也得緊跟中央路綫,配合國家發展及聯防聯控的部署--正因如此,在確立按「愛國者治港」原則選出的立法會後,其與行政機關就特區內部事務如何互動,反而更為影響本港未來(相對國家而言較微觀)之政治論述。

過去香港的主流政治論述,往往傾向簡單而欠缺層次:「兩制要盡量分隔」乃非建制派之基本論述,那怕環球經濟重心不斷由西向東移,且香港從來也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傳統泛民仍然固執地盡一切力量阻止香港與內地融合,更有部分激進分子扭曲論述至鼓吹港獨。

另一方面,建制派的論述亦很單薄,只懂反應性抽擊--抗衡反中亂港分子,停止荼毒下一代,香港自然能繁榮穩定,皆因「國家好,香港更好」,加上內部由行政主導,故建制派根本不用展示管治意志,但求短期成功爭取優惠措施。

基於政治現實,以及新冠Omicron變種令西方國家再次手忙腳亂,香港與內地融合只會不斷加快,泛民「盡量分隔」的主張崩潰,遑論民主回歸,倒是建制派則急須就以下3大問題提出各種建議,從而塑造新香港論述:

藉議員法案 拓新行政立法關係

(1)立法會是否只須監察政府?

過去因為議會嚴重分裂,非建制派長期在規則內鑽空子,所以立法會議員鮮有「主動立法」的機會,以避免拉布,而全部最終獲通過的法案基本上也是由特區政府起草,過程中偶然會吸納建制派議員的修訂案成為政府修訂。

在這種格局下,議員批評政府便無可避免成為主流,畢竟成本低而曝光率又高,更可美其名為「落力監察政府」,故即使過去一年反對派總辭,但留下來的建制派議員卻仍標榜其問題尖銳,能夠繼續在立法會內狠批政府云云。

留意完善選舉制度後,立法會議員則多了一個突破口,毋須再慣性反手抽擊:那就是透過提出私人條例草案(private bill,又稱「議員法案」)而有所建樹,一改過去「攔截為本」的論述模式,誤以為罵政府就等於稱職。

尤其今次新當選的議員有不少是學者或具深厚研究背景,由他們提出的議案在法律用語及起草細節上應有一定保證,所以較大機會獲政府支持,從而發展一套以「合作解困」為主旋律的政治論述,開拓嶄新的行政立法關係,改變過往由技術官僚主導的情況,為本港政壇帶來一番新氣象。

解讀過往困局 影響未來局勢

(2)如何解釋過去融合的速度?

由於有大量新人加入立法會,議會文化自然充滿一種破舊立新的味道,問題就在於,新政治論述會如何剖析過往的不濟?目前最常用的答案,乃是反對派一直因意識形態爭拗,窒礙香港進步;但下屆議會只得一位非建制派,新論述很有可能轉移目標,改為「香港官員不太熟悉國情」或是「特區現行制度不夠彈性配合大灣區發展」。

事實上,這兩類說法在過去數月討論「通關」問題時,早已常常浮現,繼續下去一套新論述很快便會成形。

定義問題的方式不同,答案之差異可以極大。到底本港的深層次矛盾主要是人的問題,還是制度問題,抑或時勢使然?議會選擇用甚麼角度解讀過去的發展軌迹,勢必影響未來局勢發展。

假如「香港官員不太熟悉國情」成為議會共識,並發展出一套論述解釋種種管治問題,則問責團隊可能要開設多個新的副局長職位,吸納熟悉內地政策的人才,同時議員的發言也會變成經常提及內地城市發展,塑造香港人必須「追落後」的普遍印象。

相反,若然「特區現行制度不夠彈性」成為了主流論述,則議員會提出必須參考內地現行法律,並盡快修訂本港法例,以有利進一步融合大灣區;若未來論述是以「時移勢易」為主體,那在中美爭拗升溫下,特區必須專注國安,於是為基本法第23條進行本地立法,便是香港首要任務。

3大策略 調整論述反對派

(3)怎樣看待反對派?

建制派在地區直選完勝,功能界別亦只得一人屬於非建制,且「黃絲」族群全面冷待選舉,新一屆立法會打算用甚麼框架形容反對派及其支持者?一方面有人說他們「自暴自棄」,另一方面「無力感」和「躺平論」肯定進一步氾濫。

根據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上周於特首述職時的說法,眼下關鍵是要令香港人有「獲得感」,實際體現應該是指房屋供應及上樓問題。既如是,建制陣營就反對派的論述也須有所調整:如果一邊罵他們反中亂港,卻同時強調為他們謀求幸福,聽起來就像人格分裂,還有甚麼論述何言?

將來立法會議員可採取的策略,主要有3個:第一,完全無視反對派,目的是不再刺激他們;第二,苦口婆心勸他們「人總要食飯」,賺了錢再算;第三,妥協為政治之本,有力量才可改變世界,該放下成見、面對現實,重新積極參與。

除了以上範疇,香港當然也有其他論述問題要思考,例如應採用哪種融合方式?新舊產業如何取捨?香港當跟哪些城市比較?又必須跟誰合作?這方面的論述固然在不同階層之間有很大分歧,但畢竟跟經濟發展有密切關連,最終還是要緊跟中央路綫。故基於港人治港原則,做好內務政治論述必定至關重要。

作者認為,新一屆立法會象徵行政立法關係將重新定義,並為香港的局勢打造新政治論述。(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