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錢收割全球 美恐受通脹反噬

評論‧世情 2021/12/28

分享:

分享:

「就像占士邦電影反派!」2017年,美國首次發行時任財長姆欽簽署鈔票,樣子憨厚的姆欽與金髮美女演員妻子到了印鈔廠,一起手持整版美元新鈔擺甫士,照片旋即在網上瘋傳,不少網民都有上述評價。

今天美國財長已換成耶倫接近一年,但由於拜登政府人事任命進程緩慢,美鈔另一簽署人--財政部司庫仍然空缺,耶倫至今都未能把名字印到鈔票上。

對這首位女財長來說,這或許是件好事,不是因為毋須擔心成為又一「占士邦反派」,反正她樣子很和藹可親,而是因為美國印鈔似乎印出事了。

「美好法案」恐觸礁拜登難「快樂」

拜登執政首年運氣認真麻麻,1.2萬億美元基建法案好不容易11月闖關成功,並未為他另一宏圖--2萬億美元社福改革「重建美好法案」(Build Back Better Act)帶來助力。民主黨參議員曼欽(Joe Manchin)上周突然公開表明無法支持法案,聲言是財政紀律問題,害怕再這樣花錢會進一步刺激通脹。兩黨各把持參議院一半議席下,曼欽倒戈等於擊沉了法案。共和黨更乘機慫恿他跳槽,嘗試令參議院易主。拜登今個節日估計很難快樂。

那邊廂,聯儲局也變起卦來,近期不再堅稱通脹升溫只是暫時現象,反而把焦點轉至遏制通脹。儲局12月會議拍板加速減少買債,計劃提早至2022年3月完成收水,官員一致認為需要出手加息,最多人料年內加息3次。儲局主席鮑威爾亦改口承認,通脹持久不退已經是個真實風險。

債限危機折騰過後,通脹風險看來已取而代之,成為人人察覺到,只是一段時間以來選擇視而不見的「灰犀牛」。

當前通脹升溫既有供應鏈的原因,但很大程度也是美國自己政策所致。2020年春天,新冠疫情開始在美國大爆發,儲局史無前例宣布無限量化寬鬆(QE),增加發行鈔票,購買美國政府債券,並減息至零厘,以支持華府財政刺激穩定經濟。放水救市本身其實無可厚非,令人側目的卻是其無所節制。美國疫下刺激規模超過5萬億美元,相當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四分之一,更是金融海嘯後放水的3倍,說明這在10年前根本無法想像。

一般國家假如這樣狂印鈔票,貨幣恐怕早已變成金圓券,引發百分比成百上千,以至更高的惡性通脹,白天夠吃自助餐的錢到晚上麵包也買不到,導致國民積蓄化水,經濟崩潰。那麼,美國為甚麼承受得起這樣狂印鈔票?

通常而言,在戰亂或大規模動盪時期,社會生產力大減,物資短缺;政府財困大量發鈔,但又極度貪腐,大批財產不知所終;民眾對政權穩定和法定貨幣失去信心,爭相兌換更可靠外幣,惡性通脹就會出現。

無限量發鈔 損儲備貨幣光環

現在美國社會雖然相對動盪,也在經歷疫情大災變和供應鏈困難,但這世界最大經濟體生產力還是很強,而民眾不滿政府亦未至於猜想江山可能一朝變天。

最重要的是,美元是佔全球60%的首要儲備貨幣,以及佔88%的首要國際結算貨幣。換句話說,沒有其他貨幣比美元「更可靠」,值得美國民眾棄掉手上的美鈔,換成其他貨幣;美元地位保護了美國免受惡性通脹襲擾。

美國憑藉美元獨特地位無限量發鈔,更把聯邦基金利率降至零,進一步減低發債成本,實質是在收割全球財富自肥。全球最大債仔不斷加印貨幣,來為以這種貨幣計價的債務「債冚債」,這種特殊能力意味,債仔其實沒有還不起錢的風險,風險反而在於債主們。因為債主持債的回報,很可能低於那怕是正常水平的通脹率,等於是蝕本借錢,補貼債仔大魚大肉。

美國10年期債息近日不到1.5厘,而11月消費物價指數(CPI)按年升幅已達6.8%,創1982年以來最高。各國財富變相縮水,也體現於以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價格,自疫情以來在美元狂印兼供應鏈問題下急升。

然而,盡管美國還不用擔心惡性通脹,狂印鈔票對己亦非沒有副作用。通脹顯著升溫,除給予民主黨曼欽「叛變」理由,毁了拜登政府的聖誕新年,還潛藏了更大危機。

首先,今天通脹高企,也許已經不是儲局轉鷹就能簡單解決的問題。一方面,加息無助紓緩供應鏈瓶頸形成的通脹壓力,而Omicron變種病毒正威脅延續疫情衝擊。另一方面,儲局停止買債,不再把到期債券贖回資金重投債市,減少貨幣供應,達致牽制通脹效果的速度,亦會遠遠慢於當初天量印鈔,增加貨幣供應的速度。

零息助長借貸 企業債風險高

繼而,美國借貸成本或會顯著增加。儲局逐步漸少並結束買債,意味華府大量新發債券需要另找買家,債市可能供應過剩,導致債價下跌、債息上升。儲局一旦啟動加息,債息更會面臨多一重走高壓力;若儲局認為需以更急步伐加息來控制通脹,債務風險就更凸出。

更甚者,企業債危機恐尤其容易引爆。零息環境助長美企大量借貸,當中不少都是浮動利率的財團貸款。惠譽指,美企現有1.6萬億美元未償還財團貸款,而這些企業評級幾乎都是垃圾級或最低的投資級別。此外,有約半財團貸款被重新包裝成「擔保貸款憑證」(Collateralized Loan Obligation,CLO)出售,形式等於當年引發金融海嘯的次按房貸。

長遠而言,美元獨特地位並非不可動搖,惡性通脹亦非不可設想。全球最大對冲基金橋水創辦人達里奧(Ray Dalio)警告,美國長期入不敷支,可導致外界對美債失去信心,而儲局不得不持續印錢買債的惡性循環,通脹屆時有高無低。

他指出,鑑於人們傾向約定俗成,因此一款儲備貨幣的沒落,會顯著遲於該國其他國力指標的下滑,而持有以這種儲備貨幣計價債券的壞處一旦變得明確,該儲備貨幣地位即會插水。美元之前,英鎊如此,荷蘭盾也如此。

財政社會外部 決定國家興衰

達里奧新書《Principles for Dealing with the Changing World Order:Why Nations Succeed and Fail》(應對世界秩序轉變的原則:國家為何興衰)從大歷史角度觀察荷、英、美、中,提出財政好與壞、社會團結與分化、外部環境太平與動盪,是決定國家興衰的3大因素,而這都有其周期規律。他認為,美國今天亟待實現量入為出、擺平內部政經分裂、避免和中國開戰,並需要意識到自己主導的國際秩序,有朝一日終會被取代。

這種大歷史觀早已深入我們文化基因,但正如達里奧形容,300年對美國人來說已經很長,他的話能否警醒美國?

美國憑藉美元獨特地位無限量發鈔,更把聯邦基金利率降至零,進一步減低發債成本,繼而收割全球財富自肥。(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