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年度漢字 「金」與東京的聯想

評論‧世情 2021/12/29

分享:

分享:

昨天談到內地近日揭曉的「漢語盤點2021」評選,「元宇宙」當選年度國際詞。每年12月中,「日本漢字能力檢定協會」都會公布代表日本該年度的漢字,今年同樣由京都清水寺住持森清範揮毫,寫下大大的年度字對外公布。

今年在22萬餘票中得到1萬多票,成為日本民眾認為最具代表性的漢字,是「金」字,得票率只有4.66%,可謂險勝,與第2名的「輪」字僅差118票。「輪」之所以人氣這麼高,皆因今年的東京奧運,「五輪」正是日本對奧運的稱呼。

年度漢字是反映一年世態民情的重要指標,「金」字當選,「日本漢字能力檢定協會」歸納出的理由包括:東京如願舉辦奧運,身為東道主的日本隊奪得27枚金牌,僅次於美國、中國,是世界第三,創歷史新高,留下輝煌戰績;其次是效力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洛杉磯天使隊的日本棒球員大谷翔平,全票當選本年度MVP(最有價值球員),也是史上第二位獲該殊榮的日本人,「鍍金」表現光耀祖國;此外,日裔美籍學者真鍋淑郎亦獲得2021年諾貝爾物理學獎。

除了文體界的「金」,還有關於錢的「金」,過去兩年世界各地受新冠疫情影響,日本也深受其害,醫療費用及政府補助金等支出大增,更令國民關心的是政府派10萬日圓(約港幣6,800元)作為紓困的爭議等。

自1995年開始,檢定協會每年都票選年度漢字,「金」字已是第四次獲選,是繼2000年、2012年、2016年之後再登寶座。每逢奧運年「金」字多入選,這樣的「定律」被日本網友指毫無新意。

在受疫情影響的大環境下,失業人數激增、日圓貶值、物價上漲,令民眾生活舉步維艱,「金」雖缺新意,不過從今年入選前10名的漢字,例如得票第三的「樂」字,都較具正能量,看出日本人心態不再那麼頹。例如去年度漢字「密」,源於疫情下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提出與防疫息息相關的「No!3密」,指避免前往「密閉空間」、避免接觸「密集人群」、避免與他人近距離「密切接觸」。

再看更早年的年度字,從1995年起計,近三分一都是意思不好的,如「震」、「倒」、「毒」、「偽」、「災」之類。2011年311大地震,年度字是「絆」,象徵人們感受到各種羈絆;2019年的「令」字,是睽違許久的非負面字眼,得自新年號「令和」。比起多數歷屆漢字,「金」字真算不俗了。

「金」之所以力壓群雄,或許也承載着很多人對來年的期盼:疫情以來,日本旅遊、住宿、零售等各行業進入凜冬,倒閉不計其數,東京奧運空場舉辦,嚴苛防疫措施下,說好的4,000萬遊客泡湯,未能轉化為門票餐飲等行業復甦的好處。「金」寓意富貴輝煌,也許就是對2022年的美好嚮往。

日本人的文化中,也有如中國人般重視金和銀,有金自有銀。日本有名的「金」,非京都的金閣寺莫屬,雖然遭受縱火,翻修後金碧輝煌的樓閣依舊吸引世界遊客目光;至於同樣在京都的銀閣寺,雖然也是世界文化遺產,但就被多數人冷落。

有人覺得銀閣寺表面沒有貼上「銀箔」,和普通木建日式寺廟沒分別,其實這是以金閣為代表的北山文化,與以銀閣為代表的東山文化,對美的表現不同而已。北山代表金碧輝煌、絢爛奪目,而東山代表侘寂,建造風格讓人感受質樸幽雅,禪寺幽靜的氣氛加上碧綠青苔打造的庭園,所帶來的美感乃日本主流審美所接受的簡約美。

若然銀閣寺大家少去,東京的銀座一定留下很多腳毛吧,它與巴黎香榭麗舍大道一樣,象徵着日本現代的繁華。既說有金就有銀,有銀也就該有金,那麼金座在哪裏?的確有,只是連東京人也不一定知道。

有銀就有金 東京金座在哪裏?

回顧歷史,銀座可以追溯到相當於中國明朝的17世紀。日本在1600年代進入江戶時代,銀幣是主要流通貨幣,幕府在京都伏見設銀幣鑄造所,1612年遷到江戶,即今天東京,從那時開始就有了今天的銀座。當時全國有4座鑄幣發行所,後來只剩江戶一座,至19世紀中後,明治時代鑄幣銀座被廢止,只保留銀座的名字,一帶街道建屋愈來愈多,甚至有了煤氣路燈,商業店舖進駐,漸漸發展成商業街。

當時也有發行金幣,只不過作為貨幣不及銀流通。雖然金幣流通量小,但價值高,必須有專門機構鑄造,於是幕府曾在江戶設立金座,地點就在如今日本橋附近;明治時期,金座成為日本銀行所在地,也就是如今日本央行。

相比銀座的寸金尺土,金座一帶地價也曾是日本第一,只是同樣承載和金一樣重的歷史之金座,今天更低調罷了。至於銀座,原來亦不只是一個購物天堂,還經歷了時代,見證了歷史。在我們熟悉的生活中,還有很多我們未知的事情,歷史的滄桑,煞是有趣。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放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