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通脹夾擊 港出口仍望溫和增長

評論‧世情 2021/12/30

分享:

分享:

新冠疫情仍然肆虐,加上通脹憂慮日增,量化寬鬆規模可能縮減,全球各地經濟復甦步伐依然參差;同時,Omicron變種病毒可能造成的影響備受關注,也為來年環球經濟增長前景加添變數。

雖然變種病毒帶來新威脅,加上物流瓶頸出現,供應鏈不時中斷,不過許多主要經濟體推出大規模財政刺激措施,而且大力推行疫苗接種計劃,對其復甦勢頭和對香港出口的需求均有所支持,香港貿發局預期明年香港出口將按年增長8%。

Omicron衝擊 環球復甦步伐不一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今年全球經濟可錄得5.9%增長,明年則增長4.9%。在發達經濟體,隨着消費及商業信心回復,加上政府推出振興方案保障就業、刺激需求,經濟得以迅速復甦,擺脫危機。然而,新興經濟體依然面對變種病毒威脅、疫苗供應短缺等問題,令全球經濟蒙上陰影。

中國內地的生產活動已回復至疫情前水平,加上內需穩定增長,成為推動香港出口的強大力量,IMF預期,今年內地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8%,明年則放緩至5.6%。內地在「十四五」規劃中,提出新的「雙循環」發展模式,以擴大內需和科技發展為主要增長推動力,為港商帶來大量機遇。

歐美日推刺激方案 貿易添商機

美國方面,拜登政府推出1.9萬億美元經濟刺激方案,涵蓋經濟及社會各個方面,包括直接發放補助金、延長失業救濟金措施、支援小型企業、支持公共運輸系統和醫療保健計劃等,美國經濟數據因而有所改善,例如GDP在第三季按年增長4.9%、10月份零售額增加16.3%、失業率降至4.6%等。預期在2022年,消費支出和商業投資將繼續為美國經濟增長提供推動力。

此外,歐盟亦啟動了復甦基金,以減輕疫情造成的經濟和社會衝擊。基金提供7,250億歐元(以當時價格計算,折合約8,182億美元)的貸款和補助金,支持成員國推行各項改革和投資,轉型為綠色和數碼經濟體;歐盟GDP今年第三季按年升3.9%,並估計明年增長持續。

東盟自貿協定 利香港樞紐地位

日本方面,新任首相岸田文雄將推行一項總值56萬億日圓、約4,900億美元的振興方案,以刺激經濟復甦。除了一系列防疫抗疫相關舉措外,方案亦提及推行「新資本主義」,通過投資科技和在農村地區推行數碼化升級,以及加強公私營部門的分配功能,打造未來社會。這些發展應可促進私人和公共投資,刺激消費需求,並為從事醫療、電訊和技術零部件領域的香港出口商帶來商機。日本今年GDP料增​​長3.4%,明年則預計升2.9%。

至於東盟,各成員國防疫成效不一,受供應鏈中斷影響的程度也有所不同,因而經濟增長表現各異。從好的方面來看,《香港—東盟自由貿易協定》已全面生效,香港作為國際物流和貿易樞紐,在內地與東盟之間的貨物轉口方面發揮積極作用。

今年首10個月,經香港轉口至東盟的內地原產貨物按年增15.2%,達1,850億港元;而經香港轉口至內地的東盟原產貨物亦大升26.2%至3,080億港元。展望未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將於明年1月1日生效,關稅將會逐步取消,區內供應鏈料將壯大,而各成員之間的區內貿易也會激增,進一步鞏固香港作為國際貿易中心的優勢。

新興市場 經濟下行風險較高

拉丁美洲因外部環境轉佳,以及被遏抑的需求得到釋放,應可帶動短期增長,令該地區經濟復甦,IMF預測今年GDP增長6.3%,但因主權債務、滙率轉弱、電力短缺等下行風險,明年將放緩至3%;而歐洲新興和發展中市場,GDP增長則預測由今年的6%,下跌至明年的3.6%,除了供應鏈中斷或妨礙當地製造業生產活動外,通脹壓力或會使匈牙利、波蘭和羅馬尼亞等國家收緊貨幣政策。

而中東和中亞各國的疫苗接種率及政策支持力度各有不同,因此經濟復甦速度有別,預期今明兩年GDP增長達4.1%,其中阿聯酋作為區內物流和出口加工樞紐,在外部需求上升下,經濟表現較佳。

疫情累出口 仍是港商最大憂慮

總括而言,全球貿易自今年起強勁反彈,即使去年基數較低,但如確診數字未有大幅回升,明年應可保持增長勢頭。隨着許多封城和社交距離措施相繼取消,商業活動得以逐漸復常。

世界貿易組織(WTO)最近將今年全球貿易量增長預測從8.0%調高至10.8%,而香港出口今年首10個月按年急升26.7%。增幅如此可觀,既超越全球平均水平,更明顯優於多個鄰近經濟體,顯示香港出口業甚具抗逆力;從出口貨值來說,亦已較疫情前的2018年同期高出15.7%。

然而,Omicron變種病毒帶來的不明朗因素,以及物流瓶頸等隨之而來的問題,使香港出口前景蒙上陰影。今年11月中進行的香港貿發局出口指數調查印證了這一點,其中32.5%出口商相信,疫情持續是未來6個月出口表現的最大挑戰,其次是經濟復甦緩慢(15.7%)。

事實上,疫情導致全球供應鏈大亂、物流瓶頸等問題,已對全球製造業產生負面影響,例如美國、日本和德國的汽車工業過去採用「及時交貨」(just-in-time)策略,半導體晶片、零部件僅在有需要時才交貨,現時則轉用「以防萬一」(just-in-case)策略,囤積存貨以應對物流瓶頸。盡管如此,一些主要汽車製造商的工廠仍不得不暫時停產。

此外,邊境關閉、港口擠塞,以及海陸空運力減少所造成的物流瓶頸,在財政和時間成本方面都為貿易帶來負面影響。由於貨櫃滯留情況嚴重,從香港到歐洲的海運運費較一年前飈升了10倍。

物流瓶頸增成本 分散市場應變

受運輸成本上升的影響,71.3%受訪香港出口商表示要延遲交貨,而39.8%則稱生產日程混亂。展望未來,香港出口商估計物流成本在明年第一季將繼續增加,其中39.8%預測將上漲10%至30%。

外判是以往許多跨國公司的主要運作方式,即是將生產轉移到其他國家或地區,特別是內地和其他亞洲經濟體,以降低生產成本。鑑於物流瓶頸、中美貿易爭端的不明朗因素,有些公司正轉用近岸模式,將部分生產活動遷回本土或鄰近地區,以降低影響。

總括而言,新冠疫情反覆仍然是眾多香港出口商的一大擔憂,其中87%受訪者表示業務受到負面影響,比上一季大增20.4個百分點;逾7成香港出口商更預料,來年總銷售額將下跌或僅持平。

為應對挑戰,近半(46.4%)出口商表示,計劃開發其他產品種類,部分出口商則選擇開拓內地市場(33.8%),或將分散銷售至其他海外市場(30.5%)。

雖然變種病毒帶來新威脅,加上物流瓶頸出現,供應鏈不時中斷,不過許多主要經濟體推出大規模財政刺激措施,對其復甦勢頭和對香港出口的需求均有所支持。(資料圖片)

撰文 : 關家明 香港貿易發展局研究總監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