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美坐下談烏克蘭 誰會笑到最後?

評論‧世情 2022/01/03

分享:

分享:

兩個人喝多了打起架來,周圍的朋友都會把兩人隔開。同樣的道理,「好打得」的大國和軍事集團之間也需要緩衝區,否則雙方碰眼碰鼻遲早出事。

大國軍事集團之間 宜設緩衝區

拿破崙戰爭後,列強安排荷蘭域內多個政體合成一國,作為法國與德意志地區,以及隔海英國之間的緩衝。英俄19世紀逐鹿中亞,以阿富汗隔開英屬印度與沙俄。納粹德國與蘇聯瓜分波蘭,變成鄰國後不久即爆發慘烈血戰;英國也是以緩衝國波蘭中立受到侵犯為由對德宣戰。

朝鮮半島原是中日之間的緩衝,日本侵佔朝鮮,下一步就是中國。二戰後半島被美蘇強行劃為敵對的兩半,南北韓自然就打起來。中國抗美援朝,則為保存與美軍接管地區的緩衝。南北韓中間好不容易設立非軍事區,才不打了。

強權之間緩衝區的重要,其實毋須多講,但是有個國家在冷戰後卻把這些都忘了。

蘇聯解體30周年,東歐再次風雲變色。烏克蘭形勢劍拔弩張,美國同意與俄羅斯對話。俄美1月10日會面前,俄方列出多點要求,包括北約不再東擴、烏克蘭不得入約、北約在1997年以後入約國家駐軍須經俄同意、北約不得擅與未入約前蘇聯國家軍演、俄方與北約各不在觸及對方範圍部署中短程導彈、設立雙方熱綫等等。

拜登拉攏烏克蘭 普京邊境增兵

設熱綫、撤導彈尚且可議,但其他幾項可謂直撞美國與北約,對話看來難以樂觀。普京則表示,美國在烏克蘭做的已到了俄羅斯家門,俄方退無可退,如果西方繼續進逼,俄方會採取「技術性軍事措施」反制。

烏克蘭局勢趨穩多年,但自2021年以來突然重新升級,幾乎到了一觸即發,這與白宮易主相信脫不了關係。

話說拜登上任後積極對外統戰,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也變得鷹派。澤連斯基來自烏東,俄羅斯語流利過烏克蘭語,政策原本相對溫和。澤連斯基政府去年卻軟禁了親俄寡頭梅德韋德丘克(Viktor Medvedchuk),禁播多家據報和他有關的電視台,並展開尋求加入北約的宣傳攻勢。烏東頓巴斯地區衝突再起,政府軍獲得北約國家土耳其製造的無人機,轟炸親俄武裝分子;烏美海軍在黑海高調聯演。

北約背景濃厚的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獻計,游說拜登政府取代法德,主導烏克蘭和平進程,逼俄羅斯讓步,鋪路烏克蘭加入北約,並借時任德國總理默克爾即將離任之機,嘗試顛覆當時仍未落成、繞過烏克蘭的俄德北溪2號天然氣管項目。

普京的反應就是向俄烏邊境增兵。拜登政府則夥西方國家與傳媒大舉炒熱話題,指俄軍已囤兵10萬,警告普京不要「入侵」烏克蘭,說得好像真的快要打仗。

北約5輪擴張 美俄關係地獄輪迴

怎料一大輪邊緣政策過後,拜登率先頂不住壓力,在12月初承認美軍不會保護烏克蘭這非北約國家,只威脅制裁「毀俄經濟」。那邊廂北溪2號已建成,德國新總理朔爾茨大致延續默克爾穩健路綫,且面對天然氣價格急升,容許執政聯盟小夥伴綠黨反對項目的機會甚微。俄美對話不管有沒有成果,澤連斯基都會是這賭局的大輸家。

說實話,烏克蘭部分國土自2014年就受到俄羅斯侵佔,假如加入北約,理論上等於美國要對俄羅斯宣戰,履行把俄軍從烏踢走義務,因此美國其實會第一個反對烏克蘭入約。

退一步講,就算俄羅斯沒有吞併克里米亞,美國按道理也不應讓烏克蘭入約。兩大強權之間須有緩衝,這是「地緣政治101」,除非一方有意打仗。事實卻證明,美國不敢與俄羅斯打仗。

那麼美國多年來不斷謀求北約東擴為哪般?

說起來還真是冤孽,因為美俄關係不是一開始就這樣的。蘇聯解體時,美國開心之餘其實大為緊張,因為數萬枚核彈頭散落多個新生國家,對美國以至世界都是威脅。好在當年俄羅斯總統葉利欽與西方老友鬼鬼,願意分享不少敏感核武資料。

這促成了俄美合作,確保俄羅斯是蘇聯核武唯一繼承國。葉利欽與西方的友誼經受了共和黨老布殊連任失敗,民主黨克林頓入主白宮的考驗。俄美英等國在1994年簽訂布達佩斯備忘錄,保證烏克蘭、白俄羅斯及哈薩克獨立和領土完整,換取三國銷毀或交出前蘇聯核武、加入核不擴散條約(俄吞併克里米亞,則辯稱美國在烏搞顏色革命是違約在先)。

但好景不長,顛覆俄美關係的暗流湧動。美國贏得冷戰後面臨兩難:東歐國家想擁抱西方,北約應來者不拒,宣揚自身價值,還是應該尊重俄羅斯作為一個大國的勢力範圍與生存空間?

問題其實不難解決。挪威作為北約始創成員兼俄羅斯鄰國,入會時就明智地爭取特別待遇,不許北約在境內部署核武或在平時駐軍,免得激嬲莫斯科搵自己笨。北約在冷戰後也一度循這思路,1994年設立和平夥伴計劃(Partnership for Peace),讓俄羅斯在內的前蘇聯及華約國家與北約合作,同時避免新劃一條綫將歐洲分割。

只是美國戰略定力不夠。早在蘇聯解體前,老布殊就反對英國首相戴卓爾保留華約的建議(英國人最精通大國互相制衡的遊戲)。惟不幸地,時任國務卿貝克(James Baker)卻在外訪多時、與白宮溝通不足下,向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拋出北約「不擴一寸」,換取蘇聯支持兩德統一的構想(美方認為這非承諾,蘇聯後來接受經援支持兩德統一)。

克林頓任內也面對東歐國家想全面入約,以及美國內部被冷戰勝利沖昏頭腦、急於輸出自身價值的壓力。葉利欽1993年觸發憲政危機,坦克炮轟當年議會所在地莫斯科白宮,以及1994年嘗試平定車臣,釀成大規模戰亂(還要打輸),更豐富了支持北約東擴勢力的彈藥。克林頓最後也要為自己連任着想,北約終在1994年底宣布來者不拒。

美俄關係從此地獄輪迴。北約至今已5輪擴張;普京為了阻止美國染指更多前蘇聯國家,則先後肢解了格魯吉亞及烏克蘭,並與白俄羅斯加緊整合。

美變相助俄 重建蘇聯版圖親中?

今天看,美國不願以武力背書,卻不斷推動北約東擴來圍堵俄羅斯,實質變相助了普京武力重建蘇聯版圖,更逼得俄羅斯前所未有地親近中國。美國冷戰後原有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爛,已錯過一統天下的機會。

從冷戰意識形態之爭格局看,如今美國常斥國內傳媒造「假新聞」、自認大選受外國勢力干預,民主管治日益失效,步步邁向專制,美俄到底誰會笑到最後?

俄羅斯總統普京(見圖)向俄烏邊境增兵,美國拜登政府則夥西方國家與傳媒大舉炒熱話題,指俄軍已囤兵10萬,警告普京不要「入侵」烏克蘭,說得好像真的快要打仗。(路透社資料圖片)

俄羅斯總統普京向俄烏邊境增兵,美國拜登(見圖)政府則夥西方國家與傳媒大舉炒熱話題,指俄軍已囤兵10萬,警告普京不要「入侵」烏克蘭,說得好像真的快要打仗。(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