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匠師翁泳恩培訓新力軍 重拾香港製造木藝之美

副刊版 2022/01/05

分享:

分享:

關於80後年輕木匠翁泳恩(Yan)的故事,傳媒應還定位於她「善用颱風山竹過後的香港樹木」這件事上。事隔3年多,她創立的「草途木研社」都搬了新址,目前full team的同事已達10人,儼如一間中型的木藝製作室。「我不敢說發揚工藝之美,但客戶只要收到他們訂製的家具,覺得『靚到唔捨得掉』,那就是我們最大的滿足感。」小妮子孤身上路的故事,還讓她一一細說。

走入「草途木研社」在觀塘工廈的木工場,發現翁泳恩(Yan)的同事全是廿多歲的青年人,一個以英語對答,一個是從瑞士唸書的女生,沒有上一代「鬥木佬」的草根味,這裏更似是文青們的木工坊,大家都默默專注於刨木鋸板。Yan很自豪的說,「這裏沒有一般職場的糾紛,也沒聽過甚麼篤背脊投訴之類,同事們都是紮紮實實做一件木家具出來。」

今年36歲的Yan,因為2018年颱風「山竹」襲港,街上留下一堆塌樹斷木,不是Yan提醒這些香港樹木的重用價值,才不致「清理」過後就會送去堆填區。一下子,很多傳媒都覺得這個年輕「女木匠」好型。事隔3年多,Yan說環保署已批出園林廢物回收中心Y.PARK,自己亦有合力促成此事,其崗位已算功成身退。反而她更想有系統地收集香港樹種,其木質的資料數據等,「Y.PARK與理大都有合作,譬如研究木材的硬度、韌度、衝擊力等,這些都是很有用的數據,製作品質優良的傢俬都靠它。」

發掘木材本質 用途殊異

跟Yan聊天,她言談間總有份讓你安靜而沉澱的氣場。Yan 19歲時曾隻身往巴黎修讀廣告,半工讀的一耗6年。「在法國學到的,是懂得生活多於技能,想的是人生追求甚麼。」返港後本欲投身廣告行業,但想到廣告其實不斷鼓勵消費,那不如思考如何以自身的能力幫到世界。「遇到迷茫期,在馬鞍山的家中『躺平』兩年,所以我很明白青年人找不到人生方向,『躺平』的境況。」Yan微笑道。

後來朋友說一句「不如你學木工」,喜歡凡事hands on的Yan想也沒想就接受建議。先是留意工聯會的木工班,但打電話去查詢時發現要等一、兩年才有位,結果在台灣朋友的介紹,她赴台學藝,雖然是短短一個月,也為她打下淺淺的根基。回港後跟各式的木匠師父,才讓她慢慢走上木藝之路。

Yan說愛探索木的各種狀態,「我會好奇並發掘木材的獨特性,你找不到一模一樣的樹,每棵的木紋、顏色都不同。開一塊木的時候,有時會很驚喜,覺得好好玩。在手藝下,就是木材不美的一面都可以展現出來。」在「草途木研社」木場內,就有台灣相思、龍眼木、番石榴等。「各木都有它的特性,如番石榴韌性好,合做錘仔柄或是擂漿棍;台灣相思的木質則脆而硬等等。」

加拿大林場考察 砍伐老樹的迷思

採用木傢俬,有人覺得伐木對自然環境構成破壞,但Yan說要為它平反,並以她一次的加拿大林場考察為例,可帶來一點啟發。

「木是可持續的物料,用完之後可以給地球消化,成為養份。之前去加拿大木業協會的考察,他們帶我去種植場看,隨行還有大學的教授。種樹的過程中,它會吸很多二氧化碳。加拿大政府的林場,斬一棵會種回三棵,因為只有一棵可生存到。他們有廣闊的森林,但有些兩三百年的樹都會砍伐,大家可能會奇怪,老樹不是讓它好好保存嗎?那教授說,『事實上,老樹吸二氧化碳的能力,是不及年壯的。況且森林太老化,可能會有天然災害如蟲害等,可趁它狀態還好時規劃利用,再種新樹,生命才可持續下去,這不是可惜的事。一些值得保育的,如千年古樹才保留。』當時完全顛覆我的想法。」

重現「香港風」木藝

現時「草途木研社」以為客戶製作木家具及裝飾為主,記者走訪當天,Yan正為一家日式餐廳製作和風槅板,採用的是日本檜木。關於木傢俬,大家都很容易歸納出樺木製的「北歐風」或日本帶「極簡和味」的家具印象,但Made in Hong Kong的呢?

不是Yan提起,都忽略港產木傢俬曾有輝煌的過去,在七、八十年代甚至出口至日本。「譬如仿明式傢俬,就製作精緻。文華東方酒店的家具,曾經也是香港製造。房間內有好靚的圈椅,我還去過那木工場看,有過萬呎,老闆很長情,那批機器還保留着,很難想像全間文華東方的傢俬都在此生產,沒有日本或台灣那些幾十萬呎的廠房……我覺得香港傢俬的特色,不是外形上,而是香港人的心思和靈活度。但隨着木傢俬外判,工序都搬到內地,方不彈此調。」

一切的手藝和那份匠人精神,Yan也想盡量承傳。如油麻地電影中心旁的Kubrick書店,就委託Yan的團隊製作了兩張長木枱。「那老闆回來見到,超級滿意,還拍下了當中的細節,也正是我們用心之處。我也相信他們就是搬舖,也會『靚到唔捨得掉』,也是我們創作的推動力。」

﹏﹏﹏﹏﹏﹏﹏﹏﹏﹏﹏﹏﹏

圖片:湯致遠、被訪者提供

作者、責任編輯:馮柏偉

80 後年輕木匠翁泳恩(Yan)創立的「草途木研社」,去年才搬到面積近4,000呎的觀塘工廈新址。「培訓下一代人的木藝興趣,讓他們找到人生方向,才是我最大的理想。」

Yan在台灣學木工的日子,及其木藝的老師留影。

由客人訂製的木長枱,其榫卯位置的細節也呈現出來。

由客人訂製的木長枱,其榫卯位置的細節也呈現出來。

帶弧度的電視櫃,也是手工所在。

Yan與員工也與社區連結,如去年就曾幫一個北角報販設計木製拉架和木櫃。

「草途木研社」木坊中,堆滿各式香港棄木,Yan也對它們的特性瞭如指掌。

Yan現主力管理「草途木研社」的營運,自言已較少落手做木工了。

「草途木研社」共有員工約10名,各司其職,由畫草圖到刨木等工序都有。

「草途木研社」的學員多是年輕人,一個是從瑞士唸書的女生,因父母都是建築師,正好在此實習木工。

Yan說做工匠是很踏實的事,「簡單就是裝修行業中的木工,質素也是良莠不齊,我貼了這『磊落做人』的揮春共勉。」

Yan自台灣學木工後,返港的第一位認識的老師傅龍仔,她也說很珍惜這個緣份。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