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緬工作

副刊版 2022/01/06

分享:

分享:

疫情徹底改變世界,尤其職場上改變更大,不少工作品種消失於無形,但同時也有不少工作沒有人願意做。以美國為例,二○二○年的退休人數,比前一年多出三百二十萬,CNN訪問當中提早退休人士,並問及感受,不少回應是:「I don't miss my job at all」(絕不懷緬我的工作)。

這個回應聽來輕鬆平常,半輩子工作辛勞,退休後如釋重負,不再懷緬很合情理;但從另一角度來分析,一生人除睡眠外,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工作上,若然工作是如此無趣、無意義,一點兒也不值得懷緬,那麼是否代表他的大部分人生,也是這般無趣、無意義?

行醫這工作很幸福,照顧病人雖是辛勞事,但回報也快,見到病人痊癒是直接也是最滿足的回報。當然世上大部分工作未必如此幸運,但相信任何工作,不論直接或間接也可以有滿足之處,也就是可懷緬之處。

在這方面,日本有較深厚的工作道德和文化,職人或匠人這概念廣泛應用於各行各業,做拉麵要做得最好,當的士司機也要當得專業,因在理念上,他們的工作是社會根基,工作的辛勞和付出,正是生活意義一部分,做好工作本份,便足以值得別人尊敬。

工作是生命一部分,能在工作中找到意義,便是找到部分生存意義,也就是值得懷緬之處。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