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山

副刊版 2022/01/07

分享:

分享:

小時候經常看到淮山在老火湯內,乾硬雪白的淮山令我聯想起粉筆,也許因此從不吃這樣烹調的淮山。

第一次認識新鮮淮山時,的確被它的外表嚇怕了,瘦削又滿布泥土的外表猶如柴枝,還以為是甚麼山草藥,原來肉質如此清爽

...

撰文 : 杜馬餘璇

欄名 : 喜居飲食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