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華貿易兩煩惱 拜登今年怎麼辦?

評論‧世情 2022/01/10

分享:

分享:

兩部落一個在內陸一個在海邊,一個會種地一個會捕魚,各自雖能餬口,獨沽一味難免很寡。雙方做起貿易後,原本只有飯吃的有了道餸,原本只有魚吃的也能吃更飽。大家生活都改善了,更不需再為「非我族類」打來打去,飽足和安全有了保障,社會和文明就有更大機會繁榮。

這就是貿易的意義。你情我願大前提下,貿易是不用殺掉對方奪取資源的理由。畢竟有些事情對方更擅長,和他交換既更高效,亦可讓自己專心擅長的事。貨物過境,軍隊就不用過境;若貨物過不了境,過境的則恐怕會是軍隊。貿易不是誰佔了誰的便宜,而是互惠互利,比武力威懾更加能夠帶來穩固持久的安全、更加有「平天下」的力量。

美缺席亞太兩自貿區 重振障礙

美國前總統「懂王」特朗普(Donald Trump)常自誇「無人比我更懂」甚麼甚麼,卻不懂貿易的真諦。多得特朗普,現任總統拜登(Joe Biden)今天面對兩大貿易煩惱,兩件事都關乎他要激烈競爭的中國。

首先,踏入2022年,美國赫然同時缺席亞太兩大自由貿易區,成為拜登重振美國雄風一大障礙。

中日韓與東盟十國,加上澳洲、新西蘭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簡稱RCEP)元旦起生效,15國合共約佔全球人口和經濟總量30%,是迄今最大規模自貿區。協定20年內逐步免除成員間約90%貨物關稅,大幅促進亞太國家經濟相互依存度。中國作為龍頭,經濟規模佔集團約60%,協定對中國建立新世紀亞洲秩序的重要不言而喻。

經貿當前 盟友也擋不住與華融合

RCEP雖說條文涵蓋範疇較少,不包括勞工、環保和規範國企等,卻勝在成員覆蓋面夠廣。協定包括澳洲、日本這兩個受拜登政府極力拉攏,且很大程度願意配合的國家即說明了,就算她們有意在地緣和軍事上遏制中國、協助美國維持舊有體系,也擋不住經貿上與中國進一步融合、確保自身在新秩序一席之位、爭取長遠發展空間的吸引力。又例如,RCEP包括了日本、南韓這兩個仇家,再次說明貿易促進安全的厲害。日韓同為美國軍事盟友,美國卻幾乎沒法說服兩國化敵為友。

RCEP精妙之處在於,中國雖是分量最重一員,但牽頭談判的並非中國而是東盟。東盟內部政治光譜與意識形態各異,包含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民主與威權、君主制與共和制、伊斯蘭以至軍政府國家,本身就是以貿易推動相互依存,從而降低衝突風險,達至集體安全,令發展空間最大化的典範。東盟「拉雜成軍」、影響力看似不足,反而有利爭取其他不同國家信任。

東盟以貿易而非武力作為國際秩序主導力量的思路,與中國不謀而合;東南亞在世紀之交前後開始迅速發展的軌迹,亦跟中國崛起大致重疊,雙方愈走愈近乃是自然。東盟2020年起已超越歐盟、美國,成為中國最大貿易夥伴。

相比下,美國未有看清,東盟各國取態雖不盡相同,但整體仍傾向和大國合作共謀發展,同時堅持集團本位「以我為主」的戰略定位。

美國以軍事和地緣角度,視東南亞為圍堵中國一環,嘗試迫使東盟各國在中美之間選邊站充當「馬前卒」,效果會很有限。即使美國曾牽頭締造《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協定亦只包括4個東盟國家,排除組織更多成員,令這種經貿努力充滿製造分化對立的意味(這也體現於TPP包括日本但無南韓)。

最致命的是,民粹主義者特朗普讓美國退出TPP,而拜登並無力令美國回到演化後的《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CPTPP)。

中美貿協屆滿 料完成度約60%

美國多年來忽視了本國製造業在全球化競爭下,需要升級轉型的問題,使勞動階層生計變相倒退,釀成今天國家路向深陷民粹束縛局面。戰略界雖深知重返CPTPP至關重要,但這在民主黨內部也遭到強烈牴觸;拜登政府民望低迷,還須面對今年中期選舉和2024年大選,回到CPTPP機會渺茫。

拜登政府尚在制定的「全面印太經濟框架」也只能避重就輕,稱不尋求傳統貿協,聚焦數字貿易、供應鏈韌性、清潔能源、基建與勞工標準等。說一大堆,更似另一份雄心勃勃但實踐困難、抗衡一帶一路的外援計劃,反正不是實實在在降低貿易壁壘、促進相互依存的自貿協定。這邊廂,中國已申請加入CPTPP。

拜登另一新年貿易煩惱?中美貿易協議隨2021年結束,期限屆滿了。特朗普發動中美貿易戰,對3,700億美元華貨加徵關稅後,中美2020年1月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同意兩年間將美國對華出口規模,從2017年水平增加2,000億美元,和停止進一步加徵關稅。

明眼人知道,這份特朗普的「史上最大交易」根本得啖笑。美國對華出口本就1,000多億美元,正常條件下要把這天文數字兩年增近200%也極難。何況世界遇上新冠疫情,供應鏈堵塞,美國生產力受挫;美方打壓中國科技發展,禁運高端芯片等高值產品;美國最大出口商波音新機737 MAX停飛等等。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預料,中美貿協完成度大概為60%,這其實已很好。中國去年首11個月從美入口按年大增37%,對美出口也增28%,反映種種意外和人為阻力,都改不了中美經濟互相依存。特朗普以關稅改變中美經貿結構、消除對華貿易赤字,又推動中美脫鈎的矛盾實驗,一如所料失敗。現任財長耶倫(Janet Yellen)坦言,關稅傷害了美國消費者,削減關稅有助紓緩通脹。

拜登陷兩難 不能撤銷或加關稅

拜登兩難在於,既不能再加關稅「懲罰中國」,也不能撤銷關稅「放過中國」。保留大部分、針對性減免個別關稅,並繼續事倍功半地與中方對話,相信就是最終結果。

對中方而言,今年穩外貿難度也是前所未有,除了原材料價格和供應鏈等外部因素,內部亦面臨需就疫情演化調節,達至防疫和經濟生產兩不誤的考驗。值得留神的是,美歐貿易戰去年已大致擺平,拜登政府聯合歐盟就貿易對華施壓力度或會倍增;美方也可能混打貿易和台灣兩張牌,推動美台貿易談判,和鼓動CPTPP成員接納台方加入申請,但這些都難以彌補美國在「亞洲世紀」缺席亞太主要自貿區的影響。

總的來說,從美英澳核潛艇協議可見,美國代表的仍是武力威懾為主的舊秩序。中法俄英美新年首次發表《關於防止核戰爭與避免軍備競賽的聯合聲明》,申明核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重申繼續遵守及早真誠談判全面核裁軍的《核不擴散條約》義務。惟要放棄「恐怖平衡」實現無核武世界,更顯建立「貿易平天下」新安全秩序的重要。

美國總統拜登今年將面對兩大貿易煩惱,兩件事都關乎中國。(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