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藝術家葉曉文繪製壁畫 尋花問葉記錄香港特有動植物

副刊版 2022/01/12

分享:

分享:

疫情下多了人行山,但大家往往匆匆而行,對香港的原生植物又有多少了解?80後女生葉曉文深愛香港的大自然,2019年秋天更在梅子林繪製壁畫,意外成為郊遊人士的打卡位。「走入大自然而enjoy那環境,但其實它由不同的植物細節組成,慢慢細味,就是雜草也有它的生存法則。」葉曉文尋花問葉之道,可她由大學生涯講起……

熱愛大自然的葉曉文,其實現居於荔枝窩,地點隔涉。記者約她做訪問,都是讓她「出省」的時機做。「是去年9月才搬入荔枝窩的,因有農田要打理。那裏是客家圍村,近年各NGO都在此實行復耕計劃,有不同大小的農場,如香港大學在試種咖啡豆。除了村民外,各機構有全職或兼職的20、30名農夫耕田。」

深入梅子林 壁畫變身打卡牆

葉曉文本身是斜槓族(Slash),畢業於嶺南大學中文系,擁有插畫師/中文寫作班導師/農夫等各式身份。搬入荔枝窩更早的契機,是葉曉文在2019年秋天接了一個project,是在梅子林繪製壁畫作文化記錄。它與荔枝窩約15分鐘腳程,古屋牆垣間,盡是她彩繪中的褐翅鴉鵑、果子狸、黃牛等動物。壁畫題材是靠跟村民聊天,打聽歷史故事和當地特色,再加上她的個人觀察繪製而成,「在這裏留了3個月,在與村民交談間,知道他們會用草藥醫病,或用雞屎藤做茶果,甚至用植物做藍染,過程中也豐富了自己的知識。至於那裏後來成了山友們的打卡點,也是始料不及。」

《楚辭》中發掘現代植物

回顧葉曉文的尋花緣,其實沿於修讀的中文系。「以前唸很多古書,比如《詩經》、《楚辭》,文人下筆,自然會涉及山水植物,但文字中的植物究竟是甚麼,我又有興趣研究。」她在公園隨意一指,已說「這是鴨腳木,但下邊有堆雜草。但如何定義雜草?它不是栽種,也有很美的生命力,如這叫薜荔,《楚辭.山鬼》篇正有句『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帶女羅』即是山鬼被裹着這種植物,當中很多典故。」

除了讀書唸到植物的故事,葉曉文中學時已鍾愛園藝及愛逛花墟,「但後來想,這些都是人工培植的花卉,而山上的植物卻是一個寶庫,兼與香港的環境、氣候、土壤有密切關係,不是在盆栽的泥土裏。」

「尋花」繪本 認識香港原生植物

2011年左右,葉曉文開始喜歡行山,一路上發掘不少漂亮風景之餘,還遇到許多很可愛的花,她愛查根問究,發現香港原生的動植物品種原來有2,000多種,慢慢整理繪製,在2014年出了一本《尋花》,其後接續《尋花2》以至記錄香港動物的《尋牠》系列,從植物寫到動物,讀者從她文青系的插畫中,發掘出香港的山林中藏着豐富的植物小趣味。

每本書中,葉曉文寫繪了50多種植物,「畫畫跟影相不同,前者是學習和觀察的過程,了解植物的細節,一筆筆的描繪,會投入了自己的情感,是不及手機拍照方便,但畫完你一定記住。」在山林考察中,葉曉文始終對香港獨有品種的動植物最有情意結,「如香港細辛、香港巴豆,以至香港蠑螈、香港纖春蜓等等,我都想優先想尋找出來,並介紹這些不為人知的瑰寶給城市人。」

「隱山」農田 種植波斯菊食用花

住在荔枝窩的葉曉文,盡管幾近「與世隔絕」,但她仍很享受這份山居歲月。目前她有份打理一片面積達7,000呎,名「隱山」的農田,以種植食用花為主。「菊科的植物,如波斯菊、芳香萬壽菊等,可用以沖茶,或加工後製曲奇,維持農田的日常營運。閒時也會帶寫作班、繪畫班的同學入來。荔枝窩是海岸公園,但既有客家文化,亦有農田生態,是個充滿創作靈感的地方。」

本來葉曉文居住長沙灣,但搬入郊區荔枝窩後,她更有機會與大自然作「親密接觸」,「一般人而已,行山是短時間的逗留過程,只可看到日間的動植物。但居於山上,睡不着出去行,一齊住,會見到不同植物四季的變化,那份感覺是很奇妙的。」一花一世界,在葉曉文眼中自有無窮的學問和趣味。

﹏﹏﹏﹏﹏﹏﹏﹏﹏﹏﹏﹏﹏

圖片:湯致遠、被訪者提供相片

作者、責任編輯:馮柏偉

在眾多香港原生植物中,葉曉文笑言自己最似香港秋海棠,「它生長在溪邊河邊,不會生在戶外的陽光位置,似自己的性格愛躲在一旁。」

葉曉文在梅子林繪畫的黃牛壁畫。

白千層也是香港的常見樹木,「它的葉有芬芳,可以提煉精油以作香薰,據說有助安睡。」葉曉文說。

在公園中,葉曉文順手一指,已點出鴨腳木下的是依附着的攀藤植物薜荔,在《離騷》中也有記載。

在梅子林村口繪製的鳥類壁畫,也是山友們的打卡熱點。

香港巴豆,在葉曉文筆下也滿有文青風,當中也呈現香港植物的獨有面貌。

香港南海溪蟹,其色彩細節也充滿層次。

葉曉文近 10 年間推出多本記錄香港動植物的《尋花》及《尋牠》系列,頗獲好評。

葉曉文打理農田 ,一切也樂在其中。

在荔枝窩的「隱山」農田,葉曉文以種植食用花為主,其成品會製作曲奇。

荔枝窩近年推行復耕計劃,收成蘿白也相當甜美。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