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尿遁 從「洪門宴」悟出生活道理

評論‧世情 2022/01/13

分享:

分享:

近日「洪門宴」廣受談論,齋講無用,汲取教訓有得着更重要。「洪門宴」源自歷史上「鴻門宴」的諧音,鴻門宴歷史人物、當中思緒、事件過程複雜,就不細說了,各人亦有各種感想。於我來說最實用的得着,是學懂借尿遁的好處,這個技巧亦可以在疫情下應用在「洪門宴」這類應酬活動。話雖如此,公平點說,「洪門宴」是懷好意的生日慶祝,鴻門宴就不懷好意了。

歷史上最著名的鴻門宴,當然是公元前206年秦朝末年劉邦那一次,鴻門是今天陜西一個地方,當年抗秦軍領袖項羽擺鴻門宴,要殺另一領袖劉邦,宴席中途項莊舞劍殺氣逼人,「坐須臾(片刻),沛公(劉邦)起如廁」,即劉邦藉口腹中漲水,要去放水,誰知一去不復返,此為借尿遁也。此事成為了楚漢相爭轉捩點,間接促成項羽敗亡,劉邦死不去後建立了漢朝。

事實上,中國歷史上還發生過類似鴻門宴事件,數百年後三國時期的劉備也曾遇過,《三國志》記載:「(劉表)請備宴會,蒯越、蔡瑁欲因會取備,備覺之,偽如廁,潛遁出。」又是借尿遁,劉備才不致在宴請中被殺,騎上了寶馬潛逃,寶馬一躍衝到河溪對岸,就是三國中「劉備躍馬過檀溪」的故事。

正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劉備執番條命,才有機緣認識諸葛亮,從此開啟精采人生。所以,歷史不止一次告訴我們,借尿遁好處多多。

世間很多事是相對的,有人得到好處,就有人行衰運。要不是劉邦借尿遁,今天食肆酒吧就不會總有一些人有樣學樣,飲食後全身而退,bye-bye無句;一些人講飲講食時懶有文化,埋單時毫無「餐桌禮儀」,借尿遁WhatsApp無留低一個字,人影芳蹤杳然不到你不服,留下埋單的人就當黑,印象深刻。

有人在社交場合因自私原因借尿遁,但有時借尿遁是有合理原因,有需要離開,為了不令對方尷尬或者不便明說,就藉口話去廁所,不一定心懷不軌。去年西環東邊街的士司機兇殺案,疑兇潛逃南丫島,被島民認出刻意和他攀談,還借尿遁乘機報警把他擒獲。

宴會閃人免尷尬 借尿遁幫到手

「洪門宴」聚會帶出了一個疫下社交問題,朋友宴請,不去說不過去,但去到太多人「你驚過佢」。「洪門宴」中,據報道入境處處長區嘉宏自稱在餐廳門口見到太多人,於是門都不入,連「安心出行」也不用嘟,如果你不想「做到咁絕」,入去坐一下就走,也算是為抗疫盡一分力。若不怕尷尬,當然最理想是直接告知主人家自己需要先離開,但若不想彼此尷尬,此時借尿遁就幫到手。

一個正常成年人的膀胱容量因人而異,大約在500至600毫升,即2盒紙包檸檬茶,極限是3盒,始終吃喝拉撒、人有三急,茲事體大,主人家無法對你有怨艾。

在此也介紹一下各種上廁所的表達,讓大家以備不時,可以適時向主人家講聲。香港人一般說「唔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間」、「唔好意思,我去一下toilet」,又或者「唔好意思,我去方便下」,但都流於行貨,不夠class;放水、交水費、解手、辦公之類「暗號」,又好像過於俗氣或文縐縐。若感覺用中文表達「上廁所」硬是有點難啟齒,那麼可選擇英文。

I need to go number one really badly(我真的需要小號一下),英文中number one是小號,number two是大號,你懂的;也可以說I have to relieve myself, will be back soon(我去解放一下,很快回來);再文藝範一點,可以說nature is calling,上廁所就是一種自然生理反應,比喻挺到位的,亦可以說Excuse me, I have to answer nature's call,硬要直譯就是「我欲回應大自然的呼召」。

女士們有其他選擇,可以委婉說I would like to go powder my nose,本意解搽搽粉、補補妝,也就是去一下洗手間了;男士也有專門用語:I need to go shoot a lion(我去射隻獅子就回來),適合既幽默且自我感覺良好的男士。

最後,借尿遁都要有交帶,走了之後要向主人家解釋一下、say sorry,日後好相見,是顯淺處世技巧。新冠疫下,生活起變化,萌生更多應對日常生活之道,生活即是禪,求理不必入深山,但食完嘢要埋單,不要借尿遁。然而在疫情下,為了自己、家人朋友,不為香港以至國家抗疫添煩添亂,也是貢獻,模仿劉邦「善意」借尿遁,好過中招就論盡。君不見劉邦借尿遁後,大漢江山得以建立,大把世界!

反觀項羽,心地唔好搞鴻門宴,最終天時地利人和都無晒,落得四面楚歌,與虞姬悲歌:「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最後自覺無顏面對江東父老,在烏江自刎,死時只31歲。前車可鑑,大家不想中招歎奈何,就別群聚唱K歌。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放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