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貧富懸殊惡化 「糾偏」刻不容緩

評論‧世情 2022/01/13

分享:

分享:

「全球不平等實驗室」(World Inequality Lab)日前發布「2022年全球不平等報告」(World Inequality Report 2022),指出貧富懸殊進一步惡化,全球人口最富有的10%,擁有近76%財富,而底層貧窮的50%人口,只擁有大約2%財富,反映貧富懸殊在新冠疫情爆發至今進一步惡化。

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巴納吉(Abhijit Banerjee)與杜芙洛(Esther Duflo)在報告前言中指出,由於財富是未來經濟收益的主要來源,而且愈來愈成為權力和影響力的來源,這預示着不平等將進一步加劇。

兩位經濟學家進一步指出,從1995年至2021年間,全球1%的人口佔全球財富增長的38%,最底層的50%人口僅佔2%;前0.1%富豪擁有的財富份額,從7%上升至11%。在這種財富懸殊不斷加劇的情況下,財富分配機制必須及時得到糾正,然而隨着股市繼續上升,情況似乎並沒有好轉迹象。

寬鬆幣策 出現「馬太效應」

很顯然,在新冠疫情爆發後,各國政府都採取了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向市場注入大量資金,股市及房地產價格大幅飈升,使最高收入階層所擁有的資產價格上升,個人財富增長不斷攀升;至於底層人口,尤其在社會福利體系脆弱的貧窮國家,貧窮階層的收入佔比進一步萎縮,出現了「馬太效應」,即貧者愈貧,富者愈富,貧富差距進一步惡化。

這種情況可以在《福布斯》的實時富豪榜得到印證。據1月3日的資料顯示,Tesla當日股價飈升13.5%,收報1,199.78美元,帶動其行政總裁馬斯克(Elon Musk)的身家大漲11.98%,達3,042億美元。

另據《福布斯》日前公布,全球億萬富翁的財富從1月1日至12月10日增加1.6萬億美元,而去年十大增長最快的富豪,財富增加了4,580億美元,佔四分之一以上,反映財富高度集中的趨勢進一步加劇。

股樓價格狂飈 富豪身家暴漲

十大增長最快的富豪中,6名是美國富豪,全部來自科技或相關行業,財富合計增加了3,040億美元,淨資產平均增長了51%,反映美國國內貧富懸殊的差距愈來愈厲害,而更值得注意的是,由此對社會帶來的不穩定性潛在風險正在攀升。

據「2022年全球不平等報告」的數據,全球約2,750名億萬富翁控制了3.5%的財富,比例遠高於1995年的1%;在新冠疫情爆發後,比例的增長尤其高速,反映疫情雖然令經濟下行,但富人的財富增長反而更快。正如上文分析,當中原因之一,是貨幣量化寬鬆政策釋放出來巨大流動性,令股市和房地產的金融資產價格大幅上升,使擁有資產的富人身家水漲船高;而沒有資產積累的窮人,則始終貧乏如故,一點也沒有改善起色。

據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去年12月底題為「Americans saved a lot of money this year despite record inflation」的報道,美國人在上月的儲蓄總額達到創紀錄的2.7萬億美元,相當於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約11%至12%;另有美國媒體引述個人理財網絡商Bankrate的調研,51%美國人的應急存款不足3個月的生活費,25%受訪者甚至於去年根本沒有緊急儲蓄,而高收入人士的應急儲蓄平均比例高於低收入人士,可見貧富差距懸殊持續惡化的趨勢,在美國尤其突出。

徵累進財富稅 轉移支付再分配

平均收入方面,根據報告顯示,位於全球收入頭10%的人,每年平均收入為87,200歐元(即約767,698港元);而全球收入最低的50%人口,每年平均收入僅為2,800歐元(即約24,650港元)。

如何紓解貧富差距進一步拉闊的惡性循環?報告建議向富人徵收適度的累進財富稅,指出由於財富的大量集中,適度的累進稅可以為政府帶來大量收入,估計可以產生1.6%的全球收入,並重新投資於教育、健康和生態轉型。

向富人徵收財富稅,透過「轉移支付」的再分配機制,一定程上無疑可緩減貧富懸殊差距進一步拉闊的速度。然而,除了財富分配,還有不少根本性因素造成貧困人口無法脫貧,包括擁有資產的不平等、接受教育機會的不平等、種族岐視等;而在疫情期間,學校停止課堂面授,改為遙距網上授課,對於一些缺乏電子器材、電腦設備的貧窮家庭,學習機會便受到影響。

去年6月,福布斯非營利委員會(Forbes Nonprofit Council)發表「How The Pandemic Has Widened The Opportunity Gap And How NPOs Can Aim To Close It」報告,指出新冠疫情令學校停課,並轉向虛擬學習,使學習機會的差距擴大,進一步加劇了有色人種青年和資源不足的社區在可用資源和機會方面的巨大差異。

改善流動性不平等 促起點公平

可以說,要改善財富懸殊,避免貧富差距進一步惡化,相比起徵收財富稅或進行福利轉移,更根本的做法是設法改善社會流動性不平等環境,包括平等的學習機會等。

「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不公平現象,很容易令群眾滋生不滿和反抗,損害社會的穩定性,而且貧窮和缺乏資產的人,應對經濟進入衰退周期或社會突發事故(例如新冠疫情爆發)的抵抗震盪力最為薄弱,很容易令社會秩序不穩風險升溫,因此面對目前貧富懸殊加劇與持續惡化的趨勢,必須及時作出改善。

「2022年全球不平等報告」建議向富豪徵收適度累進財富稅,不過亦有人認為,每個人都應該享有公平的經濟發展機會,當所有人都在同一個賽場上、按同樣規則進行比賽,我們便應該重視「起點的公平」,而不是「結果的公平」,以免扼殺競爭;然而,當起點並非公平的情況下,社會是否應該對「結果的公平」有更多認真的人文關注?

無論如何,新冠疫情爆發迄今,貧富懸殊加劇惡化的問題,的確需要社會認真思考和反省,「糾正偏差」刻不容緩,避免問題積重難返,最終要付出更沉重的社會代價!

「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不公平現象,會損害社會的穩定性,必須及時作出改善。(資料圖片)

撰文 : 李家濤 科大商學院利國偉商學教授、管理學系講座教授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