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門宴」與抗疫

評論‧世情 2022/01/14

分享:

分享:

「洪門宴」有人認為是大件事,也有人相信是小事。姑勿論事件影響多大,把不同人等的責任釐清,還各人一個公道,才可使社會較為和諧,我們也可從此檢討如何改進抗疫策略。

我認識洪為民,但不熟,他是我Facebook上的朋友,也曾在有關前海的論壇上碰過面。有份參加「洪門宴」的官員及大部分立法會新晉議員,我並無私交,科技大學有兩位副校長在宴會中短暫逗留,他們是舊同事,我當然認識。說了這麼一大堆,是要講清楚,我可用旁觀者角度看此事。

先搞清事件的來龍去脈。有些我不知道的,也曾問過一些有在宴會出現的立法會議員。

據我所知,洪為民是IT人出身,是人大代表、香港選委,職務是前海香港聯絡官,難以說他是商界,官商勾結用詞不當;他也算不上是政圈的名流大人物,官員議員毋須跑去奉承,但他熟悉與前海有關的人脈,香港政商界日漸認識前海的重要性,與他保持關係,當他是「盲公竹」,則十分合理。

晚宴是自助餐,看其格局,是私人宴會,不是公費的,宴會也難以歸類為可吸引為食之人的豪門夜宴;宴會雖在1月3日,但邀請在一個多月前已發出,發請柬時香港尚未感覺到Omicron的重大威脅。

1月3日當天,是立法會的宣誓日,對新晉議員來說,這是人生新一頁的開始,晚上利用個這機會敘一敘,是人之常情,況且洪為民是選委,赴宴的議員中,有17人是選委界別的,也許他們的出現,有謝票的含意。

無及早警告 抗疫負責人更遲鈍

林鄭月娥說在1月3日當天,她曾勸喻過官員(我相信是司局長級官員)不要參加人多的宴會,有去赴宴的官員,絕大部分應不知她有此勸喻;政府在1月5日才公布一系列更多限制的抗疫政策,1月3日赴宴並無違反任何指引,若說他們的敏感度不足,倒不如說具體抗疫的負責人更遲鈍,大家按着指引行事,若1月3日赴宴有問題,為何不及早警告?

綜上所述,我看不到赴宴的賓客有何過失,尤其是那些職務上與前海有關、跑到那裏禮貌上打個招呼的人;因另有要事要辦,或是見到人太多勢色不對,急急離去的,更是何罪之有?社會中素有一些反精英的民粹主義情緒,政府或傳媒若迎合此等情緒,把赴宴者都當賊辦,則是使人失望的。

有沒有人要負起一點責任?是要負的,但也不應是人頭落地的事。據說赴宴者可能有200多人,遠遠超過該D級餐廳的容量,也許主人家是一早廣發請柬,邀約的人甚多,他可能以為不會這麼多人來,來到的也不會留下吃完再走;人算不如天算,元旦過後不少人或仍有holiday mood,賓客人數便多於預期了。當然,這只是猜測,若主人家是故意逼爆現場的,他的責任便更大一點。

網上流傳的照片中,有一張是主人家不戴口罩、全情投入唱歌的,背景中也有些人不戴口罩。這照片所記錄的,確是不當行為,在沒有保護設施下,為何敢除下口罩唱歌?我查問過一位赴宴者,此照片的背景確是現場,這責任推不掉。

倘無計算入場人數 餐廳也須受罰

餐廳也有責任,它有沒有堅持賓客都掃描過「安心出行」二維碼後才放行?有沒有計算入場人數?若沒有,應該受罰,以警戒其他食肆。

在此事中,我們也可看到,香港人是社交動物,而且頗為「為食」,有東西吃的聚會,頗能吸引人參加。這種文化或是源於香港家居面積細小,大家不慣在家中宴客,要與朋友相聚,大多會找間食肆。

這本來不利抗疫,但其實也可把它化為積極因素:近日政府宣布了新政策,2月24日起若無證據打過至少一劑疫苗,便不許到食肆進食。這招是有些效果的,排隊去打針的人應聲猛增。

增加打針誘因 抵銷僥倖心態

這點在經濟學中亦大有講究,人口中有一部分人賭性十足,若不打針有低概率會中招甚至死亡,他們卻不怕風險、心存僥倖,不會理會低概率的死亡,所以不去打針;但現在若不打針,有極高或甚至百分百的概率不能去飲茶,這還了得?所以他們趕緊排隊打針。

打針及檢驗都是重要的抗疫工具,前者尤其重要,政府的決策人便是不懂經濟、不懂提供誘因激勵市民打針,寄望於他們以生命為重,結果只能說服一部分人,而不是全部。政策上多加誘因,例如不打針便不能領取5,000元、將來不打第二針便不能飲茶等等,每一招都可針對不同人等,若仍不夠,大可強制。

現在打針情況雖好轉,但每天打針人數也只是4萬左右,打第一針的不足2萬,依然遠遠不夠,若還不能加強激勵或強制,疫情還是會沒完沒了。人人都打了針,社交活動可放寬,政府不敢作為,才應為疫情負起最大責任。

接種疫苗是重要的抗疫工具,政府應在政策上多加誘因,鼓勵市民打針。(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