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舊時光」攝影展 以霓虹燈招牌 緬懷香港獨特的夜街風貌

副刊版 2022/01/15

分享:

分享:

香港維港夜景世界知名,但更多人愛香港的那街頭巷尾密集式的霓虹燈招牌夜色,這是香港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令不少中外攝影師為之着迷,Justin Wong是其中一名。

這位土生土長的90後,赴加國唸書後回流,深被這些繽紛的霓虹色彩吸引之餘,也感慨到它們的光彩逐漸消失。於是拿起相機,穿街過巷地用影像來保留我城中此獨特的霓虹色彩文化。

其實霓虹燈並非香港發明的產物,在19世紀末開始,霓虹燈在歐洲、美國的各大營業場所普及。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才慢慢傳至東方社會一些發展較迅速的城市如上海、香港等。

如要數霓虹燈又是如何逐步成為香港文化象徵的話,應始於60年代,隨着香港工業發展蓬勃,許多大企業、夜總會,甚至食肆等,紛紛使用霓虹燈招牌來宣傳自家品牌,而招牌愈大愈搶眼,宣傳效益愈大。

於是五光十色、層層疊疊卻又錯落有致的霓虹燈牌,便形成了香港文化的一部分,為香港街頭營造了特有的景致,也是香港繁榮熱鬧的象徵。

霓虹燈香港文化

攝影師Justin中四前在香港成長,居於太子一帶,兒時常遊走油尖旺區,對這區的街道特別有感情。「小時候父母帶我行街食飯,常常抬頭就會見到這些霓虹燈招牌。一別十多年後,回來已覺面目全非。尤其是自己愛看王家衛的戲,他鏡頭下的霓虹光影,總帶點孤獨寂寞感,而透過這些鏡頭,也令到外國觀眾留下深刻印象,漸漸成為香港文化象徵。連近幾年不少荷里活電影都愛在香港取景,為香港這夜色文化留下記錄。」

他續說隨着時代變遷,近年霓虹燈招牌變成過時的產物,愈來愈多店舖轉用LED燈招牌,加上建築管制收緊、結構安全等問題,令這代表香港文化的霓虹燈招牌急劇減少。「真的,只要有留意,都會發覺這些招牌是買少見少。這也難怪,霓虹燈招牌成本高,同樣有經驗的技師也愈來愈少,而LED燈招牌價錢夠大眾化,成品容易製作,當然最主要的還是建築物條例管制嚴格了。」

昔日時光定格緬懷

他不諱言將來大家想欣賞香港霓虹燈,或許只能透過電影重溫夜景,或者到一些以懷舊作招徠的餐廳、展覽,以觀賞者的角度鑑賞逐漸消逝的香港文化。

因此他亦希望從自己做起,「雖然它的存在似乎與我們漸行漸遠,但是我都想通過自己的視角與鏡頭記錄此瞬間,讓這些時光定格,並且成為一種藝術形式。」他笑說。

今次他把攝影展定名為「懷舊時光」,感受不言而喻,繁華喧囂之下,無數霓虹招牌、街頭大牌檔、戲院等具有時代價值的產物逐漸消失,惟有把它們定格存檔,好讓大家能從中緬懷到昔日的美好舊時光吧!

...................

「懷舊時光」-- 攝影展

地址:沙田新市廣場第一期250A店Shout Art Hub & Gallery

時間:11am-9pm

展覽日期:1月 18 日-2月 18 日

SHOUT:https://instagram.com/shoutgallery/

Justin Wong IG:www.Instagram.com/justinwongjw/

作者、責任編輯:郭秀芳

《End of Work》:香港打工仔由朝做到晚,放工去麻雀館耍樂最開心。(SHOUT Art Hub & Gallery 提供)

《End of Work》:香港打工仔由朝做到晚,放工去麻雀館耍樂最開心。(SHOUT Art Hub & Gallery 提供)

這張攝於黃昏的維港風景用了菲林的雙重曝光,難怪相中的微粒和質感特別濃重有feel。(SHOUT Art Hub & Gallery 提供)

在九龍城到處留影,晚上醫肚在金寶食越南菜,是 Justin 的美好回憶。(SHOUT Art Hub & Gallery 提供)

舊區的街道仍可見唐樓外掛着的橫幅手寫字招牌。(SHOUT Art Hub & Gallery 提供)

《The Last Calligrapher》:記錄了手寫招牌書法家的店,本於北角被迫遷往元朗,也見證着文字招牌行業的式微。(SHOUT Art Hub & Gallery 提供)

《Travel Buses in 2021》:相展中也有部分相片是記錄疫情中的香港境況,沒舊情懷,卻是最真實的生活日常。(SHOUT Art Hub & Gallery 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