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加密貨幣 應否限制散戶交易?

評論‧世情 2022/01/15

分享: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前年展開了對加密貨幣一類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Virtual Asset Service Providers,VASPs)監管的公眾諮詢,過程談及了不少有關保護投資者利益及防範洗錢和恐怖分子籌集資金(AML/CFT)的議題,局方預計將會在今個立法年度內完成相關條例的修訂草案,並提交立法會審議。

有熟悉諮詢過程的業界人士表示,此前有社會人士投資加密貨幣時不幸遇上「老千」而虧損,因而大力唱淡,所以修訂將會從嚴不從寬,例如建議規定只有港幣約800萬以上流動資產的專業投資者才可在港買賣加密貨幣,以「保障散戶投資者」。

正如其他金融產業一樣,因為香港相關人才鼎盛,在諮詢結束前一直是區塊鏈技術以及加密貨幣開發和發展的重鎮,不少行內位列全球最頂尖的「大佬」原來也是香港居民,例如去年登上福布斯30歲以下富豪榜首位、加密貨幣平台FTX創辦人Sam Bankman-Fried;而「元宇宙」加密貨幣龍頭Sandbox創辦人趙子君,早前成功引入新世界執行副主席兼行政總裁鄭志剛注資,公司集資額超越來自日本的Gala和阿根廷的Mana。

倘散戶調資海外 令問題更複雜

是次諮詢給予公眾的感覺,是港府對加密貨幣的監管政策方向仍然不清晰;而諮詢結束後,很快就有一批平台、資金及技術人員暫停運作離港。於監管機構立場,未成熟的產品在市場運行起來,不知道會有甚麼問題,固然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同時港元自由流通,不受外滙管制,若散戶不能在香港投資加密貨幣,轉而調動資金到不受證監會和港交所監管的海外交易平台開户,只會令問題更複雜,所以在交易平台經營者立場看,最低資本限制方案其實會為政府帶來更多麻煩。

對此爭議,本港科技界人士亦批評政府思想守舊。從事創新事業能力最強、在業界走得最前的科技專才,一般都任職中小科企或為其老闆,與官僚監管單位觀點自然有別;加上對於麻煩而又非稅收主要來源的加密貨幣發展,當然不會是監管部門人員的日常工作重點,所以未有放太多精力「做大個餅」,也是可以理解。

資產「價值」 屬相對性社會概念

無獨有偶,在諮詢結束後幾個月,一系列加密貨幣價格曾急升,比特幣更於去年11月一度高見66,000美元的歷史高位。有人說加密貨幣「波幅大風險高」,但即使在市場極度恐慌的情緒下,今日比特幣價仍在40,000美元左右徘徊;反觀「很穩定」、「有實業支撑」、在港交所掛牌的藍籌股,多見高位暴跌,卻不見得局方會因而建議以後只准專業投資者投資港股。

以上帶出的另一個爭拗點,是傳統投資者認為加密貨幣太「吹水」,背後無實際資產支撑。筆者曾出席一場在外國記者會舉辦的午餐會,主講嘉賓是一間證監會認可的虛擬資產管理公司之首席投資官,有在大型投資銀行任職的背景,學識淵博,但被現場觀眾問到如何計算加密貨幣的實質價值時,也是拿不出一個工整的答案來。

對於場內討論到加密貨幣沒有實際資產支撑、應該如何定價和有何風險時,筆者當時的補充是:「今日的美元也是沒有黃金支撑,難道美元也是騙局嗎?」說到底,資產的「價值」永遠只是一個相對性的社會概念,正如老一輩經歷過戰爭、見識過擠提,因「不信銀行不信政府」所以不儲港幣儲黃金,其實也只是幾十年之前的事。

應用層面「接地氣」 吸客關鍵

參考過去數十年成功「落地」獲普及應用的新科技,其實大多也是與現有事物「接地氣」才能成功「入屋」,例如微軟於90年代因Microsoft Office的「辦公室三寶」(Words、Excel、Powerpoint)能以高效率處理大部分文職寫字樓工作,所以家傳户曉;幾年前馬斯克的Tesla電動車也因為同時迎合了香港人喜歡買豪華轎車和着眼小便宜(退稅、節省燃油費)的市場特性,才得以在香港大賣,再靠香港作為跳板在中國打開知名度,一躍而成今天的世界電動車大廠。

說回林林總總的加密貨幣,比特幣之所以能成功,亦不是因為科技先進,而是在應用層面「接地氣」:比特幣由白皮書上載第一天已明示,其開發目的很簡單、很保守,就是想做供應量不受各國政府左右、但又有普世信用的交易用「現金」,整件事易知易明、不弄玄虛,所以才多人挖礦、買賣,然後才有今日的成功。

比特幣去年11月一度高見66,000美元的歷史高位,近日則在40,000美元左右徘徊。(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