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勢成俄美對峙年 中國可否減壓?

評論‧世情 2022/01/17

分享:

分享:

俄羅斯這頭「北極熊」有多深不可測?英國男歌手James Blunt有第一身感受。

1999年,北約轟炸南斯拉夫協助科索沃分離,戰局初定後,英軍部隊進駐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納(Pristina),任務原是佔領機場鞏固補給綫,豈料到達後發現,俄軍不知從何而來,竟已控制機場!

會談食白果 烏克蘭成交鋒前綫

原來俄方不滿北約將之排除出科索沃維和體系,命令原本駐紮波斯尼亞維和部隊秘密開入科索沃,趕在北約之前拿下機場。英俄兩軍擎槍對峙之際,北約歐洲盟軍最高司令、美軍上將Wesley Clark一度不顧擦槍走火、觸發第三次世界大戰風險,下令派直升機強行降落機場,所幸英軍方面拒絕執行。

James Blunt就是當年英軍最先到場的偵察團前綫指揮官。他憶述,就算英軍高層不抗命,自己也會抗命,哪怕可能被押上軍事法庭。

事件最後談判解決,俄方得償所願,在科索沃駐紮一支獨立於北約的維和部隊,維持了在區內的影響力。

20多年過去,俄羅斯與北約緊張有增無減。北約直逼俄羅斯邊境,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似乎不只是今天中國對國際形勢的判斷,普京也在嘗試把握這時機扭轉型勢。「新冷戰」其實並不適合形容中美相互依存的關係,但用來描述俄美正恰如其分。

上周俄羅斯與美國、北約及歐安組織幾場會談,一如所料食白果,基本上只是各自重申威脅。俄方堅稱自己退無可退,北約必須滿足訴求,包括永遠不收烏克蘭做會員,否則俄方會採取「技術性軍事措施」。美方則表明俄方無權指揮北約,而一旦俄方侵烏,必定遭受前所未見猛烈制裁。

俄美這樣的主張顯然就是火星撞地球,有你無我水溝油;惟雙方早前與中法英申明核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為了管控危機,又只能無奈地不設期限繼續談。美方暗示可以與俄探討恢復中導條約,並一同限制軍演規模;這都需要時間且無法滿足莫斯科。俄方強調不要空頭支票,要美國速速交貨,但也拋出較長期的「願景」:北約6月馬德里峰會作出法律保證不再東擴。

會談結果意味,俄羅斯短期內不會進一步對烏克蘭動手,但邊境囤兵也不會撤除;美國願意就非核心問題設立一些防護欄,但不會讓北約後撤。換句話說,俄美如冷戰一樣進入長期迎面對峙模式,前綫由德國換成烏克蘭,這勢會成為2022年國際政治一大軸綫和風險。

烏克蘭問題去年重新炒熱至今,性質已遠超烏克蘭本身。俄羅斯聲稱美國和北約在烏部署武器,因此向烏邊境增兵,繼而迫使美國談判,並提出北約不得再擴張、撤除在1997年(北約當年與俄簽署夥伴關係文件)以後加入國家駐軍等要求,實質旨在扭轉北約在蘇聯解體後不斷向東推進,俄羅斯長期處於守勢的戰略格局,並要美國承認前蘇聯地區是俄羅斯勢力範圍。

看準「百年變局」 俄系統性反撲

俄美90年代在連串誤解與誤判下,粉碎了冷戰後初期難得的互信。美國其後致力把東歐與前蘇聯國家一一「策反」;俄羅斯感到不受尊重和生存空間受到剝奪,則拿了格魯吉亞及烏克蘭「祭旗」。

普京今天不再就逐一國家與北約糾纏,而一次過系統性地反撲,想必也是看準了「百年變局」,也就是東升西降、西式制度和管治日益失效、美國聚焦遏制中國、英國脫歐、德國新政府位子未坐暖等一系列因素,認為機會可遇不可求,趁機嘗試套現。

只是普京肯定也清楚,北約作為世界最大軍事同盟,是美國稱霸的「拳頭」;美國絕無可能答應北約實質上撤回冷戰界綫,讓自已經營數十年的後冷戰盟友體系瓦解,拋棄「世界領袖」桂冠。

那麼普京到底想甚麼?「技術性軍事措施」會是甚麼?這正是最耐人尋味,令人紛紛猜測,並使西方焦慮的問題。

普京大國思維 惟經濟弱成硬傷

普京是當代一流國際政治玩家。俄羅斯國力雖較蘇聯鼎盛期大幅下滑,普京勝在終始保持大國思維,把原本的一手爛牌打得出色。

從奇襲普里什蒂納機場(葉利欽任內;普京時任俄聯邦安全會議書記)、將格魯吉亞一劏三使北約不敢碰、奇奪克里米亞保住黑海、出兵敘利亞確立地中海和中東橋頭堡、在戰機遭土耳其擊落後反把土方「招安」定下敘混戰大局,到今年閃電協助哈薩克剿平叛亂,普京向來要麼不出手,要麼即以外界意想不到的方式的主導局勢。反觀西方只懂口頭表達不滿,和推出無關痛癢的制裁。

普京今次的下一步棋相信不是外界所能簡單預見。他把美國核心利益扯入鬥法,既是反擊美國踐踏俄核心利益,但同時也令雙方都無下台階,結局難料。美國雖然不會為烏克蘭流血,但俄羅斯硬傷在於經濟羸弱,一旦西方團結起來認真制裁,俄命脈恐斷。不過,歐洲在疫下寒冬尤其依賴俄天然氣,亦不尋求像美國般弄死俄羅斯稱霸,都可能分裂西方。

美稱與華共存 打壓換湯不換藥

至於美俄對峙能否為中國減壓,恐怕不會。

美國希望維持單極霸權,縱是十個砂煲九個蓋,害得自己疲於奔命,也積習難改,否則北約也不會無謂地步步進逼俄羅斯。美俄對峙或令中美博弈格局對華相對有利,但美國打壓不會因此放鬆。

美國戰略界雖有不少聲音注意到,以一敵二,同時遏制中俄是愚蠢做法,只會令兩大對手加緊合作對付自己;但美國的問題在於早已失去,昔日三角外交團結一切可團結力量、最大程度削弱最大對手所需的政治決斷能量。特朗普曾嘗試與俄改善關係,但過不了國內關卡;拜登高舉意識形態大旗,更不容許他與俄修好。同理,特朗普任內極力妖魔化中國,拜登也無法迴避這種「政治正確」,只能換湯不換藥,延續對華關稅、科技戰、「印太戰略」等政策。

正如美國並不尊重俄羅斯作為一個古老、自豪大國的應有生存空間,拜登政府講的與中國「共存」,其實只是願意與一個貧窮落後的中國共存。美國在亞洲以日本、澳洲等打前鋒的陣勢早已擺好,不會因為東歐的事情改變。美國利用烏克蘭遏制俄羅斯,卻表明不會保護烏克蘭的教訓,亞洲國家和地區學會了嗎?

俄羅斯總統普京(圖)勝在終始保持大國思維,把原本的一手爛牌打得出色。而美國拜登政府希望維持單極霸權,縱是害得自己疲於奔命,也積習難改。(路透社資料圖片)

俄羅斯總統普京勝在終始保持大國思維,把原本的一手爛牌打得出色。而美國拜登(圖)政府希望維持單極霸權,縱是害得自己疲於奔命,也積習難改。(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