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角度思考公共財政 減社會撕裂

評論‧世情 2022/01/19

分享:

分享: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日前於立法會財委會特別會議上表示,將會在下月23日發表本屆政府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希望能在公眾諮詢中聆聽各界意見。不論好景逆景,近年港人對公共財政的討論,以至各大政黨的政策倡議,總是圍繞「派糖」,缺乏大格局、有方向性的形而上學討論:香港政府今日的財務結構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量入為出」的定義有沒有需要隨時代改變而修正或補充?

隨着預算案公眾諮詢的展開,本港爆發Omicron變種病毒疫情,晚市禁堂食、不同處所關閉,抗疫基金再度「泵水」。在疫情持續下,財爺今年繼續側重於「派糖」救濟,是可以理解的,但原來諮詢過程中亦有出現「加稅」的聲音。

加煙稅助控煙? 須小心副作用

早前立法會通過全面禁止電子煙及加熱煙後,當局曾稱會考慮加煙稅,以進一步加強控煙之效;實情是在過去數十年,香港因成功的健康教育、改善醫療服務水平等多管齊下,吸煙率一直下降,去年更成為全球最長壽的經濟體之一。

根據政府統計資料,2002至2003年、2019年中旬時,習慣每日吸煙的人口比例都出現過不同程度的反彈。這兩個時期政府並沒有減煙草稅,但吸煙率仍然上升,較大可能是因為港人當時生活壓力較大,即使價格沒有改變,需求仍然增加。

而今日疫情仍未結束,現階段加煙草稅,較大可能會在其他非衞生部門主導的範疇上引起反效果,例如可能會令新界的私煙問題更趨猖獗、進而引起地區治安問題。

另一個過去數屆財政司司長久不久都會提出,但在社會上總是受到強烈反對的議題,是開徵銷售稅。社會人士過去多年反對的主要理由是,既然政府庫房收入充足,年年有盈餘,不如維持現行的簡單稅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免擾民。

但港府財金系技術官僚多年來仍不忘提出開徵銷售稅,筆者認為其中一個真正原因,是想向疫情前每年經常性多次訪港、當中多有大額購物甚至「走水貨」的6,000萬訪港旅客徵稅。他們正長期使用本港公共設施(例如公共交通、貨品的檢測認證服務等),甚至以「走水貨」為生計,過程中引起的社會矛盾,其實可以用稅收平衡、化解。

向水貨客徵稅 圖緩社會矛盾

早在「自由行」旅遊政策推出初期,政府已看到當中的徵稅機遇和複雜性,例如行政會議早在2003年6月已通過建議向每名離港旅客開徵18元的邊境建設稅;後來在2006至2007年稅制改革公眾諮詢的「擴闊稅基的其他方案簡介」文件中,亦特地列入「開徵奢侈品稅,例如名貴手錶、珠寶及化粧品稅」,針對當年「水貨客」來港主力採購的商品類別徵稅,希望社會人士能預早部署「自由行」開通後,香港實體經濟運作模式將會出現的轉變。

後來,所有銷售稅及針對自由行「走水貨」相關的徵稅,或是引起市民群起反對,或是行政複雜,大多都沒被通過。今天回顧,其實當時政府的稅制改革建議有其先見之明:當年如果有辦法針對性地向「走水貨」的訪港旅客購物徵稅,並將所得稅款用於新界北區的基建和社會發展,或者可以避免很多中港矛盾,甚至能促進兩地和諧。

引導社會討論 超越二元對立

難得今日本港政局回穩,政府可考慮趁此機會,領導社會以由上而下、整體結構性地討論本港公共財政結構,而非零碎地倡議個別新稅,徒添社會撕裂。在諮詢期內,其實財爺也可以考慮主動出擊,引導社會作出多點超越「加稅vs派錢」二元對立的討論,擴闊市民對香港公共財政的想像;再說得遠一點,「講錢」永遠是最客觀理性,是不同意見人士都能有相同定義的課題,所以也可以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展開港人對其他社會改革的討論。

至於現有稅項和各類「派錢」福利的增減,現時疫情仍未完結,當局應繼續以「與民休息」為政策導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不變應萬變;在處理好抗疫應急的財務安排後,若仍有時間,不妨用以引導社會探討疫情結束、「大重設」(grand reset)後新香港的未來發展方向。

現時疫情仍未完結,對於現有稅項和各類「派錢」福利的增減,當局應繼續以「與民休息」為政策導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