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辦公室發展 4大新趨勢

評論‧世情 2022/01/20

分享:

分享:

筆者過去曾撰文探討亞洲家族辦公室發展的若干趨勢,其中包括基於新財富創立的家族辦公室數目持續增長,投資日趨多元化、更重視社會責任、更加職業化,以及更重視家族辦公室的非財務職能。據筆者的觀察,經過一年的發展,亞洲家族辦公室呈現了一些新的發展趨勢或變化,以下將作詳細闡述。

SPAC上市 成致富新渠道

首先談致富的方式,不少富豪的「財富實現」是從首次公開招股(IPO)獲取,湧現愈來愈多的富豪。據畢馬威中國最近發布的《中國內地和香港IPO市場--2021年回顧及2022年展望》報告的資料,由2021年初至12月,全球IPO市場的集資額中,美國納斯達克居首,估計為994億美元、紐約交易所集資554億美元、上海證券交易所為477億美元、香港交易所集資393億美元,這4個市場已集資了共2,418億美元。

每一個IPO都會製造了一個或若干億萬新富,例如內地企業快手科技來港IPO,便集資了483億港元。很顯然,IPO並不單是給企業進行集資,還是企業大股東馬上套現的機會,讓其躋身億萬富豪之列。

值得一提的是,通過「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SPAC)機制上市,於全球流行起來。在美國,繼2020年SPAC出現突破性增長後,去年首季持續強勁增長;然而,由於監管機構對SPAC的監管審查轉趨嚴格,投資者也一度對SPAC的進一步發展持觀望態度,去年4月後熱潮一度降溫,但隨着當局披露更多指引,SPAC於10月後再度活躍。

而在亞洲市場,去年9月起,SPAC公司獲准在新加坡證券市場上市;至於香港方面,設立SPAC上市機制已如箭在弦,港交所上月中公布,SPAC機制於本月起生效,預料今年首季便有首間透過SPAC機制上市的公司。

致富的渠道增多,可以製造更多家族富豪。這些家族財富多是「新財富」,擁有人對於財富的管理、投資方式以至風險偏好,都與「舊財富」的保守和多注重保值作風有異。

投資種類更多元 涉足虛擬資產

第二,投資種類更加多樣化。記得筆者曾經撰文,探討2020年的家族辦公室發展新趨勢,其中談到有關投資方式的趨勢,當時的文章指出,「不像過去舊財富對家族辦公室的需求,投資多集中在股票、債券市場之類的傳統投資項目……投資愈趨多元化,其投資範圍覆蓋至直接投資領域,包括私募股權投資等,甚至投資於新興高新科技領域項目、初創項目,更有甚者還投資舊財富想都不會想的虛擬貨幣等等。」

去年有不少新的投資工具冒出來,家族辦公室的投資更為多樣化,除了虛擬貨幣更為普遍外,還有「非同質化代幣」(Non Fungible Token,NFT),甚至元宇宙(Metaverse)等新興虛擬產品或概念。據筆者接觸家族辦公室業界的觀察,一些家族辦公室已經或正考慮把小量比例的資金,投放到這些虛擬資產裏。

無可否認,以上提及的都是帶有高風險的投資產品類別。記得去年3月,藝術家Beeple的NFT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英國拍賣平台佳士得售出,最終中標價高達6,900萬美元,令人咋舌。這些虛擬投資產品吸引到富豪的青睞,反映家族財富擁有人的風險偏好愈來愈高,能容忍財富更大的波動。

另一方面,近年亞太區投資者對聚焦於成長型投資的直接投資和私募股權基金投資,興趣日益濃厚。家族辦公室以往多是作為有限合夥人(Limited Partner,LP),擔任出資人的角色,但現在愈來愈多家族財團作直接投資自行管理,既當有限合夥人,又當普通合夥人(General Partner,GP),如此一來可降低成本,更可直接參與被投資企業的管理,或施加一定影響力。

同時筆者也發現,一些大家族透過這樣的投資,把孩子送到這些公司擔任董事或高管,給新一代進行企業家培訓及磨練的機會。因此,家族辦公室參與直接投資,除了追求財務回報,還有更深層次的考量。

當今世界發展日新月異、變化萬千,不論新財富還是舊財富,家族辦公室均須與時代並進。家族於新興領域試水,有助於下一代接棒,也避免被快速變化的時代淘汰。

家族辦公室第三點顯眼的變化趨勢,是更注重風險管理。香港一間知名百年老店的家族辦公室,去年新增了一個風險管理單位,以管理家族內外各類風險。筆者過去對家族企業辦公室所面對的財務及非財務風險曾作細緻分析(見本欄2020年4月30日「家族辦公室風險管理新模式」一文),於本文不贅述。

風險偏好升高 相應監管料增

值得一提的是,由老虎基金前高層Bill Hwang管理的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去年3月投資「爆倉」,恐怕是自1999年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TCM)出事後最大的金融事故。該家族辦公室因投資出錯而遭追「孖展」,其中一個根本原因,是缺乏有效的風險管理,最終被高盛等投行強制平倉,並大手拋售其重倉股。

表面上,基金覆蓋資產僅100億美元,但通過一系列複雜的高槓桿衍生組合,其所持標的股份之風險敞口高達500億美元,相當於槓桿比率5倍,事件同時也拖累多家銀行。

筆者相信,隨着家族辦公室的投資風險偏好升高,預料相應的監管措施或政策也會愈來愈多,這是值得留意的潛在發展趨勢,Archegos Capital Management的「爆倉」事件,可能就是一條分水嶺。

至於最後一點,無疑是筆者在近期文章中不斷提及的「影響力投資」。愈來愈多亞洲家族辦公室已不甘着眼於其財富的財務回報收益,還想取得對社會的影響力和可持續發展。尤其去年「影響力投資」連同「共同富裕」一起成為最熱門的討論話題,筆者預測,「影響力投資」在家族辦公室中的分配於未來幾年將迅速增加,而上述這4大發展新趨勢,值得讀者留意。

去年有不少新的投資工具冒出來,家族辦公室的投資更為多樣化,部分甚至已涉足虛擬資產。(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彭倩 科大商學院陳江和亞洲家族企業與創業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