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倉鼠命途舛 條命無得自己選

評論‧世情 2022/01/21

分享:

分享:

本港有寵物店員工及顧客確診新冠Delta變種病毒,寵物店店面及倉庫環境樣本驗出病毒,店內部分倉鼠呈病毒陽性反應,政府從防疫及公共衞生角度,下令大規模人道毁滅倉鼠,被動物團體批評不人道。

在香港,無辜倉鼠的命運,變得和牠們的friend相似,說的是另一種寵物鼠豚鼠,又名天竺鼠,也叫荷蘭豬,正式英文名是Guinea pig,曾經是科學家拿來做實驗的老鼠。

昨天我談到荷蘭為壟斷香料肉豆蔻,以武力霸佔今天屬於印尼的群島,荷蘭以前是海上強權,與西班牙、英國等到處殖民,周圍遍布他們的商人,貿易包括買賣豚鼠。豚鼠英文叫Guinea pig,字面意思是幾內亞豬,幾內亞是非洲一個國家,豚鼠明明是小鼠,為甚麽叫豬?與幾內亞又有何關係?

有一種說法,因為牠們肥嘟嘟外形及叫聲皆像豬,至於叫Guinea pig,有說中世紀幾內亞是國際貿易中轉站,貨品經那兒到歐洲,所以有人用Guinea形容舶來品;另一種說法,是當時英國有貨幣單位guinea(幾尼),或許一隻小鼠售價大約一幾尼,因而得名Guinea pig。

那麼Guinea pig又叫荷蘭豬,是原產於荷蘭嗎?不是,有說關乎荷蘭當年是貿易大國云云。荷蘭豬原產南美,土著用來食,後來被外來者帶到歐洲,成了貴族寵物;然而部分Guinea pig命途多舛,就像今天香港的倉鼠。

新冠疫苗研發時,科學家邀請志願者試驗疫苗,英文可以寫成Scientists invited volunteers to be Guinea pigs of their vaccine development,Guinea pigs在這裏解作「白老鼠」。18世紀有生物學家首次用Guinea pig做一種叫vivisection的實驗,vivisection一詞源自拉丁文,vivi是alive,即活的意思,section就是cut(切),就是活體解剖。

從此一些幾內亞豬或豚鼠隨時死得早,視乎條命好唔好,像去年12月22日之前進口香港的倉鼠,條命就生得正。

自從人類基因組計劃時代到來,科學家開始比對人類與其他物種的親緣關係,發現與靈長類(即人類、黑猩猩等)最親近的,是齧齒類大鼠(rat)及小鼠(mouse),老鼠成為人類的替代實驗品,實驗可信度很高。

試藥先鋒 「白老鼠」不一定白色

上世紀初,科學家不再用豚鼠,大規模培育其他老鼠拿來做實驗,最初由生物學家Halsey Bagg繁育,由於老鼠突變黑色素無法合成,膚色毛髮出現白化現象,變成白色。其實科學家用來做實驗的老鼠有很多種,也不是全部白色。

美國退休女教師Abbie Lathrop在麻省開了一家寵物鼠養殖場,由於對養殖鼠的飼養條件很好,繁殖又有完整紀錄,定單絡繹不絕,連哈佛大學研究人員也是常客,有買小鼠研究腫瘤,有利用小鼠近親交配,培育出人類第一個近親品系實驗鼠,並開始分門別類,例如此品系毛色淡褐,因而命名DBA/2(Dilute Brown non-Agouti)。該研究員創建了一座如今在界別內享負盛名的實驗室,保存了6,000種以上小鼠品系,各種顏色都有。

簡單來說,「白老鼠」分大鼠小鼠,外形除了沒有豚鼠、倉鼠等寵物鼠可愛,不單體型差異,也是不同種。大鼠專門為動物實驗養育,體重約300克,易養、繁殖力強、成本低,用於心理學、生物學研究,生理實驗多選擇牠們,因體型較大各種器官較明顯,大部分實驗大鼠都是白化種。

實驗用小鼠則源於家鼠屬,一般重約30克,攻擊性弱易操作,像DBA/2的近親遺傳背景,接近同卵孿生兄弟姐妹,實驗結果就不大會有偏差。曾經有報道指,全球每年用超過2,000萬隻小鼠做實驗。

醫學研究上,「白老鼠」當上人體試驗先鋒,為人類疾病尤其棘手的癌症試藥,還承受被移植腫瘤的痛苦,牠們的犧牲換來新藥的成功測試,也引起動物倫理爭議。愈來愈多民間組織關注「白老鼠」權利,各國出現動物保護組織,訂立動物保護法例,這些組織還不時向醫藥企業及用老鼠做實驗的科研機構抗議。

「白老鼠」和豚鼠在世間經歷的劫難,比香港今天的倉鼠慘得多。不過,雖說今次倉鼠之間出現隱性傳播鏈,但政府承認未有明確證據顯示寵物把新冠病毒傳人,只是審慎起見先行採取防範,本港可能出現全球首宗倉鼠傳人個案的說法,現階段也是估的。官方口徑強調,須在人與動物之間作取捨,人道毀滅倉鼠是唯一選擇,這樣說就坦白得多。

當局的邏輯,似乎就是有倉鼠感染,就殺掉其餘的,此邏輯卻不會應用在人身上,原因大家心裏有數,就是人類在自私心態下,為免疫情可能擴大、為免自己可能感染,惟有犧牲動物;正如1997年禽流感,屠宰逾百萬隻雞,是一個價值取態問題。

另一問題來了,現在是不是時候?是否死路以外沒有路?執筆時的情況是,政府在未有染疫人士與倉鼠病毒基因排序最終科學結果前,只靠相信已掌握的資料去估,再加上漁護署沒地方、沒資源對倉鼠作有效隔離及每日檢測,就在此時此刻大殺倉鼠。因為擔心可能傳人,但又無資源,殺晒先;沒有即時辦法解決問題,就格殺勿論。

「白老鼠」也算是為人類醫學等作過貢獻,倉鼠就死得不明不白。當官的說官話,參與抗疫前綫的人,人在江湖說符合身份的話,不能冒港人生命危險,也是可以理解的。作為普通人,我只能為倉鼠表示不值,望牠們投胎做人吧。

近日因有寵物店內倉鼠對新冠病毒呈陽性反應,港府下令大規模人道毁滅倉鼠;同樣是寵物鼠的豚鼠(又名荷蘭豬),也曾有類似命運,被科學家用以進行實驗。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放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