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多邊合作 解人類風險陰霾

評論‧世情 2022/01/27

分享:

分享:

踏入2022年,新冠Omicron變種病毒肆虐全球,經濟復甦動力飽受打擊,加上地緣政治動盪,令2022年充滿更多不確定性。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日前發表《2022年全球風險報告》(The Global Risk Report 2022),訪問了近1,000名官產學界的專家學者和領袖,對衝擊全球的風險來源作出了全面分析。

受訪者中,僅有11%的人預估未來3年內經濟可以加速推進、16%對世界前景感到樂觀,其餘大多數受訪者預估未來3年將會「持續波動」(consistent volatility)和「多重意外」(multiple surprises or fractured trajectories),可見今年全球經濟的發展,充滿巨大不穩定性。

疫苗不平等 或加劇社會分裂

新冠疫情持續超過兩年,由於「疫苗不平等」導致世界經濟發展不均衡,有機會加劇社會分裂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報告臚列了疫情爆發後風險惡化最急速的多項因素,首5位分別為「社會凝聚力受腐蝕」、「生計危機」、「氣候行動失敗」、「心理健康惡化」、「極端天氣」。

歐美多國因政府的防疫措施,包括強制接種疫苖等,出現群體抗議的暴力行為,社會的和諧與團結備受打擊,社會秩序運行失序的潛在風險迄今未見降溫;加上在生產活動停滯下,出現大量人口失業,生計受損,引發生計危機,這些風險惡化可說是意料之中。

照目前形勢觀察,疫情對經濟的破壞揮之不去,報告預料到2024年,全球經濟將比疫情前減少2.3%,大宗商品價格上漲、通貨膨脹和債務是突顯的風險。

氣候風險升溫 天災頻現

在細緻預估未來的風險方面,報告將之分為短期(未來2年內)、中期(未來2至5年)和長期(未來5至10年)3部分。短期而言,首5項的風險源頭為「極端天氣」、「生計危機」、「氣候行動失敗」、「社會凝聚力受腐蝕」、「傳染病」;中期首5項為「氣候行動失敗」、「極端天氣」、「社會凝聚力受腐蝕」、「生計危機」、「債務危機」;長期的首3項風險來源分別為「氣候行動失敗」、「極端天氣」、「生物多樣性喪失」。

由此可見,氣候變暖令人類生存環境惡化的風險不斷升溫,憂慮之情也愈來愈沉重。

目前,氣候變化以乾旱、火災、洪水、資源稀缺和物種喪失,以及其他影響的形式迅速顯現。2020年,全球多個城市經歷了罕見的極端氣溫,例如馬德里創下42.7°C的歷史新高、美國達拉斯創下-19°C的72年來最低氣溫、北極圈等地區的平均夏季氣溫比往年高10°C。日前,南太平洋島國湯加發生海底火山爆發,引發巨大海嘯,日本和美國也向國人發出海嘯警告,雖然火山爆發未必如北極冰山溶化般直接受地球變暖影響,但大自然災禍的破壞力,在極端氣候下愈發凌厲,卻是不爭的事實。

據協助編纂報告的蘇黎世保險集團風險總監Peter Giger指出:「未能針對氣候變化採取行動,可能使全球經濟萎縮六分之一,而各國在蘇格蘭格拉斯哥舉行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許下的承諾,仍不足以達到(把升溫幅度控制在)攝氏1.5度以內的目標。」難怪無論中期或長期,「氣候行動失敗」的風險均排名第一。

4大新興風險 須跨國合作應對

報告還列出4項「新興風險」,包括「網路安全」、「氣候轉型失敗」、「移民危機」、「太空競賽」。可以清楚看到,在經濟困難、氣候變化影響加劇和政治不穩定導致的不安全感日益加劇下,數以千萬計人背井離鄉,到國外尋找更美好的未來,形成「非自願移民」的浪潮。

另一方面,社會日益對數碼技術和系統的依賴,在疫情期間進一步強化,並改變了社會。過去18個月,各行業經歷了快速的數碼化,不少僱員轉向遠端工作,導致網絡平台和設備激增,而網路安全威脅亦同步增長。據報告的資料,惡意程式和勒索程式攻擊於2020年分別增加了358%和435%,超過了社會對之有效預防或應對的能力。

如何加強網絡安全,已超越了純粹的「技術」問題。去年5月,美國最大燃油管道公司Colonial Pipeline遭勒索程式攻擊,燃油運輸管道無法正常運作,令美國東部和東南部地區出現燃油供應短缺的危機,可見如今維護網絡安全已成為社會正常運行的保證。

近年,大國在太空的競爭亦日益激烈。報告指出,10家新進入市場的商業衞星企業,擾亂了現有企業所提供的衞星服務,尤其在互聯網相關的通訊。很顯然,一旦太空探索和開發得不到負責任的管理,更多的太空探索和開發的行動者,可能會產生摩擦;加上監管空間的全球治理有限且過時,風險因而正在加劇,後果可能觸發更高的碰撞風險,導致空間碎片擴散,並影響承載地球關鍵系統基礎設施的軌道,損壞寶貴的太空設備,或引發國際局勢緊張。

太空活動的增加,還可能導致未知的環境影響,或增加天氣監測、氣候變化監測等公共產品的成本。

很顯然,加強氣候行動、強化數碼網絡安全、恢復生計,修復受損的社會凝聚力,以及管理好太空競爭,是當前各國政府必須進行跨國合作、共同處理的問題。

各國疫下放水 大規模擴債

順筆一提,新冠疫情爆發後,全球主要國家均大規模擴張債務。美國政府在疫下進行了3輪財政投放,截至2020年8月,美國聯邦債務已突破28.4萬億美元;另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1月中旬公布,全球最窮的74個低收入國家,於2022年必須償還的債務激增109億美元,達350億美元,較2020年大增45%,是近年最大的增幅。

報告把「債務危機」列為短期10大風險之一,而大多數受訪認為,「債務危機」在未來2至5年內,將走到最關鍵時刻(排在中期風險第5位),問題值得注意。

實踐多邊主義 包含機構組織

總體來說,基於瀰漫人類社會的多樣性風險,帶有濃烈的全球公共性質,個別國家都不能獨善其身,例如今次疫情嚴重威脅全球公共衞生,使世界經濟陷入深度衰退,各國理應加強合作,在宏觀經濟政策作出協調,強化集體性力量,提高經濟持續復甦的機會;在應對地球暖化問題上,更需要各國合作共事。

因此,保證多邊主義的實踐,是化解群體性風險的有效工具,而多邊主義不光是以國家作為基礎,還需要包含機構性組織,涵蓋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衞生組織、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構成合作的基礎,大家遵照共識的行為秩序和準則,推動合作,這樣才能夠有機會及時化解種種風險陰霾!

踏入2022年,新冠Omicron變種病毒肆虐全球,經濟復甦動力飽受打擊,令今年充滿更多不確定性。(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李家濤 科大商學院利國偉商學教授、管理學系講座教授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