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和還是戰?

評論‧世情 2022/01/28

分享:

分享:

烏克蘭局勢依然緊張,美國及歐洲股市大幅波動,港股也被波及。會不會真打起來?最後如何收場?

今天的形勢自有它的歷史根源。二次世界大戰後美蘇冷戰,到了80年代時,蘇聯基本上是中了美國心戰之計,一敗塗地,整個蘇聯瓦解,經濟崩潰、民生凋零,但仍幸手上還掌控着一大批核彈及先進武器,西方國家也不敢太過胡來(見本欄去年12月31日「美俄博弈對中港的啟示」一文)。

美拉攏東歐國家 圍堵俄羅斯

美國的國策一直都是要壓制蘇聯,以及後來的俄羅斯,這與意識形態關係不大,霸權利益才是主導,所以即使是親美的葉利欽主政時,美國一樣步步進逼,在蘇聯解體後拉攏東歐國家,慢慢對俄羅斯形成圍堵局面。

美國的一種具體策略,便是挖俄羅斯的牆腳,不斷把東歐國家以及從蘇聯解體出來的國家拉入北約,與俄羅斯領土接壤的國家如愛莎尼亞及拉脫維亞,也一早入了北約,俄羅斯當年也無可奈何;但現在有重要戰略位置、與俄羅斯腹地接壤的烏克蘭也被鼓動加入,可把俄羅斯置入險境。2014年俄羅斯為了奪回克里米亞,還打了一仗,歐美國家也無可奈何。

烏克蘭夾在俄羅斯與北約之間,最好的策略本來便是保持中立,扮演緩衝國的角色。若是親美國,肯定會得罪就在身旁的俄羅斯,除非美國肯與擁有強大軍力的俄羅斯大打一仗,否則烏克蘭只是自己在找死。

烏克蘭倘入北約 勢威脅俄安全

對俄羅斯而言,若烏克蘭加入了北約,本身的安全便會受到嚴重威脅,俄羅斯人民也會對政府十分不滿;而對於美國及其他北約成員而言,多一個烏克蘭在北約只是錦上添花之事,與生死存亡無甚關係。

美國霸權的作風是事事想贏盡,得寸進尺,其他歐洲國家卻不見得有此惡習。如果美國國力足夠強大,也許她能按照其霸權思維行事,但美國近年內外交困,國債直衝29萬億美元、人民分裂、通脹失控,又剛從阿富汗倉惶逃離,還有與一個超級軍事強國打仗的氣魄嗎?

美國總統拜登說不會派兵,是符合其客觀形勢之言;美國不打,歐洲諸國也不會自找麻煩,與俄羅斯戰場上相見。烏克蘭恐怕是被美國賣了。

美國為了保住霸主地位,總要說些場面話,表明若俄羅斯派兵進入烏克蘭,便要承受巨大代價。也許這代價包括對普京個人的制裁,但這不會有用;一般相信,美國能出的招,最厲害的還是切斷俄羅斯與SWIFT的關係。

倘SWIFT排除俄 美元霸權受損

SWIFT是一個國際上銀行貨幣交收的資訊系統,由200餘個國家及地區共11,000家銀行組成,一個國家若被排除出去,付錢給其他國家或從其他國家收錢都會十分困難,國際貿易也會應聲下跌。SWIFT不屬於任何國家,它政治上中立,但美國卻可通過制裁SWIFT中不聽話的人員,迫使它受美國指揮。

實際上,美國也不是事事都能迫使SWIFT就範,因為剔除一個國家會使國際滙市大起波動,2012年制裁伊朗倒是一個例外;若受制裁國家強大,SWIFT會怕茲事體大,不敢動手。俄羅斯是軍事大國,貿易總額每年約8,000億美元,世界多個國家如德國與中國,都十分樂意買俄羅斯的能源,她們不會願意見到俄羅斯無法參與國際貿易。

美國若是用盡九牛二虎之力,也許能把俄羅斯逐出SWIFT,但這對美國也是十分不利:美國霸權的基礎之一便是美元,若俄羅斯這樣的大國也不在SWIFT,且因而不能用美元交收,必會使不少國家探索其他交收系統,減少使用美元;假以時日,這有可能把美元霸權連根拔起。

中俄互補聯手 美國恐難應付

因此,除非迫不得已,美國會鼓勵多些貿易用美元交收,若用SWIFT這武器,也是一種損人損己的七傷拳,能不用便不用,虛言恫嚇的成分甚大;更有甚者,若真把俄羅斯從SWIFT踢走,俄羅斯必會加強與中國的合作,中國需要俄羅斯的石油、天然氣、小麥,俄羅斯則對中國齊全的工業產品有強大需求,兩國互補性很強,若中俄聯手,美國很難應付。

普京是一個深明美國弱點的人,他可用何種策略?若美國不再鼓動烏克蘭加入北約,局面可能緩和;但若烏克蘭自己找死,要加入北約,俄羅斯揮軍入烏,換掉其政府,讓親俄人執政,並不奇怪,反正北約不敢開戰;SWIFT的制裁是雙面刃,俄羅斯若有與中國合作的底氣,大可不受威脅。若果真如此,世人會再次看到,美國放棄了阿富汗後,可以再丟棄烏克蘭,台灣的民進黨政府也會感到唇亡齒寒。

對俄羅斯而言,若烏克蘭加入了北約,本身安全便會受到嚴重威脅,人民也會對政府十分不滿。(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