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穩定幣」市場 利鞏固港金融地位

評論‧世情 2022/01/29

分享:

分享:

兩星期前,金管局發出一份有關於加密資產和「穩定幣」(stablecoin)的討論文件,內容主要圍繞「穩定幣」在日常消費交易的應用,以及官方發行「數碼貨幣」的發展方向。

業界初步意見認為,文件沒有如之前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就監管交易所和加密貨幣投資活動諮詢般消極,起碼沒有再進一步增加行內對港府監管風險的憂慮。有樂觀的朋友甚至認為,這代表港府對加密貨幣監管的政策方向已經轉變,對香港加密貨幣市場的發展持開放態度。

美國聯邦儲備局上周也發表了一份名為「金錢與支付:數碼化時代的美元」(Money and Payments:The U.S. Dollar in the Age of Digital Transformation)的40頁研究報告,總結了美元貨幣現時的情況,以及近期科技的新發展。報告開首就已提到,現時商業銀行用的美元,不論是公眾存放於商業銀行、或是商業銀行存放於聯儲局的美元,其實也已有一定程度的電子化,主要是央行自己發行的紙張貨幣,仍然是以實體方式存放。事實上,世界各大主要央行均已開始進行央行發行電子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CBDC)的應用研究。

近日加密貨幣的跌市固然是風聲鶴唳,但趁跌市時市場雜訊較少,亦不失為一個好時機,思考監管機構可以如何利用優良的監管制度,令行業能有好、更大的發展前景。

加密穩定幣 以港幣為師?

說到「穩定幣」(stablecoin)的發展史,香港金融管理局可說是「一代宗師」,今天在加密貨幣市場上流行的「穩定幣」,某程度上也是以港幣為師。

1970年代初越戰後期,美國政府無力維持金本位,尼克遜單方面宣布美元不再與黃金等值掛鈎,世界各國貨幣開始進入滙率自由浮動的時代。當時的香港和越南一樣,不論在軍事上還是經濟上,也位處於冷戰「絞肉機」的最前綫。

當年香港經濟發展快速,但同時目睹越南西貢陷落、美軍倉卒撤出東南亞、越南船民逃難到港用金條做貨幣,人心惶惶,接着10年間港幣滙率也出現很大波幅。最後港英政府一錘定音,於1983年公布聯繫滙率制度,將港幣滙率固定在1美元兌7.8港元,算是在當時波動範圍的中間着墨。

聯繫滙率一出台、港幣變成「穩定幣」後,本港金融業進入井噴式發展,到回歸後發生亞洲金融風暴,特區政府成功擊退國際炒家索羅斯,證明相比於1992年被索羅斯狙擊得焦頭爛額的英倫銀行,本港央行制度更穩定,香港金融業正式「解殖」走上自己的道路,後來發展成「紐倫港」三分天下。

穩定兌美元滙價 與聯滙制相似

在加密貨幣市場上,其實現今流行的「穩定幣」如USDT和USDC,也是以美元為基準,價格基本上與美元1兌1,其發展之主要目的,是為了應用區塊鏈技術,加快兌換效率,方便投資者交易其他加密貨幣。市場上的主要「穩定幣」也是聲稱背後有足夠資產,支持兌美元的穩定滙價,情況與聯繫滙率下的港幣某程度上是很相似。

對於老一輩港人而言,面對加密貨幣、區塊鏈等新科技,難免會擔心當中風險,但一提到兌換與美元掛鈎的「穩定幣」做定期,原來就可收取每年8%以上的利息,也是一點就明,畢竟他們曾親歷其境,明白「穩定幣」的聯繫滙率是甚麼一回事。

可能出於同樣原因,令香港在加密貨幣範疇一度處於世界前端,連投資加密貨幣致富、福布斯「30歲以下全球首富」的Sam Bankman-Fried,在2018年到澳門參加加密貨幣會議,看中香港後馬上搬進來。當然,當局之後進行相關諮詢,引起業界憂慮,很多行內「高手」暫停在港業務,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說回金管局今次率先討論「穩定幣」,其實就是因為開發和監管「穩定幣」,本來就是金管局在舊世界「執牛耳」的拿手本領,而且金融業發展一向重視信用,要多人信任才能吸引資金和人才,而信用需要長時間累積,所以假設發展過程無差錯,愈早起步累積的機構將愈有信用。

相比其他監管部門,金管局對於市場監管的態度均比較寬鬆和開放,簡而言之就是確保銀行(或未來其他交易用「穩定幣」發行者和流通量提供者)有足夠流通性,避免發生銀行擠提。

研央行數碼貨幣 港進展勝英美

事實上,金管局去年已聯同國際結算銀行創新樞紐(BISIH)轄下香港中心、泰國中央銀行、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以及阿聯酋中央銀行,進行「多種央行數碼貨幣跨境網絡」(mBridge)的研究,實用進展比英美更快。就目前而言,使用該系統對香港的最大好處,是加快跨境滙款速度和降低相關成本,對於本港作為「超級聯繫人」,固然能進一步提升國際地位。

今次先行的4間央行中,亦包括平時較少在國際貨幣市場上擔當領導角色的阿聯酋。中東國家近年愈來愈有意慾發展金融業,例如沙地阿拉伯國家銀行(Saudi National Bank)董事長Ammar Alkhudairy日前便遙距出席香港的亞洲金融論壇。雖然伊斯蘭國家社會風氣相對保守,但在金融業上卻是主張對企業直接投資和發展股票市場,而非使用銀行借貸一類「發展型國家」常用的融資手段。

隨着世界轉用新能源,「油王」們在未來10年將會有更大動力實行經濟改革,如中東國家未來想要在金融科技上有更大參與度,很可能將會想與香港多借鏡和合作。

金管局早前發出一份關於加密資產和「穩定幣」的討論文件,主要圍繞「穩定幣」在日常消費交易的應用,以及官方發行「數碼貨幣」的發展方向。(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