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態清零抗疫 3底綫必須守

評論 2022/02/14

分享:

分享:

抗疫如打仗,檢疫更非staycation。在單日新冠確診個案每每過千之際,要求政府熱綫(包括1823)不用等太久便有人接聽,且接綫生又可以提供詳盡有關傳染病學的建議,就算不視之為過,也是強人所難--畢竟公務員目前正安排在家工作,何況只要看看社區檢測地點的人龍,亦約略能夠想像到有多少人在持續「迫爆」查詢熱綫。

當然,要留意大氣電波中個別受訪者的意見,未必代表社會真貌。有怨氣市民佔整體人口比例、怨氣去到甚麼程度,因環境和心態而往往差異甚大。默默排隊的市民或許佔多數,但報道有時會因為有贊成聲音,而硬插一句怨氣soundbite,此乃新聞學稱為「偽平衡」或bothsidesism的一種手法,既不專業亦欠缺社會責任。最近甚至有記者在鏡頭前直問排隊人士「會不會覺得這樣十分擾民?」這種具有引導性的問題,毫無疑問在煽動民粹。

筆者絕非認為檢疫和檢測安排完美而沒有改善空間--我的信念既是新聞能夠助人解困,自然認為凡事皆可以找出更佳答案。不過,抗疫沒有早知:那些認為農曆新年前政府應宣布全面禁足的馬後炮之流,先前高呼取消花市過嚴,更忘了特首已於「年廿五」宣布2月24日落實疫苗通行證措施。

還有批評打針安排混亂的人,也似乎未有理會政府一直以來叫市民「快打疫苗」和近月「打齊3針」的呼籲。去年12月到疫苗接種中心的話,一般等15分鐘不到便可打針,流程暢順,試問今日所謂的「混亂」情況,又是誰有份造成?難道現在才說:早知要排這麼久,去年接種就好了?

感染者基數大 死亡人數勢再升

抗疫亦沒有「如果」。那些不斷提出「如果有人自我檢測呈陽性卻隱瞞」、「如果有多過兩個家庭聚會如何入屋搜查」、「如果有那麼多人排隊核測而增加感染風險怎辦」等諸如此類的反問句者,本質上就是忘了公共衞生之本,是先有「公共」意識,才可達致集體衞生,從而成功抗疫。性質而言,這種反問句有點像當年反對派就《國歌法》所提之質詢(如果有人走音怎麼辦、如果在家聽到國歌又怎辦),如今卻見到建制派圈子中有人以類似手法挑戰特區抗疫政策,確教人匪夷所思。

然而,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許多有識之士,至今仍在混淆「為何動態清零不求零感染」這個話題--其實要明白實在不難,動態的相反是靜態,「靜態清零」就是禁足封城,目標正正是長期維持「零感染」。因此,動態清零並不以零感染為終極目標,而是視防疫抗疫為一個持續不斷的過程(即盡快發現感染個案並進行小區圍堵):只要世上其他地方仍有新冠病毒,對外開放而經濟不完全停擺的香港,便得繼續動態清零下去。

另一個理解何謂動態清零的方法,是與西方主流的「與病毒共存」政策比較,亦即只追求公營醫療系統不崩潰。具體方法是透過民眾大規模接種疫苗,減低感染者患重症之風險,從而讓患者可留家休養,直至康復;由於有打針而感染Omicron變種病毒的重症患者比例較以往低,一般亦不需使用呼吸機,故醫療系統便得以維持。

可是,西方政客沒宣之於口的政策盲點,是感染人數這個基數愈大,雖然重症患者「比例」較低,但在不清零的情況下,死亡「人數」仍會不斷上升。套用在本港狀況,由於70歲以上人士截至上周之接種率只約5成,若實行與病毒共存政策,不論是與年輕一輩同住之長者或是安老院院友,均有相當高之死亡風險。

力保院舍醫院 防醫療系統崩潰

事實上,眼下情況也說明了所謂「全民檢測」之最大困難,正是本欄上星期所提及的「短時間內如何處理大量密切接觸者」的問題。從現實角度出發,一旦出現公立醫院床位、亞博館社區治療中心以及竹篙灣檢疫設施均爆滿之情況,在未建成火神山式的臨時隔離及治療設施之前,「居家隔離」基本上是必然選項。

承接上周分析,在無病徵的前提下,打了3針者可優先以居家隔離方式管理,打兩針者次之,只打一針則可考慮送到治療設施;至於從未接種疫苗的確診患者,再加上年紀較大之長者,則以住院為首要選項,經觀察後方再跟進處理。

總括以上論點及相關推演,可見本港執行動態清零抗疫策略,有3條你與我必須共同穩守的底綫:

第一條底綫,是保住醫院及安老院舍不會爆發大規模感染群組--醫院患者及安老院院友的抵抗力肯定較低,故一旦出現跨房染疫群組,外國經驗是死亡數字將十分驚人。

不過,除了難以堵截決堤式感染這個問題,更大憂慮是相關醫護和照顧者因為要檢疫和治療,而令人手不足,到時醫療系統勢必瀕臨崩潰。

家居隔離者 須具公共衞生意識

第二條底綫,是家居隔離者要有公德心及公共衞生意識--家居隔離在香港這個居住環境擠迫的地方,是一項極難實踐的政策,箇中成敗關鍵完全繫於民間自律,再要有某程度的忍耐。

若果接受隔離的市民不斷在監察制度層面鑽空子,在執法人手有限下,違規者始終會讓病毒傳開。一向予人感覺自私又不願「蝕底」的香港人,當中有多少願意限制小我、成就大我?

第三條底綫,是傳媒要撥亂反正,不得亂軍心--在疫情穩定前,市民還要聽幾多個「冷氣軍師」就抗疫政策互相指摘?又有多少KOL繼續靠煽動言詞提高流量、讚好與點擊率?古有亂軍心者斬立決,毒臨城下,狠批後沒具體可行的解困答案也罷,但至少不要散播仇恨、潑冷水、人云亦云,作為第四權,既有責任求真,便自然有責任截斷虛假信息和誤導資訊這條傳播鏈。

作者認為,近日有記者直問排隊檢測人士「會否覺得擾民」這種具有引導性的問題,實屬煽動民粹。(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