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疫苗從來不易 理性破解誤導

評論‧世情 2022/02/23

分享:

分享:

英國醫生Edward Jenner於1796年利用一名受感染女工身上的牛痘,研發出世上首款可安全用於人體的天花疫苗,但英國還是花了幾十年,才徹底戰勝這疾病,公眾的懷疑、質控和分發不連貫,阻礙疫苗的普及;直到1890年,天花才基本被消滅。

如今人類用疫苗預防約25種疾病,其中一些發揮效果顯著,例如自1990年以來,麻疹和破傷風的年死亡人數下降近90%。然而,抗拒疫苗的聲音一直存在,部分源於對疫苗技術的誤解,部分是資訊自由助長傳言和陰謀論的散播,這樣又進一步強化反疫苗群眾的偏執。

社媒充斥不實報道 影響接種率

就新冠疫情這場世紀瘟疫而言,香港疫苗接種率不比其他地區低,但進展較晚。筆者留意到,雖然當局大力宣傳接種的好處,但同時互聯網和社交媒體上充斥着不實的報道,令部分人信以為真,然後振振有詞拒絕接種。

筆者身邊一些朋友更言之鑿鑿,其根據主要來自自稱「mRNA疫苗發明者」的美國科學家Robert Malone。他宣稱接種新冠疫苗後,身體產生的刺突蛋白「非常危險」及「具細胞毒性」,更會游走全身,損害各器官。筆者想藉本文駁斥這些言論。

筆者想先簡單說明mRNA疫苗的原理。mRNA是一種人工製成的信使核糖核酸分子,它們會指示人體細胞製造一種「刺突」蛋白質,與病毒表面發現的蛋白質相同。產生的「刺突」蛋白質可觸發免疫反應,讓接種者免疫系統做好準備,有需要時識別和抵抗病毒。這種技術就像把人體細胞暫時變成「客製化藥物工廠」,並可用於治療癌症、心臟病和神經系統疾病。

回說Malone,他確實對mRNA技術的早期研究有貢獻,但mRNA疫苗的發展其實仰賴不少科學家參與,並不能只歸功單一「發明者」。它的突破主要來自賓夕法尼亞大學的Katalin Karikó和Drew Weissman。2005年,他們成功研製出適用於治療用途的mRNA,並把專利授權給史丹福大學教授Derrick Rossi,後者在2010年創立一家名為「莫德納」(Moderna)的小公司。

12年過去了,現今莫德納已成為跨國製藥及生物技術企業,年產8億劑疫苗。本欄去年9月11日的另一篇文章《美科研機構破格行事造就領先優勢》,也曾講述過這創業故事。

其次,Malone引用美國Salk Institute一項研究指,刺突蛋白具細胞毒性,實為斷章取義。事實上,接種mRNA疫苗所產生的刺突蛋白只足夠讓免疫系統產生抗體,其數量極低,不足以對人類健康造成損害;論文的結論亦說明,疫苗能抑制刺突蛋白引起的損傷。基於各廠mRNA疫苗的大型對照實驗,及各國接種疫苗監察數據判斷,刺突蛋白「非常危險」並無證據支持,亦不足信。

刺突蛋白「危險」 無證據支持

最後,Malone的同路人Steve Kirsch宣稱接種後疫苗會散布全身,又稱疫苗會集中在卵巢。事實上,他是根據《英國醫學期刊》一項動物實驗的參考資料。該實驗向老鼠注射mRNA疫苗的載體「注射脂質納米粒」(LNP),結果顯示所檢測到的LNP分量只佔注射劑量不足1%,並集中在注射位置及肝臟;歐洲藥品管理局(EMA)亦在疫苗審核報告中,審視相關動物實驗,同意LNP並無任何安全問題。

網絡上還有很多荒誕不經的流言,筆者不再贅述。事實上,香港有建全新冠疫苗監測系統,市民可從政府網站得悉有關數據,例如自疫苗接種計劃開始至1月31日,市民合共接種約1,113萬劑次。同期,衞生署共接獲64宗呈報離世前14日內曾接種的死亡報告。個案比率是0.0006%,但沒有死亡個案與疫苗接種有關。

即使部分市民對mRNA疫苗仍心存疑慮,他們也可選擇以傳統滅活病毒為技術的科興疫苗,但截至上周三(16日),仍有161萬人一針未打。一些人由於有反政府的情緒,盲目置自身及家人安全於不顧;另一些人則以為Omicron變種病毒致死率低,徵狀與流感相似,故可當成普通感冒。

然而,Omicron傳播率高,染疫病人基數變大後,重症及死亡的數字絕對不會少。觀乎上周醫院外搭建帳篷的情況,大量染疫病人亦會造成醫療系統超出負荷,因此港人不宜輕視。

香港疫苗接種率雖然不比其他地區低,但進展較晚,仍有逾百萬人一針未打,這可能社交媒體上充斥着不實的報道,令部分人信以為真,然後拒絕接種。(資料圖片)

撰文 : 羅耀宗 集信軟件科技行政總裁、創科未來成員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