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困措施有新意 財政哲學難題未解

評論‧世情 2022/03/02

分享:

分享: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上周三發表應是本屆政府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正如筆者推測,今次財政司司長維持以往疫情嚴重時期的「開倉賑濟」政策為預算案的大方向,「加稅是否應同時增加公共服務」一類有前瞻性的公共財政哲學討論則省略。

預算案的主要亮點,繼續在「派錢一萬」、減稅減差餉、增加各項政府津貼等等,逆周期措施總承擔額超過1,700億,預計可「頂住」香港3%的本地生產總值。

港宏觀經濟困難 具兩大特點

本港宏觀經濟的困難,在於經濟結構與一般教科書所述的「大陸型國家」有兩大不同:第一是在聯繫滙率制度下,香港不單沒有獨立的貨幣政策,而且很大程度上需要直接跟隨美國的貨幣政策;第二就是香港的「外向型經濟」與教科書上「一國經濟獨立」的假設是接近完全相反。

如果紓困措施不能把公帑精準投射在本地經濟活動上,例如未有本地「電子消費券」前,很多市民收到政府派發的現金後,直接拿去買iphone或用於旅行消費,救濟香港的資金一下子就幾乎全額外流,刺激作用可說是事倍功半。

如果社會人士不能將以上兩個香港經濟體系的特點準確辨別,則很難對特區政府的經濟政策作有意義的評論,久而久之就會淪為一些「大政府vs小政府」的純意識形態爭論,導致社會內耗。

增3萬臨時公職 成「佛心」僱主

然而,在極惡劣的本地經濟環境下,今年的《財政預算案》也不是完全沒有新意,筆者想在本文集中討論今年預算案有甚麼新措施,以及推測這些措施的背後,反映當局怎麼樣的宏觀經濟思維。

人所共知,相對於私人市場,打政府工普遍可說是薪高糧準。十數年前,尚有不少社會人士批評政府人員「工作慢」、不及市場「有效率」,但後來特區政府的公職人員薪酬水平幾近全世界最高,例如本港行政長官的月薪就高過美國總統,但卻仍然每年錄得財政盈餘,「低效率」的說法在工商管理學上難以站穩陣腳,社會思潮改向主張「小政府」要加大公共服務營運規模,所謂「量入為出」,既然收入增多,就應同時增加開支,改善服務質素。

今年財爺就預計撥款66億元,增設3萬個臨時政府職位。如直接約略計算,66億元除以3萬個職位,即每個職位平均撥款22萬元。假設批一年錢做一年,就是每人平均月薪18,333元,與香港現時打工仔的月入中位數相若,在經濟不景氣下,今屆政府可算是「佛心」僱主了。

在執行上,若要將這筆錢對疫下社會的提振作用最大化,這3萬個職位可以針對最受疫情影響的行業人員「度身訂造」,例如是餐飲業、旅遊業、零售業等;如果此舉能順便增加3萬名普通市民對特區政府官僚體系運作的認識,對本港的長治久安也是好事。

置業「50%結界」 租金扣稅減負擔

對普羅中產打工仔而言,把辛苦賺取的財富積累和儲存在本地的方法實在不多,最主要而行之有效的方法,其實就是作本地房地產投資。

筆者以往曾撰文提出,香港住屋問題的癥結,在於市民自置物業比率剛巧停留在50%的「結界」內,所以不能學比鄰的深圳,以「休克療法」的政策手段突然全市減價;「50%結界」的困難處,在於樓價上升每令一個「有樓」的香港人受惠,就同時會令一個「無樓」的香港人受害。

若要以政策手段推低樓價,樓價跌多少才能讓「無樓」人士買樓未可知,「有樓」人士卻必然受害,2003年沙士疫情期間「負資產」問題的嚴重性,相信今日在位的政府主要官員都仍歷歷在目。

同時,銀行或房屋潛在買家計算物業參考價格的一個常用方法,就是看樓宇的租值。若放任「自由市場」的住屋租金隨疫情下跌,則會影響大量本港住宅的估值,特別是令面對近年社會不穩、卻仍有信心高位入市的「一國兩制忠粉」即時變成負資產。

要在不令租金下跌的前提下,減輕市民日常生活的經濟負擔,「住宅租金扣稅」也是在無計可施下一個有意思的新辦法。

禁追租遏結業潮 保樓宇租值

另一個較具爭議性的新政策建議,是立法禁止業主向受疫情影響的「指定行業」租戶追租,即不能終止租約或採取法律行動,為期3至6個月。當中背後原理也是避免殺雞取卵,希望減少中小企因疫情限制而結業,從而避免拖累中長期的商用樓宇租值(和樓價)下跌。

有意見認為,此舉打擊商業租務的「自由市場」原則,甚至違反「資本主義生活方式」、「干預市場」云云。但其實香港的土地供應本來就不是教科書的經典「自由市場」:如果根據單純的學術理論,香港日日飛漲的地價,本來就應該會導致土地供應大幅增加,令市場恢復「均衡」,但這理論的下半部其實多年來都沒有發生。

宜全局視野檢視 減片面批評

有別於北京和倫敦這一類大陸國家「中心地」城市,香港的土地供應不可自由地因應供求而向外擴張。用這個角度思考,香港的土地反而比較像中國古時「以農立國」時代的有限農地,所謂的「深層次矛盾」也是由此而起,所以近年政府才要急起直追,對內加快覓地,對外則拓展大灣區。

總體來說,筆者認為社會人士應多以上述的宏觀、全觀大局型視野,以閱讀和討論《財政預算案》,避免發表太多局部和單純針對個別措施的片面批評,徒添社會撕裂。香港「有樓」和「無樓」的市民也是命運共同體,正如政府和市場也是共生關係,唇亡齒寒。

社會人士應多以宏觀、全觀大局型視野討論《財政預算案》,避免發表太多局部和單純針對個別措施的片面批評,徒添社會撕裂。(湯致遠攝)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