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危機 北約才是始作俑者

評論‧世情 2022/03/04

分享:

分享:

俄羅斯派兵攻入烏克蘭,雖然目的主要是軍事設施,但總也會殃及一些平民,不少烏克蘭人因此而逃亡,也有些躲在地下設施中,苟存性命於亂世。戰爭從來不是好事,但只要深研一下相關歷史,便知此災難的始作俑者是以美國為主導的北約組織,這個軍事同盟應為當地人民的傷亡負起主要責任!

蘇聯解體 北約卻續擴張吸14國

問題的核心是,北約這個組織為了要證明自己有存在價值而不斷東擴。北約在1949年成立,目的本是要制衡意識形態和制度上完全不同的蘇聯;當蘇聯在1991年解體,俄羅斯又與西方諸國十分友好之時,北約便再無存在價值,敵人都消失了,軍費還不快點用回在民生之上?但北約卻不作此想,從1999年開始反而進行了5次東擴,多吸納了14個國家,直抵俄羅斯邊境。

也許在90年代俄羅斯還不明白北約的意圖,但普京2000年向克林頓試探,若俄羅斯加入北約,美國的態度會如何?普京從克林頓的回應中清楚知道,北約的假想敵正是俄羅斯,如何可能讓俄加入?

不過,當時俄羅斯已因葉利欽的荒唐而自廢了武功,普京上位後也只能忍辱負重,眼睜睜的看着北約把飛彈搬到自己家門口,對準自己的心臟;普京也明白,俄羅斯幅員廣大、資源豐富、又有核武,一定招人忌憚,無論俄羅斯如何我本將心向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

2008年是關鍵的一年,北約在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Bucharest)開峰會,計劃邀請烏克蘭及格魯吉亞加入北約,俄羅斯立時劃下紅綫,認為這對俄羅斯的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當時美國駐俄大使及美國不少有識之士都認同俄羅斯的說法。

有古巴危機前科 美卻雙重標準

歷史上,美國自己實施過門羅主義,不容許任何敵對國家在西半球部署武力,1962年蘇聯因美國在土耳其早已部署了核武對準自己,決定依樣葫蘆,在古巴也部署對準美國本土的核彈,引起了足可毀滅世界的古巴危機,最後在美蘇兩國的政治家共同努力下,才化解了危機。

90年代有套奇雲高士拿(Kevin Costner)主演的電影《驚天13日》(Thirteen Days)對此描述甚詳,我最近把此電影連看了幾回。古巴危機顯示,美國自己也認為讓外國軍事力量在自己門口、把武器對準自己,是不可接受的,正如周潤發在《英雄本色》中有句名言:「我不喜歡被人用槍指着個頭」,但美國慣用雙重標準,根本沒當普京的警告是一回事。

俄羅斯並無就此便放棄外交上的努力,2009年俄羅斯提出,只要北約答應在有爭議性的區域剔除組織公約第5條,即不用與這些區域軍事上聯防,那麼俄羅斯也不反對烏克蘭加入北約。很可惜北約仍把俄羅斯視作二等國家,不加理會。

普京顯然為心智堅定的猛男,俄羅斯遭此羞辱,也許使他更相信,北約的目標是要使俄羅斯進一步解體;我則傾向認為,北約的將軍們也為蘇聯解體而十分失落,沒有了敵人後,自己的飯碗也頓成問題,他們為求生存,會努力製造新的敵人,步步進逼俄羅斯,是必由之路。

普京不會亂打無把握的仗,俄羅斯在他治下,雖因石油價格被壓而經濟蒙受損失,但仍逐漸復甦,並把國債還清,還順便替烏克蘭還了外債,說此人能卧薪嘗膽也未嘗不可。

2014年烏克蘭政變,親俄的民選總統被逐下台,烏克蘭便日漸走上自毀之路。〈韓非子.亡徵十五〉有云:「國小而不處卑,力少而不畏強,無禮而侮大鄰,貪愎而拙交者,可亡也。」烏克蘭卻犯上了以上所有的亡徵,明知自己實力難與俄羅斯相比,不但老是想加入北約,還利用新納粹分子,不斷攻擊及迫害烏克蘭東部俄羅斯種族的人民,這是在自己作死了。

保持中立當橋樑 烏最好出路

北約似乎也樂見此事,反正衝擊愈多,北約愈可辯說自己有存在價值,美國也有藉口繼續控制歐洲;當中最大的受害者,卻是烏克蘭人民,該國因內訌、貪污及領導不懂治國,未有戰爭之前已是一個沒有希望的國家,4,000多萬的人口竟有600萬人跑到外國工作,以養活家人,我在內地也見到過不少烏克蘭移民。

烏克蘭的最好出路便是中立,不傾向俄羅斯或北約,只充當二者的橋樑;但其喜劇演員出身的總統並無此智慧,烏克蘭雖然名義上未加入北約,但卻早已接受其武裝,去年當地竟有2萬北約軍事人員。普京此人並非可隨便當他無到,忍了10多年,外交上別人不理他,他惟有高呼「Enough is enough」,普京大帝一聲吼,地球也要唞三唞!俄羅斯的核彈頭比包括美國在內的北約還要多,不理會她的安全顧慮怎麼可能?

美不敢開戰 怕中俄雙劍合璧

美國其實也不敢與俄羅斯開戰,只能雷聲大雨點小,怕一發不可收拾,也怕中俄一旦雙劍合璧,天下難攖其鋒;用經濟制裁的方法從來都是七傷拳,歐洲尤其叫苦連天,惟有希望天氣早日回暖,不用消耗這麼多能源。

更值得擔憂的是,俄羅斯會如何報復,普京說可使她們體驗歷史上未有見的困境,恐非虛言,例如俄羅斯的網絡攻擊非常厲害,足可使西方經濟嚴重受損。俄羅斯現在列出清單,要烏克蘭撤走北約的武器,便肯撤軍,烏克蘭應當答應。

烏克蘭的最好出路便是中立,不傾向俄羅斯或北約,只充當二者的橋樑。(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