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港「筍工」

副刊版 2022/03/09

分享:

分享:

廣州友說,在一些廣東打工仔圈中,最近也流傳如何到香港當護理員的討論,因為看來收入不錯,計津貼後有三萬一千港元,但普通人就不知如何申請,也有抱怨這種「筍工」可能未必輪到自己。不過,更多是打工仔當聽到首要條件是懂廣東話後,就各自散會了。不要忘記,許多在廣東的打工仔,都是外省來。懂較純種廣府話的(較近香港口語),好多時都不打勞動型工作。但當然,一千個工作額,要找到也不難,出現的情況可能是帶各種廣東鄉音的大軍了。

有家人在廣州的醫院工作的朋友,都說廣州的醫護大軍也成行(多抽掉廣州懂廣東話的人手,深圳一來醫護資源沒廣州強,也因為深圳其實也主要為外地人城市,不一定懂廣東話)。兩年前,試過一次也是臨時的赴武漢的徵集,在醫院的系統中,這種志願上前綫的醫護,許多時回來時也會得到獎勵,譬如提拔升職這類。

而香港疫情告急,在內地催生出的最奇葩工種,是私下的過關送物員,不是快遞公司,也不是如過往帶水貨的系統,因為疫情隔離政策下,由內地到香港的手續及時間成本大大提高,必須找專人去辦。

朋友的家人辦了,原來也是一個新產業。詳情是,請專門為你一對一送物件的人(可能只是朋友的朋友這種,但必須可靠),先得安排整個到香港的證件申請、隔離酒店等流程(若有可證明能隔離的住家也可),人到了香港,交付貨品(朋友家交帶的是藥物),在香港完成隔離後,就立刻返回內地。重點是:待遇是五萬元人民幣,沒技術含量,聽來當然筍,但若急需要送私人物品的話,也不易找人。相比之前從香港帶水貨過關,走一轉兩個鐘收一百八十港元,這逆向帶貨升價驚人。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