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對俄制裁是否有效?

評論 2022/03/11

分享:

分享:

近日全球股市持續下跌,光是美股,從年初至今跌幅已逾10%,股值蒸發了4萬餘億美元,等於GDP的五分一,將來繼續下跌還是反彈,還要看歐美制裁俄羅斯的後果如何,制裁愈嚴厲,全球股價跌得愈大。

制裁是雙面刃 傷人亦自損

在國際政治上,美國一向的作風便是看不順眼誰,便派兵入侵、狂轟濫炸,敘利亞、阿富汗、伊拉克等都是例子,為何在烏克蘭問題上,她又突然變成戰爭的譴責者,但又不派兵替烏克蘭抵擋俄軍,只用經濟制裁的方法?經濟制裁有一特點,若只是美國在做,起不到多大殺傷力,所以要把一大堆國家也拖下水;但制裁永遠是雙面刃,不但自己也會受傷,還會殃及池魚,一個不慎,制裁的自殘效果可能比發動戰爭所花的錢還大。

美國政府沒錢,光是2020年,財政赤字已達3.13萬億美元,以名義值計算,據說比1776年至1990年的總赤字還要多。入侵一些中小型國家是一回事,與軍力世界第二大、擁有大量核武的俄羅斯打仗,卻是完全不同的事,但靠賣賣軍火、搞搞制裁,代價便一定較小嗎?

瑞士也加入 自毀永久中立國招牌

今次對俄制裁,範圍的確頗廣,最重要的是把俄羅斯從國際收支通訊系統SWIFT踢走,令其國際收支及國際貿易出現困難,俄羅斯的銀行股值因制裁而大跌,盧布也狂瀉;俄羅斯的出口主要是石油與天然氣等能源項目,美國又說自己不進口俄國石油,並迫使德國暫時不認證北溪2號的輸氣管。

在美國的壓力下,連瑞士此等所謂永久中立國也不得不自毀招牌,加入制裁行列,從此資金存放在瑞士的銀行,並不能遠離地緣政治風險。此外,炒掉在美國的俄裔女高音歌唱家、德國慕尼克的俄裔指揮家、在俄的麥當勞、星巴克、可樂與百事暫不再營業等,則都是小項目而已。

這些制裁對俄羅斯經濟當然會造成相當大的痛苦,但我們也不用誇大其影響力。俄羅斯近年已積累了6,340億美元的外滙儲備,是世界第四高,而這些儲備已被逐步去美元化,據一些國際投資機構估計,儲備中約33%是歐元資產、23%是黃金、12%是人民幣資產、美元資產是22%、國際貨幣基金的提款權是4%。

戰爭狀態下 債主才是脆弱一方

我不懂俄文,找不到其外幣資產中有多少現金、有多少是證券,但我們知道,黃金與人民幣資產是安全的,歐元與美元的現金也是安全的,證券暫不安全,但將來未必不能贖回。

要注意,據美國政府數據,俄羅斯的外債在2019年有近4,800億美元,若把她逼得太甚,俄羅斯可以選擇對不友好國家的外債凍結或不還,反正美國也在凍結俄羅斯的海外資產。在戰爭狀態中,債主才是脆弱的一方,俄羅斯若運氣好,得可能比失還要大。

倘中俄聯手 將削金融施壓效果

金融對一國的影響,在正常時期影響很大,但大家都在打仗時,一張張鈔票或靠合約支撑着價值的證券作用可以大減,反而一國所擁有的生產力及實體資源更為重要。俄羅斯是能源與資源大國,若能與中國加強經濟合作,輸入中國的工業產品,並向中國輸出資源、能源與武器,兩國雙劍合璧,美國很難破壞;資源配置的方法若是採用戰時模式,金融施壓的效果會更低。

制裁俄羅斯,尤其是不買其能源,完全不符合歐洲大國的利益。歐洲40%的天然氣及30%的石油來自俄羅斯,倚賴性極高,威脅不買俄羅斯的能源?這倒是不理歐洲死活的美國才會希望的,美國在歐洲政界雖也安插了不少勢力,且有北約的軍事力量,但歐洲反對多種制裁的聲音仍強,若非美國脅逼,恐怕她們不會幹甚麼,現在則甚麼時候受不了要「轉軚」,也頗惹人猜想。

美國的利益才最有意思。美國的戰略家,例如芝大著名的國際關係大師米爾斯海密(John Mearsheimer)多年來便指出,北約東擴是戰略上的大錯,美應聯俄制衡中國。美國政府沒有這樣做,有3大可能性。第一,是自以為維護正義、自由民主人權,所以要聲討俄羅斯,但觀乎美國對十分獨裁、非民主的國家如沙地阿拉伯關係友好,我們大可排除她為了價值觀而戰的可能性。

第二,她要獨大於天下,但俄羅斯對美國的威脅性早已遠遜中國,她不去聯俄抗中,不利於維持霸主地位,所以美國打擊俄羅斯的原因,恐怕並非符合其爭霸精神。

被軍工集團騎劫 美得不償失

第三,美國政府受所謂的MIC(軍事工業綜合體,已故總統艾森豪威爾所創概念)利益團體所控制,政客不聽其指揮,在選舉中會大大失利。這個因素我相信是有力的,但我們大可作一計算:美國一年軍費7,000億,用以購買軍火的,恐怕不及一半,而美國輸出給外國政府的軍備,在2021年是348億,商業上的輸出是1,034億,二者加起來只是GDP的0.66%,並不是很高。

世界大亂,大家打仗,對軍工集團有利,但今次制裁,光是股值已沒有了4萬億,而且此等制裁容易破壞全球供應鏈,加上金融動盪,美國隨時會陷入大衰退及大通脹,得不償失,被MIC騎劫,十分不智。美國是自招損失,俄羅斯是為生存而戰,決心比美國大得多,我不看好制裁的持續有效性。

今次對俄制裁範圍頗廣,最重要的是把俄羅斯從國際收支通訊系統SWIFT踢走、以及不進口俄羅斯石油等。(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