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理髮「剪不斷」 頭髮入藥可止血

評論‧世情 2022/03/14

分享:

分享:

上星期談到退燒鎮痛藥撲熱息痛的故事,其實有關藥物的知識趣聞很多,中藥也是。新冠疫下,中央透過內地生產商,向香港捐贈多款中成藥。特首林鄭月娥也提到,樂見中醫藥治療和預防功能,在疫情中發揮重要角色,又說派發中成藥不代表市民要立即服用,而是要「看門口」云云。今天就來聊聊中藥,我們的身體有一樣東西也可以入中藥,在介紹之前先說說一項中國習俗。

農曆二月初二,中國民間又叫龍頭節、春龍節,古時有在這一天理髮的習俗,所謂「二月二剃龍頭,一年都有精神頭。」相傳這一天,是天上主宰風雨的祥瑞之物龍抬頭的日子,龍從冬眠醒來,二月二後雨水逐漸增多。

古語有云「龍不抬頭,天不下雨」,這天一般處在24節氣的驚蟄之後,正值大地回春,萬物復甦,農耕在即,一切都是新的開始。因此,民眾將二月初二看成是吉利喜慶日子,有了過二月二的習俗。人們剃頭理髮,希望神龍賜福,新年好運、鴻運當頭,理髮成為了一項習俗。再者根據傳統習俗,有正月「不動刀」的禁忌,故此直到二月初二才剃頭理髮。

然而今年農曆二月初二(3月4日),香港人就無得理髮,因為疫情關係收緊社交距離措施,港府自2月10日起,禁止髮型屋營業,直到4月20日。後來提前解禁,容許髮型屋等在停業一個月後,上周四(3月10日)起恢復營業,但就要實施「疫苗通行證」,顧客至少已打了一針,並使用「安心出行」,全程戴口罩才能幫襯。

頭髮可回收 作中藥用途

大家都急欲剪斷丟棄煩惱絲,但閣下是否知道,你的頭髮不是廢物,可以回收再用,是中藥。中醫認為肝藏血,而腎為臟腑陰陽之本「藏精,主水,納氣,主骨生髓,其華在髮」,意思是骨髓精血生長運化,由腎主管,肝腎和頭髮有密不可分關係,若是肝腎失調、血氣不足,頭髮自然不好。精血是否旺盛,可以從一個人的頭髮看端倪,血氣旺盛則頭髮濃密烏黑有光澤,所以青壯年者大多擁有茂密頭髮;精血虛弱者則髮枯,步入老年頭髮花白,而得了大病則頭髮脫落。

血與髮之間關係密切,因此有了「髮為血之餘」之說,而頭髮有個雅稱--血餘。有一種中藥叫血餘炭(Carbonized Hair , Xue Yu Tan),就是經過加工炮製成炭的頭髮。取健康人的頭髮除去雜質,用鹼水清洗油垢再用清水漂淨,曬乾後用煅藥鍋燜煅成炭,呈不規則海綿狀,色烏黑而光亮、輕而易碎。

用頭髮入藥,中國幾千年前就有,根據現存最早中醫學著作,漢朝前成書的《黃帝內經》,十三方中就記載「左角髮酒」一方。記載說用來調理因邪氣侵襲,五絡閉塞不通所導致的神智昏迷、不省人事。剃下左角的頭髮,燒成炭灰,用酒服下,如果不能飲則灌之。到16世紀,明朝的《本草綱目》更有血餘炭的記載:「髮乃血餘,故能治血病,補陰,療驚癇,去心竅之血。」就是說,血餘炭能夠止血活血。

中醫有一個概念叫「同氣相求」,髮為血之餘,所以血餘炭多用於治療各種血症,它味苦澀微溫,歸肝、腎、膀胱經,主要具止血化瘀功效,對咳嗽有血、鼻出血、牙縫出血、潰瘍出血、便血尿血、經血等血症,有調理作用;另外還說有助利尿,也可外用,研成粉末摻入膏藥中塗敷,對燙傷、外傷出血發揮作用云云。

現代醫學如何看待血餘炭?它的化學成分包括角蛋白、水、脂肪、黑色素、灰分等,灰分中有鈉、鉀、鈣、鐵、銅等至少30多種元素。據說從藥理學角度,通過某些「提煉」作用,它能透過縮短凝血時間,達到止血作用;在消炎方面,通過降低白血球介素-6水平以助消炎。

血餘炭很多時需要配合其他藥材一起服用,才能發揮更佳效果,例如中醫或會用血餘炭配其他止血藥,製成湯劑或中成藥,治療吐血、咳血、尿血等不同出血症。而且據聞內地有假的血餘炭成藥,摻入瀝青或煤或製成的炭化物,當成血餘炭,但比較重實,燒起來有瀝青或煤焦味。總之需要留意的是,但凡藥物都有利有弊,需要聽從醫生囑咐適當適量服用,才能起到有益作用,不能亂來。

看來,頭髮真是好東西,盡管它不含神經,也不是器官,但是除了對頭部起到保護作用,髮型對我們也非常重要,不單能把一個傻佬變成姜濤,把大媽變成Lady Gaga,原來頭髮也可以止血。新冠疫下,若然遇到甚麼令人「嘔血」的事,或者可以試試。理髮是每個人生活中最普普通通的一件事,二月初二理髮的習俗,寄託着人們對未來的美好嚮往。大人「剃龍頭」,寓意辭舊迎新、從頭開始,希望帶來好運,新的一年順順利利;小孩「剃喜頭」,寓意健康長大、出人頭地。

特區政府今個二月初二,出於抗疫好意,不讓理髮店做生意,令一部分市民不能夠表達對這個習俗的獨特民族情意,特區政府也搞到自己失去了部分民意,看來也需要止血。

中藥血餘炭(見圖)是經過加工炮製成炭的頭髮,有止血活血功效。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放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