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慌亂無章 市民無所適從

評論‧世情 2022/03/15

分享:

分享:

新冠疫情不但重創零售市道,也嚴重打擊B2B的商業活動。筆者經營的科技公司連續兩個月出現虧損,生意幾近停頓,很多企業客戶都處境艱難,眼前皆想盡辦法求生,根本沒有意願計劃進一步投資或採購科技產品。

作為首批進駐香港科學園的科企,筆者的公司已發展30餘年,慶幸尚有實力守多一段時間,但筆者知道不少中小企及初創受整體經濟下滑的連鎖影響牽連,應收帳急速惡化,隨時有「斷炊」之虞。

相信香港市民不難感受到,近來當局發放的防疫信息混亂,官員言論一改再改,政府高層和醫學專家就抗疫策略出現公開的分歧,亦令市民無所適從,更出於恐慌而「盲搶」食品。

港疫歿率 「超英趕美」

事實是,自去年12月以來,港府缺乏憂患意識,低估了Omicron變種病毒的傳播能力,沒有預早作大規模準備,只懂得沿用過往分階段收緊社交距離和追蹤傳播鏈的方法,導致社區爆發後,原有醫療設施和人手很快便捉襟見肘,形成「系統性崩潰」。根據3月初數據,香港新冠疫症的死亡率已在短時間內「超英趕美」,達每百萬人口8.69宗,是其他已發展國家的4至5倍。

與此同時,無論是密切接觸者的定義、確診的檢驗標準、隔離的方式,當局都一退再退,且港府仍未能提出一套完整的抗疫方案,清楚向市民交代:何時推出甚麼具體措施?預期取得怎樣的效果?當中的科學理據如何?反而一見青衣方艙醫院使用率不足,就臨時開設申請熱綫,但又沒有與「快測陽性申報系統」互聯互通;推「居家抗疫」,又令之前緊急安排的檢疫中心空置率達98%;大批長者死亡後,才緊急組織外展隊到安老院舍谷針;又有前綫人員爆出支援居家隔離的物資派送嚴重滯後,部門各自為政、操作零散,凡此種種,均予人見步行步、慌亂無章之感。

資源要取捨 應聚焦長者

筆者懇請當局莫忘初衷,任何抗疫方案的最高目標,都應該是挽救生命。就本港現時的情況而言,既然資源一時未能追上,便要有所取捨,鑑於高齡人士的死亡率較高,我們理應把抗疫重點聚焦長者;加上長者作為低接種率的高危群組,更是明顯的防疫缺口。

大部分成年人在感染Omicron病毒後都症狀輕微,並在數日間自行痊癒,所以對勞動人口的影響較小,以筆者的公司為例,染疫的員工近半,但大多休息數天便可繼續工作;然而從整體社會的角度看,由於長者死亡率居高不下,社會也就難有放寬防疫限制、逐步恢復正常經濟活動的條件,於是許多企業便被這道「緊箍咒」套牢、甚至「陰乾」,看不見出路。

如果抗疫策略有清晰的目標,各種安排才顯得合理,對民眾才有說服力,市民也容易預見隧道盡頭的曙光;當香港的確診和死亡數字大幅回落,港府便能夠間接成就第二個目標,即以內地14億人口的安全為念,減少輸入內地個案,為全國性的防疫行動堵塞缺口。

具體而言,應怎樣做呢?現時大部分死亡個案均涉及未接種疫苗的長者,然而截至昨日,逾40萬60歲或以上人士仍未接種,故此當務之急是必須以各種非常手段提升接種率,藉此加強高齡群組抵禦Omicron病毒的防護能力。

當局現計劃在周五(18日)前,派外展團隊為全港1,000多間安老院舍所有合適人士接種新冠疫苗,顯然時機已晚,但也只好盡力而為;當局亦一改過往被動的做法,要求家屬在指定期限前回覆是否同意接種,只要沒有收到書面反對,就會為院友打針。

立法強制接種 免死亡暴升

筆者認為現在急事急辦,應當更加進取,強制全港所有合適人士接種。沒有人能肯定第5波是最後一次疫情,將來如果要打第4、第5針才能保命,今日立法,將來便省卻宣傳、等待的時間,可短時間內達至全民接種,亦是針對過去一年接種進展緩慢,引致後來死亡個案暴升的弱點;對於孕婦及長期病患人士,筆者建議可由兩名醫生獨立評估,經全部同意後才須接種。當局也可考慮把不宜接種及超高齡長者「逆向隔離」,集中在一處作閉環式管理,從而壓低長者死亡率。

抗疫的另一焦點,是全民檢測。從目前的消息看來,當局似乎有意在3月底或4月初實施,並以禁足令配合。根據港大最新推算,全港染疫者已達到184萬人,幾可肯定所有新建的應急醫院和社區隔離設施不足以應付,而要把數以十萬計的患者家居隔離,這樣顯然做不到妥善監察;此外,檢測本身並無醫療作用,政府動員大量市民排隊進行3次檢測,除了在鏡頭前做一齣「全民抗疫大滙演」外,本身就是一種高危的致病場境。

先禁足後全民檢測 達清零

當局為何不倒過來想,以禁足令為主,全民檢測為副呢?根據多國經驗,禁足令可作為獨立的抗疫手段,減少人流以拖慢病毒傳播,並不一定須與全民檢測並行;通常經過一段較長時期禁足後,確診數字便會自然回落。

就算想做全民檢測,筆者也建議要先行禁足,待大部分患者自行痊癒後,當局才有可能一次過將全民檢測篩選出來的確診者安置到隔離設施,收「清零」之效。

此外,筆者同意國家衞健委專家梁萬年指,須建立定點醫院收治重症患者,集中最優質的醫療資源進行治療;筆者也建議對違反居家隔離規定、私自外出的人,處以高額罰款和監禁。

對於新冠康復者,現時數據顯示,康復後的抗體水平可維持至少3個月。他們人數眾多,又有抗體保護,當局何不考慮招攬他們參與毋須專業資格的抗疫工作,例如派送物資、維持秩序等?

摒棄成見 挺內地醫護援港

對於內地醫護來港支援,香港市民和醫護團體也要摒棄成見,特事特辦,予以支持;假如一個人遇溺,難道他還要對抓住的一個救生圈吹毛求疵,一時質疑產品是否符合規格,一時質疑是否「中國製造」?

以上所論,近日不少有識之士均大聲疾呼。筆者不是醫學專家,更非才智過人,只不過參考諸多意見,拾人牙慧罷了;反觀港府人才雲集,為何卻在抗疫理念上含混不清、執行上進退失據呢?筆者實不知所以然,但作為中小企老闆,倒在職場上遇見不少類似的情況:有一類員工,辦事時經常設想完美,自我感覺良好,沒有認真計算風險,沒有為可能出現的劣境早作準備,這就是習近平主席所說,缺乏「底綫思維」。

又有另一類員工,凡上級說了甚麼,必定迎合附和,其信仰便是緊跟上級的片言隻語作為護身符,設計任何事情都以避免「孭鑊」為目標,於是計劃時沒有自己的信念、決策時不敢自主思考、實踐時不懂靈活變通、挫敗時不想虛心聆聽;如以公司比喻一個社會,就是重視個人毀譽得失多於整體社會利益,這亦是習近平主席所說,缺乏「我將無我」的責任擔當。

筆者想,只要改善這兩點,看事情自然便會透徹一些。

就本港現時的情況而言,既然資源一時未能追上,便要有所取捨,應把抗疫重點聚焦於長者。(資料圖片)

撰文 : 羅耀宗 集信軟件科技行政總裁、創科未來成員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