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速研加密幣監管 維持領導地位

評論‧世情 2022/03/16

分享:

分享:

美國總統拜登上周簽署了一項針對加密貨幣監管的行政命令,主要內容是正式要求各政府部門開始對加密貨幣、數碼美元等金融科技的發展,進行風險利益的研究和評估。業界普遍視此行政命令為美國政府正式定性加密貨幣為「良性」事物、官方機構正式接納市場上的加密貨幣為正當資產和投資工具之重要轉捩點,比特幣和以太幣、以至一些與區塊鏈技術相關的股票價格,隨即應聲上升。

拜登簽行政命令 研究數碼美元

當然,導致加密貨幣市場價格向好的因素,還有俄烏戰爭以及其牽起的地緣政治不穩定。很多人急於將手頭上的貨幣,轉換成如黃金等不需要倚賴政府認證的「保值」投資產品,而使用區塊鏈技術的加密貨幣,其電子交易和儲存的便利性,在局勢不穩下充分展現。聲稱有「聯繫滙率」制度、價值和美元掛鈎的USDT,兌美元滙價曾一度被市場需求推升5%。

隨着月前香港金管局和英倫銀行分別發出討論文件,加上金管局與國際結算銀行創新樞紐轄下香港中心(創新樞紐)、泰國中央銀行、中國人民銀行、阿聯酋中央銀行進行「多種央行數碼貨幣跨境網絡」(mBridge)研究的進展,今年應該會是全球加密貨幣和央行數碼貨幣發展正規化的重要一年,是全球主流投資者由「認知」甚麼是比特幣,升級到「認識」區塊鏈技術背後運作原理的關鍵時期。

其實本港創科界此前已宣傳和推廣區塊鏈技術應用多年,近期亦有很多大戶在港發展加密貨幣項目,取得成績,例如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創辦人趙長鵬、交易所「FTX」創辦人Sam Bankman-Fried等。

很多港人對複雜的新科技不以為然,但我們其實也能從區塊鏈技術發展的背景和脈絡,回顧發展的起源:10年前為甚麼會有人想起這種新科技?發明這些新科技時,想解決的具體問題其實又是甚麼?

由民間「由下而上」開發的加密貨幣,其實就是一種不需要政府干預、市場上都可自有其認受性的智能合約。

以往由政府發布及認受的傳統貨幣和各樣資產,其擁有權和市場價值需要依賴政府的立法及執法背書,所謂的「加密貨幣私隱性高」,其實是相對於有政府監管機構發行、認可的傳統貨幣和資產。

反觀在網絡上每一個加密貨幣的交易,都會如通訊軟件的群聊功能一樣公諸於世,所有人都看到和認同該項交易已發生,只是當下交易者的真實身份被匿藏,政府監管部門不能即時核對而已,並非沒有交易紀錄。

說到交易的隱密性,其實區塊鏈技術也非完全無敵,例如虛擬資產的交易內容必須在網上公諸於世,私隱程度其實還不如實體黃金;實體金條作為財庫儲存及交易媒介,也是沒有政府監管都可以有市場認受性,而且交易可以無痕迹,紀錄不用被放在互聯網上也可作實,可說是上一個時代世界通行的「無政府貨幣」,只是儲藏和使用上不及加密貨幣方便。

由中國、香港、阿聯酋和泰國4間央行聯手推動的國際央行電子貨幣,相關做法現在受美國總統正式承認和支持,很多人認為是加密貨幣發展的重大里程碑。在廣義上,新技術獲得傳統官僚認受,理論上確實是對行業發展的重要一步。

但在狹義上,央行數碼貨幣的市場定位,其實與民間「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有着相反的特性:央行數碼貨幣沒有互聯網公諸於世、但同時隱藏戶口持有人真正身份的做法,而是取用了民間開發加密貨幣的技術,加快各國央行現有工作(即處理國際結算)上的工作效率,例如一筆跨國交易,以前處理所需時間是以日計,如果新技術成功落實,只需幾秒就能完成。

僅限專業投資者買賣 恐更複雜

所以,在發展邏輯上,民間自發加密貨幣和央行電子貨幣的分別,在於前者是「顛覆性技術」(disruptive technology),後者是各國央行應用市場上出現的新科技,把現有的工作做得更快、更好,而不是把央行的工作重新定義。

先把兩者背後的邏輯搞清楚,往後的普及化討論才有意義。

在與美元掛鈎的「穩定幣」發展上,聯繫滙率下的港幣是可說是黃金標準;而在今日央行電子貨幣的發展過程中,香港也是處於世界領導地位,拜登日前的行政命令,某程度上也是在參考香港金管局的階段性成功。

至於民間加密貨幣的監管,證監會自去年5月諮詢活動結束後,沒有甚麼新消息。筆者認為,限制只准專業投資者在港投資加密貨幣並不可取,因為本港資本帳對外開放,散户可隨時轉錢到新加坡或其他證監會不能監管的市場,開設加密貨幣戶口投資,若有法律爭議,證監會的工作只會更麻煩、複雜。

趁近期市況疲弱,本港不妨也加快步伐討論民間加密貨幣的監管改革,確保香港在「大重設」(The Grand Reset)後的新世界中,仍然可以繼續維持、甚至擴展疫前在世界加密貨幣市場的領導地位。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