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百態

副刊版 2022/03/21

分享:

分享:

上周,深圳、東莞全封城,上海半封,對這兩座城,現在才算是疫情兩年多以來最嚴峻的時期。這幾天,網上最流行的感歎是:青春才幾年,疫情佔了三年。

大部分居民的日常也變化極大,過往醒來是關鬧鐘。現在不上班,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刷手機,看看自己的健康碼是否仍綠色,看所住的樓有沒有被封,查下政府的最新公布。沒有二十四小時內的核酸報告,寸步難移,變相要全民檢測。

發生在蘇州至無錫高速公路上的案例,堪稱經典《Catch-22》情況:車主沿高速開車要去無錫,到落高速出收費站,被告知要具備有效核酸證明才能通過。沒有?請原路折返。但打電話問下蘇州那邊的關卡,同樣,進入蘇州也要有核酸證明。那高速沿途有沒有快速檢測站?也沒有。兩邊都不讓進,有感而發,只能在高速上,一直開到世界盡頭不下來。

城中百態也是辛酸。平時依賴的快遞小哥、餸菜到家等,基本上都延遲。平時一個小時內,菜就可送上門,現在要提前一晚預約。

悲從中來一幕是,有快遞小哥要披着張棉被去騎車,隨身備着被鋪,是因為怕隨時送貨到某個樓區時,就遭封閉出不來了。現在還要上班的人,不少都在公司備着睡袋。最黑色幽默是有人在卡拉OK被關着隔離,說笑是買三小時唱個夠套餐,足足送你四十八小時。

路經一些街區,確是圍封得全面,就是用常見的那種藍白色案發現場膠封條,把目的地的街道圍上一圈,大約每隔五米站一個穿齊白色防備套裝的人員(稱為小白),管制人流,有時是配合做檢測工作,所以也不時見到和居民爭執的畫面。那麼多區要封,要多少小白才夠,許多都是略有補貼的志願者。相比起中招,大家更怕的是被關。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