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封 ed 了

副刊版 2022/03/23

分享:

分享:

上海全城排查核酸期間,朋友的社交狀態多是:我瘋/封ed了,又或者iPhone14(即我被封14天)。非重點街區的出入自由沒有多大影響,只不過是,就算走出街都沒有甚麼店舖開着,除了咖啡店。因為要去拍一下空城的鏡頭記錄,周末的下午,見證平日人頭湧湧的旺街如淮海路、武康路都真的空空如也。

問一下麵包店,街邊舖其實也不是不能開(在商場的就不行了),只是很多供應的原料沒辦法送來,也就很多出品不能製作。這一下子就想到,整個城市背後的運轉,其實是多少輸送鏈在努力,我們看到的,如店前的擺設、食物、鮮花,都是最終呈現的東西,但在市中心外的批發或倉庫和轉運站等,才是消費品的來源。

逛進街市,要出示行程碼和測體溫。當中菜款、水產、凍肉供應基本充足,如若選擇網購送食材,也比前幾天好多了。原因應該是,上周風聞要全城嚴格禁足,好多人都真的囤了一周的食物,現在感覺不用真封那麼久了,就得先把家中食物清空。

市面上唯一較為讓人驚恐的,是時不時有警戒封條(案發現場那種)把一些街道圍着,然後有白衣人把守。這也不時提醒我們閒逛的人,不要在這裏逗留超過十分鐘了,否則若後續這條街有確診的話,就可能變成「時空伴隨者」。

只有咖啡店在開着,但都不建議堂食。很多人就拿着外賣杯,站在店旁邊吹水。文青一點的人有感而發,這也該是有生之年難得的體驗,有孩子出生以來,出街時都戴上口罩。在大數據時代的詩人背誦着三年來被疫情所困的「情詩」:

「我吹過你吹過的風,這算不算相擁?我走過你走過的路,這算不算相逢?」說的是和確診或密切接觸者遇上的可能,都能被追蹤到。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