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具優勢 利好SPAC發展

評論 2022/03/24

分享:

分享:

香港聯合交易所於2021年9月刊發「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SPAC)的新上市機制諮詢文件,到今年1月起,正式接受SPAC上市申請。

新上市機制引入後,香港首家特殊目的收購公司、由招銀國際資產管理及AAC Mgnt Holding共同發起的Aquila Acquisition Corporation,於上周五(18日)在聯交所掛牌上市,標誌SPAC正式登陸香港。

SPAC是一種沒有具體營運業務的空殼公司,其唯一目的是透過「首次公開發行」(IPO)上市募集資金,用以專門併購有前景的未上市公司,而有關併購需要在兩年限期內完成。

近年加速發展 3大原因

SPAC早於上世紀90年代已在美國出現,但一直以來並非主流的上市融資渠道。SPAC近年成為市場焦點,吸引了不少家族企業辦公室參與投資,並加速SPAC發展,主要原因有三。第一,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對全球經濟帶來巨大衝擊,美國聯儲局快速將利率降至接近零水平,並重啟量寬。在資金氾濫的情況下,投資者積極尋找好的投資機遇,加上有專業機構和投資界名人對SPAC發起支持,使SPAC在2020年受到熱捧。

第二,投資者投資SPAC後,即成為該公司的股東,擁有投票權,決定是否接受物色到的併購對象,讓其投資選擇有一定靈活性,並且可以分享到成功收購的回報。

第三,更重要的是,在起初參與SPAC上市的投資者,其投資的下行風險相對可控,但潛在回報卻可以很高。SPAC上市所募集的資金,需要存託在託管帳戶內,以用作日後併購交易及支付相關費用,而在一般情況下,SPAC需要在兩年內完成併購,若未能於時限內完成,投資者可從存託帳戶中取回IPO的投資收益和應計利息,僅損掉時間成本離場,並且不設禁售期,可以直接退出投資。所以,參與SPAC上市的投資者,所承受的下行風險有限,這無疑是投資SPAC的好處。

家族辦公室參與 有3角色

筆者估計,對家族辦公室來說,參與SPAC很有可能成為一個「趨勢性」的選項。事實上,對家族辦公室來說,就SPAC本身可以有3個角色,包括:一、作為發起人;二、作為參與投資人;三、家族辦公室被投企業成為併購標的。

2021年9月,新加坡先香港一步,率先在亞洲引入SPAC上市機制,但直到今年1月20日,新加坡交易所(新交所)才迎來首家SPAC正式掛牌,是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Temasek)旗下Vertex Venture Holdings Ltd所發起的Vertex Technology Acquisition Corporation。

到執筆時止,以筆者所知,於新交所上市的SPAC只有3家,除了上文提及的Vertex Technology Acquisition Corporation外,還有由歐洲資產管理公司Tikehau Capital和LVMH集團董事長Bernard Arnault的控股公司Financiere Agache所發起之Pegasus Asia,以及一家名為Novo Tellus Alpha Acquisition(NTAA)的公司,後者由具有良好往績和豐富投資經驗的私募股權基金Novo Tellus PE Fund 2發起;而截至周二(22日),新加坡當地暫未有新的SPAC申請。

至於香港方面,自今年1月引入SPAC上市機制後,截至周二(22日)短短兩個多月時間,港交所共收到11家SPAC上市申請;至上周五(18日),香港首個SPAC Aquila Acquisition Corporationn掛牌,主要發起人是招銀國際,融資約10億港幣。由於香港投資SPAC門檻高於美國和新加坡,僅限於專業投資者,上市首日僅有不到30家獲批准SPAC交易所參與者可進行買賣,故當日Aquila僅交易3筆,總成交額1,752萬元,,報9.68元,較上市價10元跌3.2%。

在這家SPAC上市之際,正逢俄烏戰爭,內地股市劇烈波動,而受中概股退市擔憂等一系列因素影響,恒生指數亦跌至多年低點;另一方面,Aquila今次上市,獲得99名專業投資適度超額認購,也反映了市場對SPAC的興趣。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與香港首個上市的SPAC,發起人都是「國家隊」,可以看出兩地政府對此新舉措的支持。

有業內人士指出,SPAC投資屬於一級半市場投資,既需要投資人熟悉香港市場IPO投資環境,又需要對亞太地區一級市場擁有豐富的股權投資經驗。

UBS發布的2021年中國家族財富與家族辦公室調研報告顯示,中國家族辦公室在2020年的平均資產類別配置中,私募股權佔30%(20%直投、10%基金),遠遠高於同期全球家族辦公室平均(私募股權佔18%,當中10%直投、8%基金)。

亞洲的富豪有不少「新財富」,在大中華區尤其集中。他們相對年輕,往往對新事物接受度高,勇於嘗試,其中更是不乏連續創業者;比起傳統家族,他們不想依賴於盲池基金,希望更多參與到直投。近年的投資熱門是新經濟企業,例如資訊技術、生物科技、醫療健康、人工智能等,不少企業很難在短期內滿足一般的IPO標準,SPAC的出現,為這些由亞洲富豪或家族辦公室投資的新興領域企業,提供了成為併購標的之可能性。

經驗+聲譽 料成SPAC助力

目前,在香港排隊上市的多家SPAC,發起人都有個人或家族背景,例如Trinity Acquisition Holdings Limited,發起人為李寧、Lion Rock Capital和Astrapto Capital,分別持有33%、42%、25%的B類股份。李寧是中國著名運動品牌李寧的創始人,Lion Rock則專注於消費領域的私募股權投資,領投了多家內地及國際的消費企業;此外,李寧也是Lion Rock旗下一個基金的有限合夥人。如此具有消費領域投資運營經驗與資源的發起人,對該SPAC有一定的信用背書作用。

過去一周,港交所新增兩家SPAC申請,均是由兩個大家族後代發起,且都是他們繼美國SPAC上市後申請的第二個SPAC。上周三(16日),香港鄭氏家族、新世界發展執行副主席兼行政總裁鄭志剛,向港交所遞交A SPAC(HK)Acquisition Corp.上市申請,成為第10家向港交所遞交SPAC申請的公司,並計劃在消費行業物色潛在目標;去年鄭志剛發起的SPAC Artisan Acquisition Corp.已在美國上市,並與去年9月宣布,合併香港基因及診斷檢測公司Prenetics。

上周日(20日),「賭王」何鴻燊之子何猷龍旗下的黑桃資本,與中銀香港資產管理等聯合發起的Black Spade Asia Acquisition Co,向港交所遞交SPAC上市申請,計劃併購娛樂、生活方式或健康相關的企業;黑桃資本去年已在美國發起名為Black Spade Acquisition的SPAC並上市,聚焦類似行業,目前尚未公布併購目標。

以上幾個SPAC的發起人,都有較高的聲譽,他們的家族辦公室在SPAC領域有豐富經驗,是專業的投資者,料可助力SPAC上市的表現。

筆者相信,香港作為領先的國際金融中心,資本市場擁有足夠的深度和廣度,有各種專業的投資機構和人才,不少家族辦公室在SPAC領域也有豐富和專業的投資經驗,再加上香港交易所設立嚴格的SPAC投資門檻,這些優勢為SPAC的良性發展提供有利環境。

然而,任何事物都有利弊兩面,而且新生事物需要有嘗試和完善的過程,對SPAC在香港市場的後續發展和前景,筆者雖抱樂觀態度,但也需要以實事求是及理性的態度,作進一步觀察和分析。

作為領先的國際金融中心,香港擁有各種資本市場及人才優勢,加上香港交易所設立嚴格的SPAC投資門檻,為SPAC的良性發展提供有利環境。(資料圖片)

撰文 : 彭倩 科大商學院陳江和亞洲家族企業與創業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