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惡戰月餘 普京滿盤落索?

評論‧世情 2022/03/28

分享:

分享:

《孫子兵法•作戰篇》曰:「凡用兵之法,馳車千駟,革車千乘,帶甲十萬,千里饋糧……然後十萬之師舉矣。」用兵打仗,戰車千輛,運輸補給車亦須千輛,帶上裝備十萬副,千里運送燃料彈糧;準備好這些,十萬大軍方能出動。

兵貴神速不宜拖 普京賭國運?

「其用戰也貴速勝,久則鈍兵挫銳,攻城則力屈,久暴師則國用不足……諸侯乘其弊而起,雖有智者,不能善其後矣。」所以打仗最重要的就是旗開得勝,時間一長則人馬疲憊、士氣受挫,久攻城池則戰力殆盡,長期用兵則國庫空虛,此時各路對手乘勢發難,即使有智謀的領導人也無法招架。

「國之貧於師者遠輸,遠輸則百姓貧。近師者貴賣,貴賣則百姓竭,財竭則急於丘役。力屈、財殫……」國家因打仗變窮,在於需要長途補給;軍需所到之處物價飛漲,百姓財力枯竭,惟有賤賣勞力;國家人力物力皆消耗殆盡。

「故兵貴勝,不貴久。故知兵之將,民之司命,國家安危之主也。」兵貴神速,用兵首要的就是速戰得勝,不可拖延;領兵之者,掌握住人民的生命,主宰着國家的安危。

俄羅斯揮軍烏克蘭已超一個月,戰局和談判走向仍未明朗,普京可說已陷入惡戰。除了烏克蘭命運,俄羅斯國運恐怕亦成賭注,而俄烏戰爭結果如何,對中美均有莫大影響。

現在事態發展絕對不是我們樂見的,但必須實事求是的說,美國逼得普京誤判下發難,俄羅斯頂多亦只能慘勝;美國已立於不敗之地,手拿一副好牌,不用費力已能令局面朝有利自己方向發展;中國在此之際,則甚是被動。

俄軍戰至目前,雖然確有進展,但並未順利達到總體目標、迫使烏克蘭迅速求和。俄方將帥即使未讀過孫子兵法,也不可能不懂兵貴神速,現狀無疑不是他們的理想局面。

俄誤判軍情 補給綫短板拖後腿

俄羅斯2008年出兵格魯吉亞,僅用5天即取得勝果;2014年奇奪克里米亞,更在當地俄民裏應外合下,兵不血刃功成,這才叫戰爭藝術。今次拉鋸說明,俄方至少倒退至1999至2000年第二次車臣戰爭歷時近10月、7000多人陣亡的慘勝局面,以至有可能是1994至1996年第一次車臣戰爭,逾20月後羞辱戰敗之局;最可怕的就是,蘇聯1979至1989年入侵阿富汗無功而返的敗亡格局。

誠然,西方將俄滅聲下,我們從網絡看到的資訊,盡是俄軍損兵折將、丟盔棄甲的景象,而實際上烏克蘭部隊損失可能更慘重。

但不可否認的是,俄方今次無論在戰略,還是戰役戰術層面,都在相當程度上誤判了敵情我情,暴露出嚴重問題。

從俄軍車隊一度在基輔外圍停滯多天,延綿數十公里一事可見(也反映烏軍被打得很慘,無力把握機會以火炮或飛機殲之),俄軍未有完備補給綫即把兵力投入戰場,犯下兵家大忌。這種倉促開戰更意味,普京以武力保護烏東頓巴斯分離地區後沒有作罷,而選擇全面進攻烏克蘭,事前並未在俄軍內部做好思想工作。俄軍至少是中下層,原本和外界甚至是烏克蘭方面一樣,沒想過真會全面開打。

也不管普京勞師出於甚麼理由,烏克蘭國土比法國還廣,實非短時間內能夠拿下。俄軍當年打格魯吉亞用兵7萬,今烏克蘭大近十倍,俄軍兵力僅約20萬。烏克蘭武裝也遠強於格魯吉亞,且未有喪失抵抗意志,平民以不同形式支援前綫,使俄軍更加棘手,首輪攻勢受阻後,補給綫短板馬上拖後腿。

美歐制裁 俄「被脫鈎」影響深遠

現在一個多月過去,尚在烏方手中的扎波羅熱、第聶伯羅、敖德薩、尼古拉耶夫等重要城市已有充分時間做好防衛,縱非固若金湯,俄軍要攻定必代價倍增。基輔就更不用說,而俄軍其實可以選擇圍而不攻、強攻、以精確武器或特種部隊斬首等方案,但偏偏甚麼都沒做、甚麼也不像,卻就多個外圍城鎮泥漿摔角,使戰鬥向戰略意義微小、平民受損極大的低水平方向演變。

更重要的是,普京今次未能在西方回過神來之前定下乾坤,俄羅斯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被動,恐怕至少影嚮往後十數年。普京辛苦經營20多年,把國家從被人看輕嘲笑,恢復至重掌大國聲威不可忽視的棋局,有滿盤落索危機。

如今歐洲改變態度與美國聯手,軍事上加強北約對俄部署,讓普京適得其反之餘,更從政治、經濟、科技,甚至文化上對俄發動非傳統戰爭,企圖將俄羅斯民族從國際社會上抹走。是的,美國侵略別國的時候就不會遭到如此對待,打阿富汗20年元氣大傷也沒有致命,但這就是美國與西方掌控今天國際運作秩序,形勢比人強的醜陋現實。反觀俄羅斯GDP全球十甲不入,難有抵抗「被脫鈎」底氣。

美國顯然不想俄烏戰爭盡早結束,沒有和法德一道與俄交涉,而是一味火上加油,對俄制裁和供烏武器。歐盟計劃逐步取代俄羅斯能源,說明美國已不戰屈俄之兵,重創俄經濟命脈,更令歐洲投向自己,可能把投資和產業由「不安全」的歐陸轉到美國。戰爭愈是打下去,俄歐傷口就愈難癒合,歐盟今後也就愈難理性地鑑於現實利益,適度與俄緩和。

美國現在的計劃,就是將戰爭引向蘇聯入侵阿富汗葬送國家的方向,乘勢鬥垮俄羅斯,過程間還左右開弓,不斷向與俄建立「不結盟、不對抗」新型大國關係的中國潑髒水,上策迫使中國選邊站與俄反目,助美實現政治圖謀;中策也要使中國形象聲譽受損,長綫甚或與俄一併受到西方孤立。

京宜團結同道 勸和促談減傷害

對中國而言,上策始終是團結法德等同道國家勸和促談,讓俄烏戰爭盡早結束,把傷害降至最低,並等時間衝淡事件;聽美指揮對俄插刀,或放任不管,讓美主導形成「世界對中俄」格局無疑都是下策。

中國需要堅持區別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團結一大片之餘,亦宜藉當前全球經濟困難下鞏固與世界的紐帶。美國再次與中國舉行元首視頻會晤,並繼續豁免部分中國貨品關稅,也說明尚未正式視中俄一體予以孤立,但這窗口正在收窄。

普京事到如今已無回頭箭,勢加倍押注直至取得戰場優勢方休;烏克蘭則仍然堅持在西方支援下,長期負隅頑抗的希望。但俄烏、俄歐互為逃不掉的鄰居,安全要長久,需要沒有絕對贏家,否則雙方最終都會是輸家。俄烏歐愈早認清這一點,對他們自己以至中國才最為有利。

俄羅斯總統普京事到如今已無回頭箭,勢加倍押注,直至取得烏克蘭戰場優勢方休。(路透社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