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不完美現實 俄烏言和長征首步

評論 2022/04/04

分享:

分享:

國際安全要穩固長久,需要沒有絕對贏家,否則輸無可輸的一方勢會不惜一切反撲,尋求推翻現有體系,使原本大獲全勝的一方也不得安寧,同成輸家。

第一次世界大戰原是國家間的普通較量,難言「正邪對決」,戰勝協約國卻在《凡爾賽條約》苛求戰敗德國繳械、割地、賠款,結果不但未能如願令德國失去戰爭能力,反而間接導致納粹崛起,以及更加血腥慘烈的二戰。

國際安全穩固長久 需沒絕對贏家

二戰末期,美國提出摩根索計劃(Morgenthau Plan),打算將德國去軍事化、完全摧毁德國工業心臟地帶魯爾(Ruhr)產業,把德國變成一個農業國。

這助長了納粹在最後階段拼死反抗之餘,美國人在戰勝接管後亦很快意識到,強迫德國人大幅降低生活水平,只會令局勢徒添不穩,遑論要與社會主義陣營競爭。美國遂改弦易轍,推出馬歇爾計劃(Marshall Plan),全力協助西德與西歐重建,哪怕這需起用不少原中下層粹納幹部,某程度上對德國「免罪」。

今天俄羅斯與烏克蘭鏖戰月餘,雙方都已付出慘重代價,惟戰況對雙方皆仍遠非理想。俄烏現已到了抉擇時刻:是冒着更大動盪風險,堅持追求「完美的正義」,還是學會正視不完美的現實,在其中默默推動進步,以換取較可觸摸的太平。

俄烏上周談判難得終有進展,前方出現一綫曙光,只是迷霧依舊重重,持久和平之路仍遠,更無疑會有崎嶇反覆。

俄久攻不下 推翻烏已不切實際

首先,俄羅斯聲言會大幅減少基輔、外圍城鎮切爾尼戈夫方向軍事行動;假設這不是緩兵之計,說明俄方戰爭目標正朝向現實調整。

俄烏全面開打前,俄軍進駐了烏東頓巴斯分離地區,顯示保護頓巴斯俄裔是俄方最小目標;而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曾指控烏克蘭政府由「癮君子和新納粹分子」把持,宣布俄軍行動旨在將烏「去軍事化」和「去納粹化」,反映尋求烏政權更迭是最大目標。但俄軍對基輔久攻不下,甚至未能予以包圍,武力推翻烏克蘭政府已不切實際。俄與烏坐下來談判,即代表俄實質承認了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政府。

俄方現在有意縮小目標範圍,小至甚麼程度屬於尚能體面接受卻未可知。俄方稱已毁烏方數千軍事目標,能否論述為「去軍事化」?烏顯然仍有軍事抵抗能力,且在西方支持下有重新武裝機會。俄方下台階很可能需要繼續在戰場尋找;基輔方面減壓,亦幾乎肯定會加劇烏東激戰。

接着,烏克蘭提出成為中立國,不加入軍事同盟、不讓外國在烏駐軍、保持非核武國地位;這些都是非常踏實的主張,意味烏原則上雖然有自由選擇是否、與誰結盟,但也願意尊重俄核心訴求,修改現行憲法,放棄加入北約。

不過,烏方條件是否現實卻值得商榷。烏要求今後自身安全獲得多國保證,例如中俄美英法5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以及土耳其、德國、加拿大、意大利、波蘭、以色列等。莫說這些國家是否願意押上自己保護烏克蘭,這安排是否等於另類軍事同盟?這些國家不少還是北約成員,若在烏再受侵犯下參戰,會否捲入整個北約,使烏與加入北約無異?普京又會否點頭?

烏擬成中立國 惟條件值得商榷

烏克蘭同時需在領土問題找到下台階,俄羅斯亦需為此貢獻政治智慧。烏國土淪喪已是持續了8年的現實,烏方在堅持「領土完整」表面下,提出以15年時間與俄解決克里米亞問題,是個好開始。

然而,頓巴斯問題仍待解答,俄已公開承認頓涅茨克、盧甘斯克獨立下,這會比克里米亞更加棘手。頓巴斯以外,俄軍只差馬里烏波爾一城,即能打通連接俄本土與克里米亞半島的陸橋;俄方又奪取了蛇島,鎖住了烏最後海岸地帶的咽喉,俄最終是否願意歸還這些苦戰得來的戰略要地?

此外,烏克蘭如何面對國內極端民族主義,亦關乎烏俄今後互動質素。縱俄方有關論述誇大和以偏蓋全,烏新納粹主義問題確實存在,以至西方傳媒近日也不得不開始較多關注。烏2014年顏色革命後,極右民兵組織「亞速營」(Azov Battalion)獲國民警衞隊吸納,是頓巴斯衝突多年來不斷惡化原因之一。但對基輔而言,這些偏激分子正正最為驍勇善戰,至今守住了馬里烏波爾。

世界殘酷,現實並不完美,改變往往只能隨着時間一點一點推動。戰爭縱是試圖解決爭端、追求「完美正義」的最極端方式,很多時候也無法一步到位同時不釀成其他問題。即使俄烏各自都有一萬個理由討伐對方,但現實就是,俄烏雙方都消滅不了對方,而且兩族本身相似比相異多,任何政治論述也抹殺不了這文化血源。

俄方和普京需要意識到,經濟社會發展才是當今世界主導力量,武力征伐不可能令俄羅斯回復了蘇聯以至帝俄時代的輝煌。烏克蘭體量屬中型國家,俄無法使用鎮壓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或格魯吉亞一樣的套路對付之。俄表態不反對烏加入歐盟,則是一個很好的兆頭,說明俄並不反對歐洲一體、以經貿構建安全夢,乃至有興趣將來成為這個夢一分子。正如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說,俄羅斯也是歐洲一部分。

俄非小國 西方無法肆意孤立

烏克蘭亦需認清,本國安全只能靠自己與俄羅斯締造穩定關係來實現。烏方至今仍未放棄外國保證其免受侵犯理想,惟實情卻是沒有人願意以自身與俄的戰和,來擔保烏主權和領土完整,這就是布達佩斯備忘錄、明斯克協議均未能保護烏的原因。作為一個世界強國旁邊的中小國家,烏克蘭必須遵從現實政治法則,設法搞好與強鄰關係,擔任俄與西方的橋樑,成敗關乎烏自己的生存。

至於西方尤其是歐盟,則要正視俄羅斯並非小國,外部力量無法對之頤指氣使、肆意孤立的現實。全球化在過去數十年飛速推進,人類社會得到前所未有的發展,俄羅斯是這進程的一部分,而西方也在受益者行列。除了能源,俄羅斯是全球最大小麥出口國,在糧食安全方面角色關鍵;西伯利亞空域在冷戰後的開放,更大幅縮小了世界,尤其是歐洲發達國與亞洲新興市場的地理隔閡。

歐盟需要撫心自問,現在是否願意推倒這一切進展,換成自己與俄羅斯這個軍事和核武大國,在自家門口一觸即發的對抗對峙。西方更需要看到,中印等廣大亞洲國家對俄烏衝突採取持平態度,這種聲音理應是國際輿論一部分,按民主原則甚或比西方白人意見更具代表性,不容歪曲或淹沒。

俄羅斯與烏克蘭激戰逾一個月,雙方都已付出慘重代價,惟戰況對雙方皆仍遠非理想。(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