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開關紓抗疫疲勞 優化航班熔斷

評論‧世情 2022/04/06

分享:

分享:

為應對社會的「抗疫疲勞」和響應商界呼籲,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宣布,撤銷對英美等9國來港航班的禁飛令,並將抵港人士的酒店隔離日數由14日縮短至7日,又重申沒有人比她更重視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當疫情高峰過後,將進一步放寬防疫措施。

在新冠疫情前,香港作為當今世上首屈一指的「超級聯繫人」,在國際上最不可替代的重大優勢,就是人和資金自由出入的便利,而「開關」就是香港重建此絕對優勢、千里之行的第一步。

嚴厲封關政策 兩大原意

回顧兩年前,特區政府嚴厲封關政策的用意,其實有二:在疫情初期時,封關的作用在於對有很大不確定性的新傳染病,採取觀望態度,避免病毒流入,以減少對境內居民日常生活的影響;到疫情中期後,封關的意義轉為在於疫情管控較好的地區,對較差的地區進行區隔,以免本地疫情被外地傳入個案拖累。

香港在第5波疫情爆發前,曾成功「清零」,疾控水平名列世界前茅,大量香港留學生和海外僑民紛紛回港避疫,可見當時香港人對特區政府的防疫工作,有高度信任,官民齊心抗疫。

當時為了保持本地抗疫的階段性成果,特區政府惟有對世界大部分疾控水平比香港差的地區,維持封關政策,待其他國家及地區追上香港的水平後,再重新開放;相反,當時疫情控制較差的國家例如英國,很多已一早對香港開關,因為對已「清零」的地區開關,不會進一步增加境內疫情惡化的風險;可是到第5波疫情時,情況就剛好相反。

疫情此消彼長 開關利大於弊

香港今日的情況,就與一年前的英美國家類似。香港因長期封關,導致抗疫疲勞,現時疫情已不比外國控制得好,甚至因爆發時機較遲,所以現在看起來,香港可能比其他地方的情況還要更差;在這個前設下,香港進一步對外開關,是有利無害,因為以現時疫情狀況,開關令本地疫情進一步惡化的風險相對較小,但由此可帶來的社會利益,特別是紓緩抗疫疲勞、維持香港人長期抗疫的心理質素方面,好處極大。此消彼長之下,不如就盡快思考如何進一步放寬香港的出入境限制。

現時航班熔斷機制規定,一班抵港航班只要有3個乘客陽性,就會觸發熔斷機制,相關航空公司從同一地點抵港的民航客機航綫,將被禁止7日。正如上文所述,現時已非疫情初期,而且每班航機人數不同,不應以人數作計算;比較實際的計算方法,或可以班機乘客染疫「比例」取代「人數」。

乘客染疫比例作準 免太易熔斷

現行機制的另一大問題,是太易觸發熔斷。解除禁飛令首日,有18宗輸入個案,當中4宗為阿聯酋航空的EK384航班,當局即時以熔斷機制,禁止相關航班由杜拜經曼谷到港,令航綫復飛一日,又即時再暫停7日,訂了期間航班的旅客,又要再費煞思量安排機票及酒店。

航運業是高科技而資本密集的精密操作行業,有業內人士曾言,飛機每個在停機坪等候而不飛行的時數,也是在賠錢。航綫輕易被停飛7日,航空公司難以編定航班計劃,還不如繼續暫停飛行,實際上對恢復航運無大幫助。早前被撤銷禁飛令的9個國家,年初至今已有近3個月沒有航班來港,很多滯留在外地的港人等候已久,亦有很多家庭急需安排新聘用的外傭來港,若改為每班機20%乘客染疫,才觸發熔斷機制,是比較合理。

上述措施或許會增加若干風險,但現時嚴苛的熔斷機制,是為疫情爆發初期而設,現時當局其實可適度放寬,以配合撤銷禁飛令的執行,助經濟及社會早日重回正軌。

寬港人回港隔離 善用有限資源

當局進一步可考慮放寬的,是香港人外遊回港後的隔離,可先逐步縮短酒店隔離的日數,待疫情再放緩時,甚至考慮居家隔離,以便釋放有限資源,集中分配酒店隔離設施予更有需要的確診人士使用。

由過去兩年多疫情管理的經驗可見,相對於其他地方,香港人有較良好的公共衞生教育,對於疫情防控措施的自律性亦較高,過去3個月純粹因封關導致的抗疫疲勞一時鬆懈,才令第5波疫情出現大爆發。經歷過幾波疫情的風風雨雨,可見香港人對抗疫和公共衞生抱有「集體主義」精神,亦具自律能力,因此大可讓香港人先於訪港旅客,逐步放寬酒店隔離限制。

過去兩年,香港官民一心,為抗疫作出了重大努力,有自我犧牲、為求早日恢復正常運作的高尚情操。我們要謹記,別再重蹈半年前「有清零無開關」的覆轍,情況許可下便應放寬出入境限制,盡快紓緩「抗疫疲勞」,維持社會穩定,提升士氣,以確保我們能在抗疫持久戰中,取得最終勝利。

當局應適度放寬航班熔斷機制,以配合撤銷禁飛令的執行,助經濟及社會早日重回正軌。(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