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司法續穩健 中央致力保障

評論‧世情 2022/04/08

分享:

分享:

英國最高法院正副院長韋彥德(Lord Robert Reed)和賀知義(Lord Patrick Hodge)近日宣布,辭任香港終審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引起本地和國際社會高度關注。在支持兩位法官辭任的聲明中,英國外相卓慧思和司法大臣藍韜文都聲稱,主要原因是認為《香港國安法》實施後,港人的基本權利受到侵蝕,以及香港司法獨立不能得到保障。那麼事實又是否如此呢?

防範國安罪行 仍堅持法治原則

首先,對《香港國安法》侵蝕港人基本權利的批評,是完全沒有任何理據的荒謬指控;相反,《香港國安法》明確規定,保障香港居民根據《基本法》和有關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下,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應當堅持法治原則,包括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無罪推定、一事不再審、保障當事人訴訟權利和公平審訊等。

對《香港國安法》批評最多的,是法例第42條,當中規定如果被告人要獲准保釋,法官必須「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由此認為香港喪失了普通法下的「無罪推定」原則;但這些批評者有意忽略的,則是《香港國安法》第5條明確規定「任何人未經司法機關判罪之前均假定無罪」。該條顯然是對在處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過程中,要符合《基本法》第87條規定「無罪推定」原則的再確定。

審相關案件 續實踐「無罪推定」

在審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時適用「無罪推定」原則,也很快在司法實踐中得到了體現。在2021年2月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訴黎智英(FACC 1/2021)一案中,終審法院一致認為,《香港國安法》第5條只是對危害國家安全案件提高了保釋門檻,而非否定「無罪推定」;終審法院在判決中指出,包括加拿大、南非和澳洲這些適用普通法的地區,都有一些罪行明確要求被告人承擔舉證責任,證明為何不准其保釋並繼續扣押是不合理的。

終審法院通過以上案件所訂立的原則是,如果法院經考慮所有相關資料後,認為有充足理由相信被告人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便應該引用有利保釋的假定,繼而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相關條款,考慮所有其他與批准保釋與否相關的事宜,作出是否保釋的決定。

4項事實 證指定法官並非干預

至於《香港國安法》破壞香港司法獨立的指控,則多針對法例第44條規定,行政長官應當在各級法院「指定若干名法官」負責處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認為這是行政干預司法的典型;但這些批評者明顯有意或無意地忽略了以下4點重要事實,令這些批評完全站不住腳。

第一,行政長官指定法官並非隨心所欲,在此之前可徵詢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和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意見,意味作為司法機構首長的首席法官,對行政長官的指定擁有很大程度的影響力。

第二,行政長官指定法官,並非想指定誰就指定誰,而是一定要在各級法院現任裁判官和法官中進行選擇。這些法官本來就是根據《基本法》第88條規定,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擔任主席,並由法官、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組成的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推薦,再由行政長官任命的。

第三,行政長官指定法官要有章可循,即《基本法》第92條規定,要考慮法官本人的司法及專業才能,以及《香港國安法》第44條規定,不得指定有危害國家安全言行的法官。因此,只要不存在危害國家安全言行,並且擁有審理國家安全案件的司法和專業才能之法官,就可以得到指定。

第四,行政長官只負責指定法官,而審理違反國家安全案件則由該指定法官全權負責。這些法官在審理違反國家安全案件時,充分得到《基本法》的保障,需要以無懼、無偏、無私、無欺之精神維護法治、主持正義,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

事實上,無論是英國最高法院兩位法官的辭職聲明,還是英國政府稍後發表的《香港半年報告書》,都沒能列舉出香港法治受到侵蝕和司法獨立受到破壞的實質證據;相反,兩位英國法官在聲明中明確指出,香港法院對法治的承諾繼續受到國際尊重。

至於目前依舊擔任香港終審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中的5名英國法官、3名澳洲法官和1名加拿大法官,則先後發表聲明,表示完全滿意香港終審法院同僚在維護法治和審視行政行為方面的獨立及誠信,決定繼續留任。

其實,韋彥德法官在去年3月曾表示,如果香港出現司法獨立被破壞,或法庭違反法治的情況,才會辭任終院海外法官一職;去年8月,韋彥德在決定與賀知義繼續擔任終院海外非常任法官時更指出,香港很大程度保持司法獨立,法院裁決符合法治。可惜的是,僅僅半年後,兩位法官卻迫於英國國內政治壓力,背離初心掛冠而去。

破壞港法治 英政府才是始作俑者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4年11月會見時任特首梁振英時曾指出,「法治是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重要基石」。西方政客通常都會批評,中央政府通過實施《香港國安法》,破壞香港法治和司法獨立,但今次英國法官辭任終院海外非常任法官的事件卻表明,英國政府才是政治凌駕司法、破壞香港法治的始作俑者。

與此同時,中央政府一直恪守《基本法》第82條的規定,從未對終審法院邀請其他普通法使用地區的法官來港參與審判進行干涉,也從未想要改變委任海外非常任法官這一安排,正正體現了中央政府對香港法治的呵護與保障,對建設香港成為亞太區國際法律和爭議解決服務中心的強大支持。

中央政府一直恪守《基本法》規定,從未干涉和改變委任海外非常任法官的安排,體現了對香港法治的呵護與保障。(資料圖片)

撰文 : 劉洋 英國希德律師行香港辦公室合夥人、仲裁推廣諮詢委員會委員、調解督導委員會委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