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兒童節目主持為生計賣榴槤 陳佩思不怕蝕底由無名變有名字

副刊版 2022/04/15

分享:

分享:

《金宵大廈2》蘇皓兒飾演的渺渺那被灼傷的半邊臉令人驚嚇,如果有看過《常在你左右》的話,電影中陳佩思那一嚿嚿因為整容失敗而突起的腫塊,就更加令人卻步了。

陳佩思(Pancy),無綫電視第18期藝員訓練班畢業,昔日TVB的兒童節目主持,在去年懷緬兒童節目點滴的《童你一起長大了》亮相,又再被人記起。多年來她都沒有放棄演藝事業,仍然在娛樂圈中打滾;但為了生活,陰差陽錯開始賣榴槤,變成「榴槤皇后」。「如果拍戲能夠搵到食,其實都會專心拍戲。對於一個喜歡做戲的人,不用兼顧其他東西,這是最幸福的事。」

無綫電視第18期藝員訓練班有哪些畢業學員呢?黎諾懿、胡定欣已經非常「入屋」,連鄭俊弘這最初的無名小子,他那渺小的願望--「希望觀眾講得出我的名字」也達成了,陳佩思又如何呢?「當然羡慕啦!見他們有這樣的成績也替他們開心。每個人的際遇都不同,不是你靚女、你高大威猛、你身材好,就一定會紅。」陳佩思還記得當年是以兩人一組去考試,她的拍檔正是黎諾懿,那些年的情景因為訪問,又再在腦海出現。

離開兒童節目,在電影圈浮浮沉沉的演藝生涯當中,在2017年電影《常在你左右》,縱使陳佩思在戲中沒有名字(只是叫陳小姐)--演繹一個因為整容失敗而割脈自殺身亡的女子,但對她來說,仍然很難忘。「因為是根據一件真人真事--一個韓國女人整容失敗去模仿,她因為打油落自己塊面失敗,變成一個好奇怪的怪物。我要做很多次的特技化粧,倒模也可能超過10次,每次都要化3至4個鐘,好唔舒服。」

為了賺錢不介意做臨記

為了更多的演出機會,陳佩思不介意做醜女,甚至與一班初入行的演員做臨記也不介意,只因為需要錢。「我那時因為誤墮騙局,故需要搵錢。杜Sir開戲,要找一班跟組演員在番禺留3個月,每天開工,最早返,亦都是最晏放,沒有你的戲也要坐着等,真的不容易。但因為計月薪,新入行想學嘢就會做,當時我已在這圈做了10年以上,但因為等錢使,馬死落地行,還講甚麼身份。」

杜琪峯拍戲,突然間某個場景需要一個人,劇組就會即刻找他。那次在番禺拍《三人行》,杜琪峯突然需要找一個護士講兩句對白,於是就找上了陳佩思。「PA話要講兩句對白,問我搞唔搞得掂?當然無問題啦!以前做兒童節目,兩頁對白都是這樣背啦!」就這樣,本來無名無姓的護士,到後來電影上演最後的演員名單中,就有了陳佩思的名字。

「我記得以前兒童節目的監製,初入行就對我說:『做這行不要怕蝕底,只要你不怕蝕底,你不知道還會發生甚麼事。』在這件事上,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如果我不是遇到困境,就不會有意外的收穫,我好感恩。」就因為這次演出,陳佩思便埋了杜琪峯的班子,對方最近為ViuTV監製的新劇,Pancy也有份演出。

兒童節目木人巷

陳佩思很感激昔日兒童節目的訓練,讓她好像起樓般打好地基。「個個禮拜開工,成日面對鏡頭,那個年代對新人來說不是有太多這些機會,師兄師姊話無五、六年,都不要想有角色可做,但現在環境不同了,很快便有戲可拍。」

她又很喜歡以前兒童節目的小劇場,有無限的創作空間。「好像劇本只是說你做一個祭司,但無論造型、化粧、語氣都完全無限制。」她最記得和杜大偉做對手戲,她做祭司,對方做非洲部落的酋長,圍着火堆唸咒語。「他想了一句好好笑的咒語,但自己笑到停唔到,結果大家NG了10次,我們也『焗蟹』(忍笑),惟有停廠大家冷靜後再拍,到現在我還記得當時的情景。」

正因為有很大的創作空間,做得又開心,陳佩思經常渴望上班,近日伍文生「重操故業」再做兒童節目,便令Pancy羡慕不已。「他是我師兄,我們說他是一個傳奇,離開娛樂圈十多年,現在再返去做兒童節目,我都很想做,因為實在太好玩了。」

做了七、八年的兒童節目(如《至Net小人類》及《放學ICU》),陳佩思也學懂了做主持,面對鏡頭處變不驚,所以疫情前,她每個月也會做婚禮主持,還會為公司的周年晚宴、商場騷、電腦節等做司儀。「我為何今天能成為司儀?就是因為當年做了主持囉!」

...................

為食變生意賣榴槤

做司儀、拍戲只佔陳佩思收入的三成而已,而做生意就佔了她七成的收入,但她不是一開始就賺錢。

「之前試過在紅磡繽紛購物城開Boutique,是頂手兒童節目導演的,租平,但弊在無人流,得到的教訓是就算幾平租,如果無人行,一蚊也不要頂來做。」

後來陳佩思又頂手了一間在瓊華中心賣日本零食的店舖來經營。「上手做了十幾年,人流夠旺,生意又穩定,但我做了不夠半年,就出現了759阿信屋,也是賣我們同款的零食,但款式多過我們,而且一年內開了100間分店,直接從廠商攞貨,零售價還平過我們攞貨的價,結果我捱了一年半,無賺離場。」

至於開始做榴槤買賣,始於她2013年接了個榴槤廣告。「我喜歡食榴槤,以前貓山王好貴,我就經常飛去馬來西亞食,朋友又介紹我認識當地賣榴槤的人。」由於陳佩思在Facebook發相「曬命」在馬來西亞食榴槤,朋友都說為甚麼咁自私只是自己食,於是她便萌生賣榴槤的念頭。「那時候朋友都不敢在香港買貓山王,因為幾百蚊一個,怕有人魚目混珠,但他們信得過我。」

初期由拿證明、入口、到機場取貨、運輸,陳佩思都是一腳踢。「第一次去機場收貨我無瞓過覺,還講笑說去接老公機,姓王名貓山。」那時候,朝六晚九,百多個榴槤都是她自己送貨,朋友仗義做司機呻肚餓,都只能吃個包,因為就算規劃了行程,遇上客人突然爽約不在家,行程打亂了,就要來來回回港九新界。

「現在有合作開的司機團隊,每年5月至8月,榴槤當造期,就一call即到。」因為全部是透過社交平台及電話進行買賣,因此她認為毋須實體舖,也不用養着一班員工。「近年競爭較為激烈,是損失了一些零售客,但他們不是我target customer,因為現在慢慢轉型做批發,而國內也有人攞貨。」

做生意許多時候講關係,就算出現競爭者,陳佩思也有信心自己賣的榴槤質素有保證。「貓山王分A、B果,果農會將A+的果先留給熟客,所以有些客人覺得我賣的榴槤有所不同,問點解?其實無得解。」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陳家昌

陳佩思由兒童節目主持,到今天拍戲拍劇之餘兼職司儀搵錢兼賣榴槤,只因就算愛演戲也要生活。(被訪者提供)

陳佩思和胡定欣剛畢業,便一起接job。(被訪者提供)

陳佩思說每個人入兒童節目見到譚玉瑛姐姐都會這樣說:「我由細睇你到大,沒想到竟然有一天會和你做同事。」(被訪者提供)

當年兒童節目認識的小朋友,今天有些已大學畢業,還快結婚呢!(被訪者提供)

能夠埋到杜琪峯的班子,陳佩思覺得是奇妙的事。(被訪者提供)

陳佩思在電影《常在你左右》飾演一名因為整容失敗而割脈自殺的女子,粧容實在很驚嚇。(被訪者提供)

未婚的陳佩思竟然拍戲做慈母超過20次,懷孕也七、八次,問導演原因,竟然是因為覺得她內心是慈母,但愛搞笑的她,身邊朋友都覺得她應該嘗試做大笑姑婆。(被訪者提供)

陳佩思推出自家品牌「榴槤皇后」冰皮月餅,得到一班演藝界朋友支持。(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