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小子做老師只因:「教書好過癮!」

副刊版 2022/04/19

分享:

分享:

東華三院吳祥川紀念中學的黃振裘校長,投身教育界至今經已21年,回想當初入行,原來是幼承庭訓。「媽媽是個老師!」他笑一笑續道:「小時候媽媽在家改簿,我總覺得好有趣。」這個「有趣」的印象,就一直留在他腦海,及至大學畢業後,終執起教鞭,與母親成為同行。

興許是身為老師的職業習慣使然,也或者純粹是個人性格驅使,黃校長的媽媽給孩子的教誨一直是過程重於結果。「我們4兄弟姊妹,媽媽對我們的要求一直是盡力而為。她不會定下要考到多少分,或默書必定要怎樣的標準讓我們去遵守,而是不斷提醒我們要盡自己所能做好。」這點準則更是放諸所有事,不只在學業上,更包括日常生活。「待人接物、處事都是這樣,像平日做家務如掃地,也要本着『好好完成』的心態,不可敷衍。」

道理淺顯明白,但要每天貫徹,對小孩子來說始終不易。「媽媽給我們的任務是在她下班回家前要完成功課、溫好書。但細個當然會有曳的時候,會貪玩,有時大家做完功課後看電視、玩遊戲自是必然。然後當教小學下午校的媽媽回到家門口,找鎖匙的聲音出現時,大家就像走鬼一樣,趕着收拾。」聽校長這麼說,以為總是上演鬥智鬥力的親子較量,卻原來媽媽嚴格但張弛有度。「她找鎖匙會找好一會,然後開門又慢慢來,其實是『放水』給我們。」黃校長笑着憶述童年頑皮往事,更鬼馬總結道:「細個都幾Happy㗎!」

自小好奇心旺盛

最愛物理科的他,從小就是個「好奇寶寶」。「遙控車為甚麼可以按指令郁動?電風扇為甚麼能夠轉動?這些我都很好奇,很想拆開看個究竟。曾經有次媽媽說風扇葉上有塵,我馬上自動請纓拆開去清潔。」能夠順利組裝回去當然沒問題,但意外卻不時發生。「有時家裏有裝不回去的東西,不用問就知道是我的『傑作』,當然會被罵啦!」

雖然憑着解體,讓他弄清不少疑惑,但卻有更多不明所以的謎題,及至後來在中學接觸到物理科,聽着老師解說牛頓定律、電力學、水及光的物理問題,便馬上如獲至寶、豁然開朗。「不只是聽老師解釋那些物理現象,甚至是和同學之間一起討論也覺得充滿趣味。我想就是從那時開始,發現通過向別人說明、解釋以讓對方理解知識,讓我感覺到滿足,也認為『做老師』是很值得努力的工作。」

理科出身的他,在科技大學物理系時獲一級榮譽畢業,學校亦已給了他很好的進修學位。「畢業時剛好遇上金融海嘯,經濟很差,很難找工作,所以便打算繼續進修。那時科大給了我master offer,還有工資,但我已同時報了港大的教育文憑,心想『好似都係教書過癮』,便去讀教育文憑,然後再進修,接着在2001年入職做老師。」黃校長在大學時主修物理,副修社會科學,當中的訓練令他除了掌握客觀層面的科學知識,更明白將科學知識、現象結合現實去解說,在教育範疇而言更為重要,亦即他口中的「過癮」。

上堂教書活用實例

在第一間中學當了一年老師後,黃校長去到九龍塘一間英文男女中學,一教便十多年。在第二間學校,由老師、訓導老師、科主任至助理校長,經歷過不同的工作崗位。談起做老師的日子,黃校長說:「我很享受教書,很想教識學生。」物理科較諸一般科目,較多抽象性的理論,有時單憑書上的文字,難以讓學生理解。「我看《聖經》,知道耶穌講道理,也不是直接講,而是會用比喻。教科學也一樣,用一些比喻,透過一些生活經驗來做比喻,讓學生容易明白。」

請校長舉例,他馬上手到拿來:「像初中物理中的Kinetic Theory of Matter(粒子動能理論),有分固體、液體和氣體的排列,次序上從緊密至鬆散。我便對學生說,幻想你們都是粒子,大家在課室內坐定定,就是固體狀態,為甚麼呢?因為有我這個因素令你們固定,就像物體中有一種引力令粒子整齊而緊密地排列;而當小息時,大家就會到處走,但始終不會離開學校,因為大家知道需要留在學校範圍,就像有種引力讓粒子始終在一個範圍內,雖然流動卻不會突破既定容量。」

老師這行業,具備專業知識同時要面對不同類型、程度的學生。黃校長給人的印象能言善道、活潑幽默,而且衣履整潔明亮,與一般人眼中的中學老師或校長較為不同。他聞言即笑道:「真的有初識的人說看不出來我是做老師,他說我很像做sales的人,我聽見後回答他:『是呀!我是做sales的,我sell的是牛頓定律、分子物理。』」

---------------------------------

疫下中六模擬考在家做「相信學生」獲更好成效

黃校長轉職至東華三院吳祥川紀念中學將近3年,大部分時間在疫情中度過,挑戰可謂浪接浪。「像去年中六的mock exam,遇上疫情嚴峻階段,學生不能回校考試,我和老師們開會商討解決辦法。有老師提出將模擬考延後,再觀望疫情發展。當時我問了一句:『我們考mock為的是甚麼?』大家都很清楚,就是檢視學生有甚麼不懂、弱項在哪裏,從而在最後衝刺作針對性補救。」

當目標清晰,而疫情發展又難以預計時,黃校長決定作出一個大膽的改變。「我們讓學生在家完成mock exam,事先告訴學生並不計分,只會出一個非offical的成績以顯示這次的表現。讓他們清楚明白考這個mock的目的,是找出自己的弱項,為DSE做更好的準備。」校長坦言這個決定也有遇到質疑和困難,如公平性問題、老師的工作量增加等,但幸而最終都能迎刃而解。「感恩老師們的付出、校董會、校監等的支持,還有學生的自律。結果那一年學生的DSE表現相當好,經JUPAS入讀大學的比率亦上升了,證明大家的努力都沒有白費。」

作者:王嵐

責任編輯:李越樺

東華三院吳祥川紀念中學的黃振裘校長認為學校的行政和教書工作同樣有趣。(受訪者提供)

黃振裘已在教育界工作超過 20年,擔任過不同崗位如訓導老師、科主任以至校長。(受訪者提供)

黃校長形象活潑鬼馬,沒有傳統校長的權威架子。(受訪者提供)

已為人父的黃校長過去不時與家人出遊世界各地,享受家庭樂。(受訪者提供)

畢業於科大的黃校長,後於港大修讀教育文憑、碩士及博士課程,孜孜不倦。(受訪者提供)

做老師時喜用例子令課堂氣氛變得活潑,至做校長時亦與學生打成一片。(受訪者提供)

疫情下的師生相處和過去相比多了隔膜,但亦因此衍生更多不同的可能性。(受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