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擊快遞

副刊版 2022/04/19

分享:

分享:

這次上海疫情,最慘的是老年人、長期病患者、有幼童的家庭,以及以工作天計算收入的基層。打份工收月薪的企業從事者,相對衝擊較小,因為WFH,會議還是照開,工資仍照出。但因不出門連帶的消費退潮可想而知,最明顯是那些職業婦女,不用化粧、換季、交通出行,閉關起碼兩周下來的話,她們說反而省到不少錢。出糧的老闆級可能有點肉赤,但中產階級其實相對影響較小。

但我們也不能忽視弱勢人群。這都是朋友所知小區的親身經歷,有些住滿老人的弄堂(上海早年職場結構不同,許多是當年工作單位同事都會住在同一街道,當每一代人老去,一些弄堂就會變成老人區,例如聚集了退休教師群等),的確是過得艱難。他們的子女好多在外地,老人家不上網購物,老弄堂環境需要在一樓共享廚房,冰箱存貨不多,平日習慣去街市買餸,也作為社交。但一封就一個月的話,食糧確是問題。政府隔三數天發來的物資,若弄堂中沒志願者,也只能送到大閘門口,未必能去到家門。如果藥不夠或有急症就更慘了。

有小孩的家庭,要求神拜佛不要在此時生病。見過處境是,母親深夜在街區多幢大樓下高喊求援,問樓上的陌生住戶有沒有退燒藥,家中孩子已燒到四十度。

反過來,從中「受惠」的亦有,這時候,收入最高的是當快遞送貨。派遞公司甚至承認,上海封控這陣子,有快遞員的單日收入,竟去到一萬元人民幣,那包括了客戶打賞,平均是超過一百元一單,一人平均一天會接上六十單。

關了十一天,由於剛發出了分三個級別解封,我住的被列為可在近鄰出入的「防範區」,終可以上街走走,發現基本上沒商店開門,想當個游擊快遞送些物資給還被關住的朋友都難。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