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治療師莊子聰 治痛症以外關顧病人心靈

副刊版 2022/04/20

分享:

分享:

物理治療是建基於現代西方醫學的一種非藥物治療的醫療專業,採用運動、手力治療、人體功效學,和各類電療方法如熱療、超聲波、短波甚至是針灸等方法,範疇廣泛。

「硬件」雖好,也要「軟件」扶持,物理治療師莊子聰重視了解病人的心態,認為全人治療方能事半功倍。

莊子聰外號「莊子老師」,小時候熱愛運動,打波、跑步、游泳都愛玩,做運動時難免試過受傷,他過後會研究一下是否因某些動作而易引致傷患,或者怎樣做才正確,漸漸覺得研究這些動作是蠻有趣的事情。

至大學時選科,原來物理治療被稱為「擁有X光眼」的一科,意謂可從一個人的動作,能分析到做錯做對,於他而言非常吸引。事實上,莊子聰媽媽是中醫師,70年代由潮州來香港,是用祖傳方法醫病的「流氓醫生」,在耳濡目染下他對醫療範疇興趣盎然。

最愛解剖 讚嘆人體的精密

在理工大學物理治療學讀了3年,提及在學趣事,他說必定要說解剖實驗室。「我們需要知道關節與肌肉分布位置,並非從假人而是用真正屍體去學習,有同學會怕見到屍體和血,但我卻是入迷和投入,真實的肌肉和關節可以觸摸到,驚嘆人體的美妙和精密,如某條肌肉由手臂連到肩胛,某些神經由腦部連接到足部。」他一個學期共4個月朝八晚十留在實驗室都不言倦,其實整間解剖實驗室都充斥着哥羅芳的味道,沒半點抗拒之餘,反覺得饒有趣味。

記者曾聽聞讀物理治療是需要穿泳衣上課的,向莊子聰求證。「某些課堂是需要穿上泳衣上課,如學習一些手法治療、運動治療練習如拉筋和復位時,以絕對清晰了解不同肌肉和關節的部位,其實也沒甚麼好尷尬的。」

物理治療對象範圍廣

完成3年課程後,莊子聰毅然轉往新加坡發展,事緣是他認識一位學姊曾在新加坡工作,適逢新加坡衞生醫療部來港招聘,他有感在港畢業後進入醫院工作十分繁忙,一小時六、七個個案是常事,新加坡可以半小時跟進一個個案,這學習環境對一個初出學堂的新鮮人來說是好事,有時間去鑽研。他在新加坡一間醫院任職,主責運動醫學、腦神經、關節斷裂、長者手術後復康等等,坦言這3年大有得着。「我可以專心去睇每個症,難得老師及師兄也熱衷教授,使我對神經控制與肌肉控制愈來愈有興趣。」回港後他自立門戶開診所。

物理治療的醫治對象可由0歲至100歲,小朋友自閉症、過度活躍至老人家中風後復康都有關。在此範疇中他對運動醫學、脊椎醫學尤感興趣,所以循此兩大方向發展。「脊椎方面如低頭族神經受壓、腰骨的坐骨神經痛問題,都屬都市人常見問題。運動醫學方面要了解到每一個動作的力學,再去分析為何會有勞損、創傷的出現,如籃球員常有膝蓋十字韌帶斷裂,出現原因為何、有哪些預防方法、傷後如何迅速地康復,都需要運動醫學理論去理解。」由於涉及治療部位由頭到腳,因此物理治療師對人體500條肌肉、206塊骨頭都要非常熟悉。

讓數據道出實況

莊子聰致力以中西合璧及結合科學數據的方式協助病人解決及預防痛症,增設科研儀器去檢查痛症患者的身體狀況,源起是他2014年在中大以紅外綫儀器作研究後,發現此工具可提供的數據讓病人治療的好處甚大。

「與其常提醒病人身體要保持挺直,倒不如讓他看數據,如脊骨已歪斜了15度,這些數字會讓病人留下深印象,有助他們加強健康意識。又例如運動員特別是跑步、單車選手、高爾夫球手,會特別斟酌脊骨就算只是歪了一度,都有機會影響他們的運動表現,甚至是容易受傷。」數據就可讓他們了解身體實況。

行醫14年,他難忘的個案多的是。有夫婦皆為70歲,來求診為女士,她樣子「木獨」欠反應,問她有何不適沒回應,統統由丈夫回答,指太太最近3個月經常跌倒、行路也無力。莊子聰為她進行一輪測試後,婆婆肌肉及柔韌度正常,身體功能上平衡力稍遜,由於他曾做過腦神經科的經驗,便循這方面想:會否曾腦中風?或其他腦部問題如腫瘤導致,馬上轉介醫院跟進。她入院進行腦掃描後,腦部有一3厘米大的腫瘤,幸及時發覺醫院替她施行手術,問題迎刃而解,莊子聰也深感欣慰。「超出平時工作處理痛症的範圍,因此印象特別深刻,幫到病人的開心和滿足感很大。」

行醫感動 與人有關

另一難忘個案,是一位熱愛三項鐵人運動的女士,她參與的是全項目鐵人賽,可歷時十句鐘。有一次她到台灣參賽,在踏單車項目中發生意外,待有意識後已身在醫院,事發過程完全「斷片」,而且全身傷痕累累,頭、頸、膊都感痛楚,右腳腳跟無法活動自如,原來是意外傷及脊椎,康復時間需時。她返港後接受莊子聰治療時,邊進行邊落淚,指自己的任性令母親憂心忡忡,從受傷體現到家人對她的愛。「治療以外,我觸及到她心靈的關顧,了解她的心路歷程,過程中我都開心,彼此如朋友,感謝病人對我的信任。行醫十多年,會使我感動的,一定是人與人之間的聯繫。」

疫情下,他指確多了人有痛症,有一個病人求診,常覺得頸、腰和腳統統歪了一邊。「有點奇怪,因痛症多在某一部分,甚少牽連這麼廣泛,人也極度緊張。」莊子聰診症時,確發現病人關節上有不健康的地方,因少運動少外出,血液循環及肌肉柔韌度不足自然會產生關節痛症,但同時病人因失去工作產生的焦慮,身體心靈互相影響。「不能只着眼於治療關節肌肉上,需要多花點時間了解病人的心態,治療方能事半功倍。」他說要做一個真正治療痛症的醫者,拓闊的層面不單止是觀察手、腳,而是全人治療。

---------------------------------

隊醫急救用「神仙水」

莊子聰另一身份是香港足毽隊港隊隊醫及前愉園流浪足球隊隊醫。「隊員一受傷,隊醫需馬上衝入場內做支援,你幫到他繼續比賽,很快可見到效果,很有滿足感。為運動員減少創傷率,提升表現練習得到好成績,得到教練與團隊的信任,也是很開心的。」

看足球賽事,遇球員抽筋或受傷,隊醫馬上擠上一些東西,莊子聰指是「神仙水」,原來是一種急凍冷凍劑。「球員有痛楚會影響表現,需要馬上止痛,加上有少許麻痺作用,好讓球員完成賽事。當然我們會臨床判斷,球員能否繼續比賽。」賽事後,隊醫也需跟進球員狀況,詳細了解球員是否有其他隱患。

﹏﹏﹏﹏﹏﹏﹏﹏﹏﹏﹏﹏﹏

圖片:黃建輝攝、被訪者提供

作者、責任編輯:周美好

物理治療師莊子聰的宏願是為世界創造無痛苦,無論是病人或疫情後,都能有多些關顧。

在新加坡樟宜醫院工作時攝。

他熱愛運動,曾踏單車踩上海拔3,000公尺的武嶺。

莊子聰提醒大家勿維持一個姿勢長時間不郁動,要每半小時挺直身體,讓身體要有一個中立位:腰挺直、膊頭拉後、下巴後收,此動作維持30秒,有助預防勞損。

讀物理治療時,他對解剖課堂甚感興趣。

讀物理治療時,他對解剖課堂甚感興趣。

莊子聰不時出席講座,望公眾關注各種痛症問題。

莊子聰擔任不同運動項目的隊醫,其一是香港足毽代表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