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精神健康服務 助消除偏見

評論‧世情 2022/04/20

分享:

分享:

在上篇文章(「資源失衡削精神病社區復康成效」,4月6日》)中,筆者講述了部分市民對嚴重精神病患者及康復人士抱有偏見的現象,以及香港近年的治療和護理精神病政策已跟隨國際趨勢,以社區復康為主;然而,精神健康服務的需求和資源失衡現象日趨嚴重,令政策的效益成疑。

增普通科醫生培訓 處理穩定個案

為增加醫生人手,筆者支持醫務委員會放寬引入海外專科醫生的限制;此外,本地醫學院可考慮加強普通科醫生的培訓,以協助處理病情穩定的個案,減輕專科服務的壓力。當局亦應該增撥資源,強化「個案管理計劃」和「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社區中心)的支援,包括改善人手比例、增聘精神科護士、協助服務單位設立永久會址等。

部分精神病患者或因害怕被負面標籤、甚至影響工作機會,以致諱疾忌醫。醫管局已採取了若干靈活措施,包括病人可在周末到精神科專科門診接受藥物注射、到診證明書不會顯示診所名稱、情況穩定的病人被安排每隔12至16周才覆診等,這些都是正確的方向。

至於地區居民的安全疑慮,筆者建議當局應檢討現行的「有條件釋放」機制。《精神健康條例》規定,如病人被強制羈留,並有刑事暴力的病歷或傾向,可在施加若干條件的情況下獲得釋放,釋放條件包括居住在指明地方、接受覆診及服用處方藥物等;當該名病人沒有遵守釋放條件,以及基於其健康或安全或為保護他人着想,便可把該名病人召回精神病院。舉例來說,筆者認為即使無違反釋放條件,一旦醫生判斷病人情況持續惡化,並可能對他人構成危險,也應該被即時召回。

參考歐美 引入「社區治療令」

筆者也建議在本港引入「社區治療令」,即強制符合指定條件的精神病患者,在社區居住期間接受一套訂明的療程,不遵從規定者會被召回醫院接受治療,目前多個國家及地區均有實施此制度,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澳洲、比利時、盧森堡、瑞典、挪威、以色列、台灣等。這項法律針對未有遵從規定或依時服藥,而對他人構成危險的患者,旨在強制他們在非院舍環境下接受治療,以確保患者本身以至市民大眾的健康和安全。

部分市民抱着事不關己的心態,認為應把精神病人長期關押在醫院,甚至阻撓社福機構在地區開展支援服務,以為「眼不見為淨」便天下太平;事實上,長期隔離只會令精神病患者更脫離現實,增加依賴性和自卑感,令他們更難痊癒。社區設施主要是為協助精神病患者適應社會而設,群體及有規律的生活,對患者的康復有很大幫助;而且,相比起任由他們分散活動、缺乏照顧,患者在專業人員的觀察和輔導下,更能減少不必要的滋擾。

普通市民和病患的家人,皆期望生活在安全、接納和關懷的社會。完善的精神健康服務需要環環緊扣的支援,也需要在適當時刻果斷應對偶發的潛在危險;當慘劇不再重演,社會上存在的偏見也會相應減少,令精神病康復者更容易重新融入社會。

除放寬引入海外專科醫生限制,本地醫學院亦可考慮加強普通科醫生的培訓,協助處理病情穩定的精神病患個案。(資料圖片)

撰文 : 邱達根 立法會議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