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與行動

副刊版 2022/04/21

分享:

分享:

恐怖分子被出賣,落網警方手上,也得知有計時炸彈藏在鬧市深處,只是恐怖分子在威迫利誘下,也絕不肯說出地點所在,不足兩小時內,便會有多人死傷,城市更可能陷入混亂。這刻,警員應否以嚴刑迫供?這是老樣子電影橋段,也同時是經典哲學問題:Can 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為達到拯救大眾的結果能否向一人非法施虐?

當來屆行政長官唯一參選人,日前宣布三大施政方向,為首是「結果為目標」,期望為市民解決問題。醫生聽後,腦際第一時間想起英國哲學家Jeremy Bentham及John Stuart Mill的Utilitarianism(功利主義),也就是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的根基,這哲學視「行動」為效用工具,只要行動為最大人群帶來最大、最長久的快樂,這行動便可以視為正確。聽來合理的哲學思想早已為西方自由社會廣泛接受,不少西方政客也把類同思想掛在口邊。

當年特朗普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在他二○一一年發表競選演說時說道:「I must leave all of my options open because, above all else, we must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意味為達到美國再次強大的結果,可以不擇手段,而在他四年當總統日子裏,絕對有所兌現。

相信香港未來新特首,定會以香港市民好處為依歸,但在政治裏永遠是一方好處跟另一方好處較量,例如房屋政策便是地產商跟小市民居住環境的較量,本來特首所說的結果為目標是好事,但更重要是怎樣的行動才能達到結果?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22/07/29
軟終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