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搭棚」誘烏唱死戰悲歌 更攪局台海?

評論‧世情 2022/04/25

分享:

分享:

打仗講的是榮譽,戰鬥到底是氣節?也許吧。美國前總統羅斯福則形容,戰爭是年輕人在死、老人在吹水的一回事(War is young men dying and old men talking)。

烏態度反覆 擺姿態不急於停戰

是否戰至最後一人,應衡量實際意義。古希臘斯巴達300壯士,扼守溫泉關至全部犧牲,延緩了波斯大軍進攻,為各城邦備戰及最終勝利贏得了時間。

二戰斯大林格勒戰役,德軍被蘇軍「包餃子」,彈盡糧絕饑寒交迫,陣中統帥保盧斯(Friedrich Paulus)少理希特拉臨時升他為元帥(暗示他殉國也不能繳械),拒絕讓部下無謂喪命,成為德國在整場戰爭中投降的最高級軍官。

俄烏戰爭烏東新戰役打響,馬里烏波爾烏軍殘部突圍無望,烏方揚言守軍會死戰到底,總統澤連斯基更威脅,若俄軍殲之,烏克蘭會退出與俄羅斯和談。

和談進展原本明明好好的,基輔態度怎麼大變?烏方數周前才提出甚為務實的方案,願意成為中立國、放棄加入北約,並用15年時間與俄解決克里米亞問題,俄方也不反對烏爭取加入歐盟。豈料和議此後就如泥牛入海,再無消息。

烏方現在反而擺出不急於結束戰爭姿態,明知就算俄軍外強中乾,烏軍也不可能徹底扭轉戰爭形勢,都要「寧為玉碎」,恐會再有無數烏克蘭人失去性命。

鑑於俄烏戰爭是俄羅斯與北約代理人的戰爭,烏克蘭態度反覆,極可能與北約之首美國有關。

美缺席外交解決 暗中阻撓和談

美國不停追着本是局外人、也在努力勸和促談的中國要求「負責」,可是自己作為繫鈴人,卻始終對和談不吭一聲,在國際爭取外交解決危機中缺席。烏克蘭提出和議後,美國不置可否,也沒有拋出自己的方案。美國在俄烏戰爭開打前,沒有理會俄方提出談判全面的歐洲安全體系;槍響起來後,美國猛烈制裁俄羅斯、施壓和抹黑別國要求對俄割席、組織向烏克蘭輸送武器。除了親自動手,美國「打」的做盡,「談」意全無,看來並不想恢復和平。

美國前資深外交官、尼克遜訪華首席繙譯傅立民(Chas Freeman)不禁狠批,美方沒有參與任何談判,「正是治國和外交之道的相反」。他不諱言,美國只是缺席的話還好,更惡劣的話,美方是在暗中阻撓談判;美國現在的政策,就是任由烏克蘭戰至最後一人,來推動俄羅斯政權更迭。「這很糟榚,但這很可能就是華盛頓內的主流意見。」

就算從理想主義色彩的道德觀點看,上一輪和談後出現了布查事件,「不能向邪惡屈服」亦非勸阻烏克蘭議和理由。美國過去曾促成領土被佔的埃及跟以色列關係正常化、英國跟被列恐怖組織的愛爾蘭共和軍和解。反觀今天美國死咬俄羅斯力圖延長俄烏戰爭,卻視而不見北約盟國土耳其越境伊拉克殺戮庫爾德人,遑論美國一直是以色列對付巴勒斯坦人的後台,「正義」光環早已碎了一地,還說明美國已由太平紳士變成縱火狂徒。

美任烏國淌血 只為鬥垮俄羅斯

美國搭起戲棚,誘使一廂情願擁抱西方的烏克蘭,唱出一幕比一幕更淒慘悲歌,可謂處心積慮。烏克蘭在2014年顏色革命、克里米亞易主前,曾於俄方同意下,提出同時與歐盟及俄羅斯經濟整合。美國已故重量級俄羅斯研究學者科恩(Stephen Cohen)則指出,是歐盟在美方支持下,向一個國內嚴重分化的烏克蘭說不,告訴它只能二擇其一。

如今美國終於逼得普京發難進退失據,俄羅斯國運繫於一綫,美方當然不會就此停手。拜登稱普京為「戰犯」、不能讓他繼續在位,道出了美國目標純粹是鬥垮俄羅斯,即使烏克蘭人會為此死光,美方也不在乎。

美國攪局東歐得逞,流了烏克蘭的血就弄得俄羅斯一身蟻,勢自鳴得意,加劇在台海玩火,欲把烏克蘭模式輸出美方掛在嘴邊的「印太」,嘗試在和平競爭已幾乎無法保住美國一哥地位下,以戰爭、制裁和孤立打斷中國崛起進程。烏俄仍在拉鋸,美國亦不忘繼續掏空「一個中國」政策,再次派一幫國會議員赴台面授機宜。

不過,從多個角度看,中國非俄羅斯,台灣亦非烏克蘭;俄羅斯會否一蹶不振也未成定局,美國想用同樣套路對付綜合國力強於俄的中國,成本可能更高之餘,效果恐怕更小。

同套路遏華 成本更高效果更小

軍事上,俄軍今次嚴重誤判敵我形勢,高估自身能力,低估烏克蘭實力意志;相比下,解放軍近年養成了認清自身短板,改革圖強的文化。解放軍坦白提出打現代化戰爭、各級幹部指揮現代化戰爭「兩個能力不夠」,部分指揮員判斷形勢、理解上級意圖、定下作戰決心、擺兵布陣、處置突發情況「五個不會」等反思,並摒棄了大陸軍體制,強調建立跨兵種聯合實戰能力。俄軍在烏克蘭撞的所有板,無疑也會成為解放軍細仔上的課。

地緣上,台灣是個島,北京即使迫不得已需要採取斷然措施,在「不打」和派大軍佔領「真打」之間,仍有很多選擇,例如以強大軍事壓力迫使最終和平統一的「北平模式」。大陸可以封鎖台灣周邊水域並設立禁飛區,電磁遏制癱瘓其網絡通訊,同時對外展示足夠實力威懾,阻止外國軍事干預,爭取以最小傷害實現最大效果,不戰而屈人之兵。

經濟上,中國抵禦美國等西方國家割席的底氣遠超俄羅斯。美國早已對中國發動科技戰,可謂打出了最強的一張牌;貿易戰則證明了美國人很難離開中國製造。至於甚麼將中國排除出美元體系,中國既是各國必須與之貿易的世界工廠,還是美國一大債權國,美國恐怕也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外交上,俄烏同是聯合國成員,俄烏戰爭是一國對另一主權國家的攻擊,而聯合國體系認同世界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俄烏戰爭尚且有廣大非西方、非白人國家看到始作俑者是誰,採取相對中立客觀態度,台海一旦出事,美國和西方要操縱國際輿論消滅不同聲音勢必難得多;就如數十西方國家近年在聯合國以新疆、香港等議題做文章,馬上就會有雙倍的其他國家支持中方。

世間政治鮮有必然,北京不會容許台灣獨立卻是其一;美國玩火假如不知節制,形同變相推動中國統一,從美國角度看亦不符合美方利益。當然,中方愈是掌握時勢之利,對美方挑釁就愈應保持冷靜理性,用不着如俄羅斯般衝動冒險。

美國總統拜登稱俄羅斯總統普京為「戰犯」、不能讓他繼續在位,道出了美國目標純粹是鬥垮俄羅斯,即使烏克蘭人會為此死光,美方也不在乎。(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